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面女孩

我开始整理房间。

  几个小时以前分手、回到单身汉的行列。

  前女友将属于她的东西都收走后,所有房间内的摆饰都因此显得异常突兀:衣橱空出了三分之二的空间,只好把我那几件长裤、上衣分散点挂着;浴室的毛巾架上挂着的淡蓝色浴巾也将独占整个铁桿;门口的空间宽阔,我不再需要将球鞋、皮鞋委屈地靠着墙立着放了。

  整理的时候顺便扫扫地、整个拖过,就像以前一样扫起大量又长又细的黑色髮丝,这些女孩子怎样都掉不完的头髮被我倒进垃圾桶,不过就像以前一样拖地时还会让拖把缠上几缕怎样都扫不干净的长髮,不同的是头髮留下,但是落下这些髮丝的人已经离开。

  明明是大好的假日,我却对着电视发呆,萤光幕上不停跳跃着日本综艺节目搞笑来宾的影子,不段传来吵鬧的讪笑声,我却一点也不记得有些什么人、说了些什么话。

  一切都是因为我太自私、爱自己远远胜过于对她的眷恋而已。

  会在这种时候分手,只是刚好出现愿意把她放在第一位的人,沒什么好说的。

  而且沒有真的很难过,真的。

  只需要几天适应一个人的自由、一个人的快活,还有一个人生活多出来的每天好几个小时,然后就可以把孤单抛在脑后,把空白不知道如何消费的时间花光。

  关掉电视、走下楼到对面街的便利商店买了杯咖啡,想要补充糖分消除几乎全身虚脱的无力感,顺便逛了逛漫画店,也许看看新出的那几本可以打发这个突然空白的周六下午。

  「这新闻好扯喔,」

  当我低着头在浏览柜檯桌面上新出的那几本封面,试图决定要看哪几本时,顾店的大姐突然跟旁边的客人说话。

  「对啊,有够扯,难道爸妈沒有跟他们说过吗?这样完全是姐弟乱伦啊。」

  他们两个说的话题吸引了我的注意,视缐往柜檯的电视飘去,斗大的字体写着『从小父母离异分开不相识

  双胞胎姐弟相恋乱伦』,十分直接煽动的标题,不过确实表达了这是一个非常夸张的社会新闻。

  「姐姐为了跟弟弟在一起被反对还自杀,有够惨的。」

  站在我左前方的男子一边吸着珍珠奶茶,一边复述着主拨刚刚说出的新闻内容,并加上自己的感想。

  「他们如果生小孩啊,一定会畸形的吧!」

  柜檯小妹也跟着附和,什么畸形,我记得近亲做这种事情根本是犯法吧?「啊知,家里应该会反对吧,而且根本也不能结婚啊,那样户口名簿的关系要写姐弟还是夫妻啊?」

  这确实是个好问题!小孩可以考虑要写姪子或外甥,不过这跟我沒有关系-我的父母可沒分居,除了一个亲妹妹以外我沒有什么多出来的、从小被瞒在鼓里的隐藏双胞胎姊妹,这种事情还是留给当事人去烦恼吧。

  在店里看完日本漫画『美味大挑战』最新发行的一集,这部漫画真是利害,用正经八百、严肃到极点的表现手法话美食的题材竟然能够达到五十几集的份量,一般的美食漫画大概不到十集就开始吹嘘夸张到极点的料理技巧或是什么料理神器了吧,而且最神奇的是主角竟然不是什么立志成为顶级厨师的小鬼头、改过向善变成厨师的小混混,而是个打混为人生职志的小记者。

  看完漫画,骑着车晃到了中友百货、台中一中附近的『一中街』,漫无目标地乱逛,好想买双靴子,不过已经夏天了可能穿了会香港脚,只好告別可爱的店员亲切的招唿。

  週日下午的一中街也确实有很多男女一对对地逛着,大多一手拿着炸鸡排、滷味之类的小吃,另一手搂着对方的腰、牵着对方的手,我的腰上则是缠着两百元地摊货的皮带,双手插着口袋,并不是能够融入人群、符合週六下午恩爱气氛的样子。

  吃过晚饭后回家打开电脑,让萤幕拨放着女演员正夸张地叫着的成人影片,却发现一定兴致也沒有,只好失望地关掉、躺在单人床上看着静静嵌在窗格上的冷气。

  冷气以后应该会积层灰吧?沒有她在,我根本不开冷气,就连吊扇也只有在最热的夜晚才会运转,上班时在公司吹一整天的冷气可是让我太阳穴像被大拇指拧着那样发疼,除非抱着会让体温更加升高的她,冷气就只是装饰而已。

  搂着薄被、不管身体露在外的皮肤会不会被蚊子叮咬了,只想要暂时有拥抱的对象,否则今晚一定难以入眠。

  *

  *

  *

  我抱着淡淡的体温、鼻头被清柔髮丝搔着,多么熟悉的拥抱、温暖,沒想到竟然我连作梦都会因为不能轻易忘怀,让早已离开我怀抱的她出现在我的被窝里,但这一切也应该就只是梦,现实生活的相处太多失望,不若梦境那样的甜美。

  她的体温是那么真实!连飘来的髮香都是那瓶有柠檬香的洗髮乳,深怕张开眼会梦醒,我紧紧地闭着,就算只是梦,我也想最后一次拥抱着她、双臂紧紧环抱着她,深深吸着眼前飘来的香气,感受双手靠在她身体两侧传来的体温。

  在我怀里她扭动着身体,我感觉到她转过身正面对着我,小巧的胸部靠在我身上、她的脸颊也贴着我的胸膛最上方,让我的下颚靠着她的额头,而她的右手,就搭着我的腰,缓缓地抚弄着我露在衣服外腰侧的皮肤。

  也只有她才会这么了解那个地方,了解这样会挑起我的体温、催动我的脉搏,血液向着下腹部涌去。

  我的左手下意识地滑进她衣服下摆握着那结实的细腰,低下头将嘴唇送上,而似乎也正等着我,她的舌尖通过我的嘴唇进来,挑逗着、舔弄着我的舌尖、我的激情,却不像以往激烈地搔着我的牙龈,只是专注地与我交缠着。

  沒想到在我分神到她身上之前,短裤被慢慢地褪下一些露出整个下腹部,温热的小手伸进我的裤裆握着那里,将它掏出三角裤,一秒一下、轻轻套弄着。

  我的兴奋传递到口中,贪婪地吸允着甜美的唾液,而她也渴求着我,我搓揉着巴掌可握满的一对乳房,让她隐忍着发出的喘息声。

  顺手将包裹着美好身躯的短袖上衣一把向上拉起脱去,正想要再度搂住时,她便向下滑动,将脸凑近我腰间,伸出舌头舔着握在她手中的东西,用温热的唇包覆着它,含了进去,仔细而小心不让牙齿抠弄到那里,比起往常更加熟练,如梦想一般完美。

  不断地温热挑逗让我忍不住揪住了她的双臂,将轻巧的软嫩身体一把抓到我仰躺着的身上,而她却毫不惊讶,迎合着我胯了上来、跪坐在我大腿上,趴在我胸口掀起我的衣服,吸吮着我胸口的肌肤,舌头慢慢压上我的乳头,湿润的舔弄,那节奏却不会让我发痒挣扎。

  她蹲起身子、屁股离开了我大腿,然后将手摸向了我的股间。

  握着我的阴茎,抵着她温热的身体,就这样滑了进去。

  是异常的温热,是跟我体内的火相映的燃烧,不是被压迫过去的那种温度,被那股不同的高热包裹着,开始感觉她摆动臀部带给我的欢愉,一下子快、一下子又慢下来,臀部的骨头却不会笨拙地撞击到我的骨盆,像这样有力、不会疲累的双腿她不曾有过。

  张开眼、伸出双手摸向剧烈上下晃动的胸部,搭上了手,沒戴眼镜双眼朦胧地看着那张脸,却发现那张脸不大相同。

  拉住她压在我胸口的手,将她上半身扯了过来、倒在我身上,虽然失去重心,她便马上跪着继续摇动着身体。

  瞇着眼仔细看清她的脸,而那脸完全不是应该有的模样-沒有泪眼闪闪的大眼、沒有小巧却精緻、挺俏的鼻子,两颊沒有婴儿肥的鼓起,只有略粗的眉毛、丰厚的双唇相同。

  「妳…是谁?」

  虽然是在梦中,仍想问清楚是什么让跟我分享着体温。

  「嘘」

  女孩竖起一根指头抵在唇上,要我安静地享受这一切,而她也闭着眼沈醉,不想受我打扰。

  下腹部不断传来的快感让我不想思考了,专心地迎合着她的摆动向上挺,她的娇嗔告诉我她也一样地失去理智。

  但是我再度睁开眼,仔细看着她的脸蛋、她那让我似乎非常熟悉的五官。

  左眼内双、右眼外双、微微弯曲的自然捲髮、不是前女友刻意的烫捲;无肉的鼻翼以及微塌、不起眼的鼻子;那种嘟起嘴唇的方式…「妳长得好像小学时候的我…」

  是的,几乎一个模子翻出来,只是上了国中之后我变高变壮、不是停留在154公分高,沒有长出鬍子跟喉结的我,那个像小女孩一样瘦弱的少年。

  「嗯…」

  我分不清楚那是在回应我、抑或只是因为快感而低唿,只感觉到她加快了速度,拼命地想要榨出我身体里的暖流、释放她的激情。

  我紧紧地搂住她窄小、瘦弱锁骨突出的肩膀,抱着她、而她的双膝也夹着我臀部两侧,就这样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我也随着到达顶点、剧烈地发射。

  这样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我也随着到达顶点、剧烈地发射。

  不管这是梦或现实、她又是谁,我从来不曾像这样被摸得透彻、身体每一寸都到达最满足的状态下,拥抱着带有温柔香气的美丽身体睡去。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2.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