温柔的护士陈雪玲

米健很难相信,自己那么强壮的身体说病倒就病倒。那天冒着滂沱大雨打了一场球,回到海边別墅后沒有洗澡,脱了球衣就一头钻进了黑房里看昨夜录下的6频道的午夜激情片──《赤裸惊魂》。这部片子他等了好久了,绝对是超级的A片之王,讲述一名蒙面姦魔如何在都市肆虐,用各种方法强姦凌辱受害人。

  影片的画面极其真实而细緻,直把米健看得血脉贲张,忘了自己衣服也沒有穿,结果一个不留神着了凉,到第二天就发起了高烧。到医院一检查,哇,是肺炎!可把米家急坏了,手忙脚乱的把他送进了海湾最大最好的医院──太白扬名医院的唿吸区。

  米健自己倒满不在乎的,反正还有一个月就毕业了,老爸和大哥已同意把富豪金刚交给自己打理。七月天时热的要死,还不如在太白扬名出了名舒适的五星级病房里渡渡假呢!所以他也安心的住了下来。

  这里的确是很舒服,宽敞、明亮而且宁静,背山傍水,难怪连高官们也爱来住上几天。唯一的不便是不能随心所欲的欣赏黄色电影。米健住了一个星期,已经完全康復了,他开始怀念別墅里的录像带和那本机密的相簿来。他想出院了,但是一件事令米健立即打消了出院的念头,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位年轻美丽的护士小姐。

  那天,正当他在走廊闲逛的时候,看到了正在发药的她:苗条而匀称的身体裹在一身素白的工作服里,腰间紧束着窄窄的腰带,胸前的美妙轮廓清晰可见;头上戴着高高的燕子帽,乌黑的秀髮被束进了帽内,只剩下一缕露在外面轻轻飘扬;两条玉腿被白色的丝袜收藏起来,但修长和纤秀的曲缐一览遗;一张清秀的瓜子脸上,长长的睫毛、清澈的明眸、洁白的皓齿,还有甜甜的微笑,令人感觉她就是下凡的天使。

  于是他立刻假装晕厥,「啪」的一声,逼真的摔倒了在地上。果然,在病人们的惊唿声中,她快步上前将他扶住,连声关切的询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温柔动听的声音传到他的耳里,他全身连骨头都酥软了。

  他软软把全身的重力都靠在她的身上,头顺势枕在她的胸前,一只手悄悄的在她高耸的双乳上摸了一把,柔软得就像刚出生的鸽子一样。她吹气如兰,因为扶着他而娇喘吁吁,他险些沒真的晕了过去。在別的医生护士赶到,将他从她怀里搬到车床,送回病房前,他的紧闭的双眼悄悄张了一条缝,瞄了一下她胸前的胸牌,那上面的名字是:陈雪玲(Shirley)……

  他的病立刻就重了许多,开始不停的咳嗽、发烧、还老在说胸痛。米家上下急得不得了,催促医院加紧治疗,出院的事自然不会再提了。不过令医生们头痛的是,米家二公子的病情明明已痊癒,怎么突然又恶化起来?而且各种检查又沒能提示任何的併发症,真让他们伤透了脑筋,只有留心观察了。只有米健最清楚自己什么事都沒有,他只是找个藉口不出院,好天天对着陈雪玲罢了,可惜雪玲不是管他的那一组的,所以他见到她的机会实在不多。

  米健又想了个办法,他跟主治医生说他住的房间风太大,主治医生于是把他调到了走廊的最靠盡头的房间。米健很满意,虽然这间房不是雪玲所护理的,可是意外收穫的是,他的房间斜对着护士休息室的大门,他常常可以看到年轻的护士们欢快的在唧唧喳喳,其中就有雪玲美丽的身影。

  雪玲是一名很负责的护士,她对病人非常的温柔。对于很虚弱的病人,雪玲总是对他们特別的关心,每次为他们打针、抹身的时候,总是很细緻,很轻巧。

  米健偷看雪玲护理別的病人时,总是很兴奋。她柔美而修长的手在病人身上擦洗时,他就一直盯着洁白的手掌不放,幻想她抓住自己的肉棒轻轻按摩着。有好几次,他差点忍不住想冲进去一把抓住雪玲的柔若无骨的玉手,将她压在身下强暴,好不容易才把慾火抑制住。有时护理他的护士为他擦洗时,他也幻想是雪玲在为他护理,于是高高顶起的肉棒出卖了他,令正护理他的姑娘满面羞红,一做完护理,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可是不管怎么创造机会,雪玲还是不认识这位肺炎的大学毕业生,她总是在米健身边擦肩而过,米健只能闻到那幽兰一般的清香,连找机会和她搭讪的愿望也实现不了,所以他变得很沈闷抑郁。

  不知不觉,米健已在医院过了半个月,他的「病情」似乎有了好转,能靠在床上看书了。护理他的姑娘每次进他的房间,都看到米健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不是长长的报表,就是厚厚的书藉,姑娘心想:「这富家的子弟看来挺勤奋的。不像其他的一些纨裤子弟,只会挥金如土。」心里不免开始对米健另眼向待,和他说的话也就越来越多。

  米健的确很认真的在熟悉公司情况,他向来不是公私不分的人。尽管如此,他对雪玲的性幻想却是一点也沒减弱。米健于是通过和这位护士的交谈,瞭解到这位美人的一些情况:

  雪玲和他同年,都是23岁,本地人,父母都是医生,后来移居到了外国。雪玲唸完了护理学,毅然留在国内服务大众,于是就到了太白扬名。她年轻又漂亮,让医院里的男医生们神魂颠倒,给她起了个外号叫「雪天使」。由于她的出色表现,得到所有病人和同事的赞扬,据说科里打算培养她接老护士长的班呢!

  雪玲有位很要好的男友正在国外攻读医学博士学位,从她每次受到男友来信时幸福的笑容就知道两人的感情有多好。米健现在对这位美丽温柔的年轻护士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坚定了要得到雪玲的决心。

  时间在飞快的转动中到了八月份。

  又一个闷热的夜晚,米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只好起床,打算到走廊去散散步。房门刚要打开,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米健从门缝里往外看去,只见雪玲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对了,她今天上的是上夜班,现在一定是交完班了。果然见到雪玲推开了护士休息室的大门,婀娜的身姿走了进去,顺手把门关上。

  米健静悄悄的走出病房,四周瞧了瞧,夜深了,病房一片寂静,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他蹑手蹑脚走到休息室的门前,握住把手慢慢一扭,门沒上锁!他迅速地摸进了休息室里,反身将门关好。休息室是护士的地方,里面还有洗手间、浴室和值班房,就连男医生们也从不进去。

  走廊灯沒开,四周黑乎乎的,米健在黑暗中看到一丝灯光从更衣室的门缝中射出来,他走过去把耳朵贴在门上,里面传来了「悉悉索索」翻东西的声音,米健不由的心跳加速。

  突然,声音消失了,门边响起了脚步声,米健吓了一大跳,连忙闪身避进了旁边的一扇门内。这时,更衣室的门已经打开了,雪玲拿着一袋衣服走了出来,她已经把燕子帽除掉,一头瀑布般的长髮披在身后;腰带也取了下来,宽大的工作服里似乎只有胸罩和三角裤;白色的丝袜也脱掉了,换上了拖鞋,一截洁白的小腿和双足在黑暗中尤其的雪白晶莹。

  米健躲在门后,看着雪玲走进了在隔壁的浴室。米健看到浴室的光管闪了几下,发出了明亮的光缐,接着又听到浴室门关上并且反锁的声音。他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几个相临房间的窗外有着连续的宽阔的挡雨窗檐,于是他小心翼翼地翻出窗外,站到窗檐上,弯下身子,一步一步挪到浴室外。紧张使他满手是汗,他在墙壁上擦了擦,然后慢慢擡起头,他的心脏立即狂跳起来。

  浴室的窗帘只拉了一半,明亮的灯光下,里面的一切盡收眼底:窗户的这边是淋浴的花洒,那边是云石洗手盆,墙上还嵌着一面巨大的镜子。米健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一切:雪玲背对着自己,站在镜子前,只见她拨了一下自己的秀髮,然后开始解工作服的扣子,宽大的工作服随着钮扣的一粒粒解开滑下了肩头,雪玲双手往外一分,脱下了工作服,于是一具美妙诱人、洁白细腻的青春胴体几乎是全裸的暴露在米健眼前。雪玲的工作服下,真的只有白色的乳罩和小三角裤,此外別无它物,米健看得眼都直了。

  雪玲把脱下的工作服还有丝袜放在洗手盆中搓洗起来,米健趁机贪婪的欣赏她莹白的胴体:长长的秀髮乌黑而柔顺,光滑的皮肤洁白而晶莹,纤细的腰肢苗条而润泽,窄窄的三角裤紧贴着丰满圆浑的臀部,中间的部份自然下陷,勾勒出深深的峡谷的形状,两侧雪花一般的白臀暴露在外,伴随着她洗刷时的动作,一抖一抖的……修长的双腿结实而匀称,紧紧的夹在一块,沒有一丝空隙,她的足尖轻轻地踮起,圆润的足踝和雪白的足底令米健恨不得冲上去捉住这一双美足。

  雪玲简单地搓洗了一下后,把护士服拧干,放到标着「换洗」字样的大篮子里,然后再把白色的长丝袜晾在窗边。接着,她把一个大袋子打开,将里面的衣服、毛巾还有沐浴露等物品拿出来。蓝色的连衣裙、深蓝色的内衣裤和浴巾挂在门后的衣架上,沐浴液等就放到了洗手台上。她转过身来,用头绳把秀髮盘好束在头顶,然后,在米健急速的唿吸中,雪玲身手解开了乳罩背后的搭,缓缓脱下了白色的文胸,一双莹白挺拔的半球型美乳终于进入了米健的视野。不等米健喘上一口气,雪玲已弯下腰,褪下了仅剩的白色绣花内裤,走到花洒头下……

  窗外的米健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接着一阵幽香飘过,活色生香的洁白胴体已走到了跟前,人如其名,雪玲的娇躯真如玉雪一般晶莹洁白。

  雪玲毫无防备的站在窗前,一双高耸的玉乳和红红的小乳头伸手可及,洁白的小腹下乌黑的神秘三角赤裸裸的暴露在米健眼前。只见一双纤纤玉手将脱下的内衣随手放在了窗檯上,然后淋浴头的水龙被打开,一股温暖的水流「哗哗」的喷出,洒在了裸裎而美丽成熟的少女胴体上。

  水流顺着雪玲白嫩的脖子,缓缓的流过她完美的胸膛,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双腿,下体神秘的黑森林因濡湿而带上一颗颗透亮的小水珠,显得格外的黑亮。在温水的轻抚下,雪玲的身体散发出闪亮的光泽,洁白的肌肤熠熠生辉,她用双手在胸前、腹部、大腿各处轻揉着,令雪白的娇躯完全湿润,顺便按摩一下疲劳的身体。

  窗外的米健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场无与伦比的「脱衣舞」表演,感到胯下原本软软的毒蛇已经飢饿的昂起了头。

  雪玲万万想不到,此时此刻,近在咫尺的窗外黑暗之中,一双充满慾火的男子眼睛正如饥似渴的盡情偷窥着。一天的工作,已使她感到了一点儿疲惫,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在这只属于女性的空间里,她的确沒有任何的防备之心。所以她丝毫沒有发现米健偷偷跟踪她,并已潜伏在窗外,当然也就不会发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別人的监视中,自己一直细心呵护、从未被异性见过的娇人身躯,正让一个年轻的淫魔大饱眼福了。

  她轻移玉步,走到浴室的镜子前,挤出一些粉红色的沐浴露倒在掌心,轻轻涂抹在身上,秀美晶莹的双手将浴液均匀的涂抹在身上,然后轻揉摩擦起来。一会儿丰富的泡沫就分佈全身,她轻轻的搓洗着,抚摩着内衣在背部和腰部留下的淡淡的痕迹,接着她又把泡沫涂抹在光洁的腹部和圆滑的臀部,对自己的胴体,她既骄傲又害怕:骄傲的是如此出色的身材,常常引来同性羡慕妒忌的谈论;害怕的是她的美貌也引来了一些异性不怀好意的目光。

  得到上天的眷顾,她的皮肤极为洁白光滑细腻,繁忙的护理工作并沒有使她过早的憔悴,反而令她出落得越来越亭亭玉立。雪玲细心地擦弄着成熟完美的胸脯,丰满的雪峰在手掌的按摩下说不出的舒服,手指抚过乳尖的红樱桃时,她感到了一阵冲动,不由的一个激灵,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是啊,23岁的年龄,风华正茂,她有时也会渴望男友的爱抚,只是最近双乳变得特別敏感,有时沐浴时轻轻的触碰,也会带来今天这样的冲动,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的双手继续往下,腹部,大腿……双手在洁白小腹下隆起的阴阜上一圈一圈的擦洗起来,手指伸到两腿之间的私处,洗去了花园口一天的汗渍。一不小心,手指尖擦过娇嫩的大阴唇,雪玲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一种又麻又痒的感觉传遍了全身,真舒服啊!

  雪玲的右手于是停留在下体,缓慢而轻柔的擦洗起来,左手抱在腰部,纤细的腰身前后的摆动。她的双眼悄悄的闭上,一丝红霞映在秀白的脸颊,喉咙也不自觉的发出了轻轻的呻吟……耳畔只有「沙沙」的水声,雪玲似乎陶醉在这一刻的舒适刺激中。

  很快,她意识到自己在自慰中,右手立刻停了下来,她显然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极为羞赧,一张清纯的秀脸顿变得满面通红。她弯下腰,擦洗纤巧的小腿和双足,然后快步走到花洒下开始洗去身上的泡沫。

  米健的视缐一直沒有离开过雪玲的身体,看着她的手在白璧无瑕的胴体上移动着,他不由得吞下好几口唾液。眼看她的双手在莹白高耸的乳房上轻揉,米健的肉棒差点沒把裤子撑破。她的胸前是那么的挺拔,双峰盈盈,让米健想起那天在走廊上枕在这雪峰上那种温暖柔软的感觉。米健一边双眼随着雪玲的双手在她身上游移,一边幻想着自己抱着这个玉雪一般的美人盡情抚摸的情形。当雪玲的玉手移到下腹的时候,米健更是眼都不眨一下,微微隆起的阴阜显得那么饱满,紧闭的双腿中藏着的神秘三角洲又是那么的诱人,如果能摸一摸、舔一舔该有多么美妙!

  雪玲轻轻的呻吟声传入耳内,啊!这美娇娘在自慰!米健兴致马上高涨。雪玲缓缓摆动的柳腰,一手抚摸下体一手抱腰的姿势,紧闭的双眼,微微抖动的长睫毛,还有因羞赧而娇艷欲滴的俏脸,不但沒有丝毫淫荡的感觉,反而让雪玲显得更加的清纯。

  可惜这诱人的一刻很快就结束了,米健稍稍感到一点遗憾。不过当雪玲弯腰擦洗小腿和足踝的一剎那,她浑圆的双臀翘起,露出了洁白高原中间那粉红娇嫩的神秘峡谷,米健的肉棒高高竖起,彷彿想立即扑过去插入那迷人的小秘穴。趁着雪玲弯下身子的时候,米健迅速的伸出手,将雪玲放在窗檯上的白色内裤偷偷攫在手中,窄窄的三角裤上带着雪玲特有的体香。

  花洒喷出的热水带着蒸汽将雪玲光洁的身躯笼罩起来,一身的泡沫很快被沖得干干净净,温热的水流把雪玲一天的疲劳也一起沖走了。白皙的肌肤在暖流下微微泛红,雪玲将双手举高,让水流直接沖在身上,享受着热水浴的舒适。米健则在窗外盯着出浴的美女,享受着偷窥的刺激。

  水龙头终于关上了,雪玲拿过浴巾,擦干身上的水珠,然后从衣架上取下深蓝色的内裤换上,戴好深蓝色的BRA,穿好连衣裙。她解下束在头上的秀髮,理了理,又把头髮梳理成马尾辫,用头绳扎好。米健知道她洗完了,害怕她发现自己,于是小心的退回隔壁的房间。

  雪玲也许是有点睏了的缘故,她沒有发现放在窗檯的内裤不见了,就把浴具和换洗的衣服一股脑儿装进塑料袋里。然后,米健听到雪玲关灯和开门的声音,他一直躲在隔壁的门后,直到雪玲进了值班房,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休息室的门,熘回自己房间。

  他躺回床上,满脑都是雪玲被蒸汽围绕着赤裸莹白的身体,他把雪玲的底裤蒙在自己头上,用力吸着雪玲的体味,自慰起来,直到忍不住射精,才疲惫的睡着了。

  第二天,当他听到敲门的声音,发现床上已是一滩的污迹,头上还套着雪玲白色性感的小内裤,才赶紧把它藏了起来。

  正在这时,米健的肉棒竟然又一次全力插入!充血的秘穴正是最娇弱柔嫩的时候,勐然受到剧烈的抽插,立时被狂暴的肉棒挤迫到了极限。雪玲马上被下身传来的撕裂样的巨痛击倒了,她发出了痛极的惨叫:「啊──」米健再勐的将她的双腿往中间一併,又一下的巨痛已令雪玲完全丧失了仍然生存的意识,就连米健得意而残酷的笑声也彷彿听不到了。

  米健的抽插已到了最高潮,在「哧熘,哧熘」的抽插声音中,雪玲发出痛苦的呻吟和喘息,米健也气喘如牛,下身涨痛欲洩。在狂暴的插送下,米健肉棒紧紧顶在雪玲花心的中央,双手狠狠的抓在雪玲挺拔的丰乳之上,十指深深的陷入雪玲柔美饱满的双峰,下身用力的撞在雪玲的耻部,一阵抽搐后,米健感到了下体涨痛欲洩,体内澎湃的热流终于奔腾而出,射入了雪玲柔软而温暖的子宫里。

  男女之间的结合在瞬间完成了,两人同时发出了轻轻的嘆息。米健满足的瘫在雪玲柔美的身躯上,他为如此完美刺激的结合而欣慰。米健轻轻的对着雪玲耳边说:「我得到你了,你是属于我的。」雪玲紧闭的双眼流出了两行热泪,她明白她冰清玉洁的身子已经失去了清白。

  雪玲感到全身上下一阵一阵的疼痛不止,雪白的双乳上留下了恶魔十指的红印,下身的神秘园因为挤压和摩擦而红肿,更是火辣辣的像被烧过一样。但这些都不及心灵的痛苦巨大,她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对幸福未来的期望,一切一切,都在这一刻被这个姦污她的男人夺走摧毁了。她已无力抗争上天带给她的厄运,只能默默接受悲惨的现实。

  夜已深了,米健疲软的阳具依然留在雪玲温暖的体内,一丝浊白粘稠的液体缓缓的自红肿的秘穴口流出。他躺在雪玲的身边,一手轻抚着她被汗水湿透的乌黑柔顺的秀髮,一手轻揉着她饱受凌虐的的双乳,两只脚伸到她的两腿间紧紧缠绕着。

  身前光滑的胴体所散发的幽香越发的浓烈了,被凌辱后的身体反而发散出更迷人的光泽,米健抱着雪玲娇美赤裸的胴体,不住的舔食着她光洁的背部和柔软的臀部,双手握着她骄人的双乳继续揉捏着。米健感觉肉棒又慢慢的坚硬起来,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再次抽插起来。

  凉爽的夜风吹进天台的小屋,将雪玲的长髮吹起,四散飘舞。她在恶魔的缠绕下继续奉献着少女的柔美,洁白赤裸的胴体随着激烈的冲击而不停的起伏着,素净的脸上已看不到悲哀和痛楚,只希望永远不要醒来……东方的晨曦渐渐出现,天台小屋的灯光依然明亮,凌辱和姦污总算停止了。

  雪玲在身体饱受凌辱后,已沈沈的睡去。米健从雪玲阴里拔出软软耷下的小蛇,捶了捶痠软的腰部,翻身下了床。他为雪玲披上裙子又看了一眼这令他疯狂的美体,穿好衣服,带着她依然散发着体香的内衣,转身离开了小屋。

  雪玲在疼痛中醒来的时候,身上已披上了裙子,她挣扎着下了床,忍受着一下一下的刺痛穿好了衣服。一阵凉风将椅子上压着一张纸条吹到了她的面前,白色的信笺上是夺目的血字,上面写着:「你永远是属于我的!」雪玲再也忍不住惊惧与哀羞,不禁掩面痛哭起来……

  米健很快就出院了,他再沒有看到雪玲美丽的身影,只是听说她以健康的理由请了长假回到了父母身边。

  一个月后,一个同样炎热的夜晚,米健坐在富豪金刚大酒店属于自己的大班桌后,仔细地看着雪玲美丽动人的裸照,回味着在天台小屋里那一夜雪玲洁白晶莹、一丝不挂的胴体,温暖狭窄的爱穴秘道、白皙肌肤上夺目鲜红的处子之血和完美激情的两体结合。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2.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