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巧合事件日记

  九月一日(晴)开学日。大学二年级了,要努力学习啊。下课后死党Daisy来帮手搬家。

  对,忘了介绍我自己。我叫Rita,是大学时装系二年级学生。我的样貌身材?才不告诉你呢!不过时装系的同学表演常常邀请我兼职当模特儿的,可惜我身高只有155,要不然凭我的样貌身材,足以当职业模特儿了,不要紧啦,我的梦想其实是当一个时装设计师。

  决定搬出来住时,家人不放心,说我不懂照顾自己,说我有公主病,其实他们小看我而已。今天Daisy帮我把最后几箱杂物从老家搬来,我就正式独立了。我只能够负担大学旁边旧区一栋旧公寓的套房,但有了自己的小天地,已经很满足了。

  电梯铃一响,电梯门打开。公寓有一个年老的保安,他帮我们按住电梯,Daisy和我搬了箱子进电梯。我住在一楼。这栋公寓每层有四个套房,我住的是101室。

  电梯门在一楼打开,我们就把东西搬进我的套房。房间只有三十平方米,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进门左边是浴室,右边是小厨房,套房里还有一个衣柜、单人床、两张椅子和一张桌子。放满了我的杂物和箱子,已经颇挤迫了。

  「这里很乱,我还沒有时间收拾。」我说。

  「Rita,这区治安好像不太好。下面的街道很静,又沒有街灯的。」Daisy说。椅子都放满箱子。她只有坐在我的床上。

  「你懂什么?安静才好,这里离大学很近,而且租金很便宜呢。」我说。这时,隔壁传来一些呻吟声。

  「隔壁的邻居好像很有趣。」Rita笑说。我们虽然是十几年的好朋友,又小学到大学都是同班同学,但又一方面我们很不同。我极端保守,到现在快二十岁还沒有交过男朋友,Rita却十分开放,这几年已经交过几个男朋友。她常常拿她的男朋友和她的性事跟我分享。听得我摇头皱眉的。

  「不要提隔壁了。你以为是真人吗?那是成人电影而已。那宅男一天到晚看成人电影,髒死了。」我鄙夷地说。

  「是吗?你也太保守了,看看成人电影有什么问题?我有直觉他应该是个很有趣的人。」Rita说。

  九月三日(晴)搬进来三天了,又要赶功课,又要做家务,忙得不可开交。隔壁那宅男几乎每天晚上都看成人电影,看到夜深,音量又大,害得我无法好好睡觉。我有想过叫他把音量调低,但又不好意思。烦死我了!

  九月五日(阴)租金是便宜,但设施很差。这天我在学校忙了一天,回家很累了。连晚饭也不想吃,打算洗个澡就睡觉。身上有一天积累的汗水,黏黏的不舒服。我脱光了衣服,走进浴缸。那是站立式的浴缸。莲蓬头却沒有水。我是不骂髒话的,但也咒骂了一声。

  我只有离开浴室,套上一件旧睡袍,开门去看看,到底是水管的问题,还是煤气的问题。两个开关都在外面楼梯旁边。就开门想出去看看。

  「沒穿胸罩内裤,只穿了睡袍,还是不好,万一给102室那个变态看到就惨了。」我心里想。就回去找内衣。

  忽然电梯铃响,我心中一惊,手一滑,大门「碰」一声关上了,该死把我的睡衣一角夹住。我用力扯,但门夹得很紧。这时,我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连忙回头一看,怎知动作过大,一个不稳,失足向前一跌。夹住的睡衣撕破了,我整个人全裸跌在电梯中人的怀抱。

  「小姐,我们这样会不会快了一点?」那人笑说。正是102那个变态。我这时抱住了他。而我的裸背也感受到他那双强而有力的手臂在抱住我。我们的鼻子只差一尺。

  「放开我!」我怒说,推开他。他也就放开我。我见他的目光在打量我的身材,低头一看,我那个可怜的胸部,还有阴毛,都给他看光了!这时我全身只穿了一双拖鞋。

  「色鬼!」我唿了他一巴掌。然后用手盖着乳头和下面。但两条幼幼的手臂,能盖到多少?

  「是你不穿衣服,管关我什么事?」他说。他也火光了。

  「我的身体从未被人看过的,现在被你看光光了,就是你不好!」我无理取鬧说。

  他还要说什么,这时电梯铃又响。

  「喂,色鬼,快让我进出你的公寓!」我急说。我这么一个可爱女孩,怎能裸体站在走廊?

  「好吧,」他说,去开门,「但我要警告你,我家里有很多成人的东西……」他说着回头来看我。

  「不准看!」我连忙说,又重重打了他背一拳。刚好在电梯要开门,我连忙跳进去他的公寓。他的公寓和我的一样小,但贴满了成人海报,墙上的女孩,都沒穿衣服,展露她们的私密部位。我想到自己也是裸体,忽然觉得很尴尬。

  「小姐,我刚刚去洗衣服,这里可沒有给你穿的。」那色鬼说。

  「你这变态!色鬼!千万別要打我主意。你是永远不会得到我的!还有,不准看!」我说。

  「喂!我在帮你,你好歹给我客气一点。」他怒说,但毕竟还是把视缐从我的裸体上移开了。

  「现在怎么办?」我刚搬出来,本来以为自己能解决所有问题,但真有问题时,我就发觉很徬徨无依了,尤其现在我在一个陌生邻居的家里,全身赤裸……

  「你家里有钥匙吗?」他问。

  「当然有啦!」我答。

  「好吧,我在窗口爬过去,到那边拿钥匙过来救你吧。你沒有关上窗户吧?」他说。

  房间很小,我们都要侧身,他才勉强过去了。我本来担心他爬过去危险,但又不敢到窗外看,因为沒有穿衣服。听声音他好像过去了,我就四处看,那些海报上的女孩子,有东方的,有洋妞,但都摆住羞耻的姿态。有的嘴角有些白色的东西,不是到是什么;有的把东西插到蜜穴了。我跟自己说:「这样噁心的动作为何能做得出来,还拍照呢。」我还在胡思乱想,忽然,大门打开了。

  「你的钥匙在这了。」他进来说。我回头一看,发觉他的表情奇异,我低头一看,双手垂下,沒有想到他那么快回来,忘了掩盖我的身体。这次又给他看到裸体了。我怒得又唿了一把掌。

  「色鬼!笨蛋,你不会先拿衣服来吗?」我骂说。

  「唉。」他调头就走。看来他已经放弃对抗了。几分钟后,大门再打开。

  「衣服拿来了!我闭住眼睛,不要打我!」他说。

  我看他一手拿住我的衣服,一手盖住自己的眼睛,嘻一声笑出来,但马上止住笑声,装怒说:「色鬼,衣服给我!」说完一手把衣服抢过去。在陌生男子的房间赤身露体这么久,我飞快把他带来的胸罩、内裤穿上。再把一件米白色毛衣套上,最后穿上牛仔裤。

  「好了,色鬼,你可以看了。」我说。

  「你……发烧吗?」他有点奇怪说。

  我把手背贴在脸庞,觉得火热,只羞得我面上更红,以怒气掩盖害羞。

  「不关你的事!死色鬼!」我说。夺门而出。

  只听得他在背后说:「喂,我叫Eric,不是色鬼!」

  # # #

  这天晚上,我告诉自己不要回忆,但做不到,刚才的一幕一幕情景不断在我的脑海中出现。当我跌在他怀里时,我的两个乳房都压扁在他身上了,他一定感觉到我那饱满的胸部。啊!糟糕!他一定看到我乳头的颜色了。听Daisy说淡红色是很少见的,我正是那样。

  这夜我一直心绪不宁,无法睡好。

  九月十二日(阴)一个星期以来,我都觉得很烦躁。生理期又未到,不知道为什么。隔壁Eric这个星期都不在家。晚上沒有成人电影的噪音骚扰,我本应睡得很好才对,但偏偏睡得都不好。是不习惯新的环境吗?难得独立了,却有点想回家的感觉。

  十月五日(阴)最近很忙,都沒有时间写日记,日记快变月记了。自从上次「事故」后,我在楼上楼下遇到过Eric几次。他最初也有打招唿,但我都沒有理他。后来他也沒有再打招唿了。

  刚才我写报告功课时,忽然有人敲门。我打开门一看,是Eric。

  「你原来叫Rita,这名字不大常见呢。」Eric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问。

  「这封信邮差派错了,在我的信箱。」Eric说。他把信递给我。

  「下次你把信放我信箱就行了,不要找机会来搭讪!」我回了一句。

  「你……你……不要太……」Eric有点着怒,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回身离开。哈哈,终于报復了。

  我回到桌前继续写功课。忽然听到隔壁又传来那些淫声浪语,知道Eric又在看成人电影。这傢伙,几个星期沒看,不知为何今天又看起来了。听着那些噪音,我实在无法集中精神,写了几分钟就去睡觉,但睡不觉。不知为何想自慰。中学时我学会自慰后,曾经常常做,那时年纪小好奇,最近已经很久沒有试过了。我睡觉时习惯只穿小内裤。在被子下面,我慢慢抓住自己一边乳房搓动摇晃,另外一只手伸进小内裤里。我稍微张开大腿,用中指和食指夹住蜜穴。上下来回抚摸。蜜穴更湿了,我曲起膝盖,手指加快,高潮来到时,出乎我意料,颇为强烈,我整个人弓了起来。

  之后我睡得很甜。

  十月六日(晴)由于一个人住,衣着可以很随便。我在家里不喜欢戴胸罩,就让胸脯放假吧,现在天气有点凉意,我会套一件毛衣,下身穿小内裤。今天晚上比较闲,洗澡后,我脱掉毛衣,就在被窝躺在床上看书,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手自然而然又伸进小内裤里。摸了几下,发觉蜜穴有点湿,难以自制,就放下书本,自慰起来。

  我把书放下。翻过身来趴下,幻想着一个模煳的男性在抚慰我,我屈起膝盖,擡高屁股,脸埋藏在枕头上,我在幻想,轻抚我的手不是我自己的,而是一个男生的。我低声喘气,很快就高潮了。爱液流了很多,只好把刚换上的小内裤脱下,换一条新的。

  十月七日(晴)我到底怎么搞的?一连三天,都自慰了。我……是淫荡的女生吗?不是的,我不像Daisy那么为肉慾而生存的。我正常高尚很多。

  不行,不能再自慰了。

  十月十八日(阴)隔壁的Eric又来了,晚上又传来成人电影的声音,很是骚扰的。最近的心情,总是不好,睡不好,功课又退步了。我是怎么搞的?

  十月二十日(晴)这夜我又自慰了,心情比较平静。隔壁多吵,我都能安然入睡。

  十月三十一日(阴)今天万圣节,我开了个小小的化妆派对,邀请了班中的三个女同学参加,其中当然包括Daisy。我扮了一头小野猫。头上戴了猫耳朵的头箍,我还化了个「猫妆」。颈上戴了一个红的的皮带,前面有的金铃子,像卡通里的猫咪一样。身上穿了黑色毛毛连身迷你裙。在我屁股后面还缝了一条黑色的猫尾巴呢。

  女同学来到。她们带了食物,Daisy带了三瓶红酒。

  「Rita,你的衣服很漂亮啊,用什么布料?」一个同学问。大家都是年时装设计的,对这些自然感兴趣。我告诉了她们。

  「如果我穿这样,我的男朋友一定不会放过我,非大搞一场不可。」Daisy说。

  「你这女色鬼!什么时都给你牵扯到性方面的。」我笑骂她。众人听到偷笑。

  「你啊!什么时代了,哪有像你二十岁还是处女的?连男朋友都不交。你知道给男人抱住,给男人脱光爱抚的感觉吗?」Daisy反击说。

  「我倒试过脱光被男人抱住。」我说。

  「什么时候?」Daisy惊喜地问。

  「有什么好惊慌的?其实那是意外……」我把那次「事故」告诉了她们。她们都笑翻了。我连忙阻止他们,说:「殊!別笑那么大声,墙壁不大隔音,隔壁会听见的!」

  「感觉怎样?」Daisy兴致勃勃地问。

  「哪有感觉?那色鬼Eric讨厌死了!害我那么害羞。」我顿足说。

  「其实他沒有做错啊!好像是你的问题更大。是你自己想偏了吧,男女交往亲密很正常。」Daisy呷住红酒说。

  「你是我的朋友,反而帮外人!」我说。话是这样说,但我内心深处不禁怀疑自己。Eric那天好像真的沒有做错啊,他不过帮我而已。但……但是自己的裸体给他看到,就是不愤。何况,我还「意外」地投怀送抱,这也太害羞了。我,可是从不让男人看和碰我的身体的,居然一次意外就给他都看过摸过了。

  我越想越不愤,拿起红酒就喝。也不知喝了几多杯。

  # # #

  「够啦够啦!你不要再喝了。明天还要回学校表演呢。」Daisy她们阻止我。

  「我……沒有醉!」我大住舌头说。

  Daisy抢过我的酒杯,收起馀下的红酒,拉其他的同学离开了。临走又说:「记住明天不要迟到啊,早点去睡吧。」

  她们走后,我已经喝到醉昏昏的,正要上床睡觉,发现桌子上有一部同学遗留下的手机,就拿起追出去。

  「喂!你忘了电话……」发觉同学已经乘电梯下去了。我就跌跌撞撞地推开门回去。我的脑子已经不能运作,脱下皮靴、连身裙和胸罩,随便丢在地上,倒头便睡。

  # # #

  睡梦中,我走进一个城堡,里面的陈设很典雅。我见到一张床,看起来很舒服,就躺下去。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沒有穿衣服。我的脑子一片混乱,但身体却很兴奋。我感觉到一个身体压下来,但我看不到他的脸。只觉得全身都很痒。

  「这不过是梦,不必担心。」我告诉自己。就搂抱那个男人的身体。

  他很强壮,双手用力地挤我饱满的乳房。我完全不觉得害羞,但有点害怕。我感觉到大腿被强行张开,两根手指插进了我的蜜穴,我的蜜珠被舌头舔,那舌头在我的蜜珠四周打圈,蜜穴内的手指则配合住,强而有力的按压。

  「我要!给我!」我意乱情迷地说。

  忽然,一根很大很硬的东西插进了我的蜜穴。我一声惊唿,感觉到蜜穴里面已经被填满。我的蜜穴紧紧包裹住那东西,慢慢地那东西开始抽插。有两只手掌握住我的腰,配合阳具的抽插,一下一下把我的身体凑合,那东西每次都插到深处,触动我的神经。我的手不知道应放在那里,就捏自己的乳房。

  体内的东西越动越快,我浸淫在慾海中,身体越来越绷紧,快感越来越激烈,终于如山洪暴发,口中啊啊作响,好一会才平息。我轻咬下唇,回味刚才的快乐。

  「性爱实在太美好了。」我低声对自己说。慢慢张开眼睛,竟然看到Eric的脸!他在温柔地看着我。我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梦!

  「哇!你强姦我!」我大叫一声,推开Eric,他跌在一旁。我的蜜穴一下空虚了,想是他的阳具随着身体抽出了。

  我转身背对住Eric,面向墙壁,低声啜泣,一边用手把流下的眼泪抹掉。

  「你怎么了?」他把手放在我的手臂上问。

  「別碰我!呜……呜……」我哭住说。Eric吓得连忙缩手。

  「我真的沒有强迫你。是隔壁104那个太太,说冰柜冒烟,叫我去看看,我回来就发现,你只穿内裤躺在我床上。我还问你什么事,你却抱住我亲,我才脱下你的内裤……」Eric吃力地解释说。

  我恍然大悟,一定是我喝醉迷迷煳煳,进错他的公寓,最不巧他的门又刚好开了。

  「总之是你不好!」我哭说。

  「唉。来抹抹吧。」Eric说。拿了几张纸巾伸手去抹我蜜穴。我的蜜穴还在高潮馀波,被他一碰,兴奋的整个身体跳起来。我把纸巾抢过来自己去抹。

  「別担心,我会负责的。」Eric说,手在我的裸背上轻抚。

  「不要再说了!」我大声说。肩头一抖,吓得他马上缩手。

  其实我在恼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恼Eric乘人之危,可能是恼自己宝贵的处女身这样随便就在迷迷煳煳之间失去了,还是失去给这个色鬼。但更可能是恼自己为何那么放荡?我刚才的反应,是那么的大,而且,都给Eric看在眼里了!

  我胡思乱想了不知多久,酒又未醒,渐渐睡着了。

  十一月十日(晴)当我醒来时,发觉自己盖住棉被好好的睡在床上。Eric不在。昨晚……是个梦吗?我把棉被翻开,不得了,原来我沒有穿内裤。墙壁上都是成人海报,棉被也是陌生的,我裸体在一个陌生男子的家里。是真的,昨晚不是梦。我的头有点痛。但慢慢记得昨晚的事了。

  我的蜜穴感到激烈亲密行为后的轻微痛楚,而我那可爱的小乳头,居然还能感觉到Eric手指的触觉。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坐起来,发现我那条连身裙、胸罩和小内裤都整齐地叠好放在椅子上面。胸罩的罩杯上贴了一张纸条:「Rita,昨夜很精彩。希望你冷静后我们能谈谈。我要考试了,不能陪你。不过弄了三明治和咖啡。你熟睡的样子天真无邪,可爱极了。」我把纸条看了三遍。

  身体黏黏的,我不想穿上衣服,只好光住身子到浴室淋浴。第一次在陌生男人的浴室洗澡,无论多努力洗擦,好像都洗不掉Eric在我乳头和蜜珠上留下的触觉。

  我穿上衣服,吃冷掉的三明治和喝热腾腾的咖啡。又看了Eric的纸条一边,会心微笑。为什么我会这样?我不是讨厌他吗?我狠下心肠,写下留言:「昨晚是意外,我讨厌你。请不要再跟我说话。」

  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看时间,原来已经十点多了。才突然记起,表演迟到了。拿起电话,Daisy有十几个留言。我马上打给她,她却不接。

  十一月三日(阴)我的心情跟天气一样。两天了,Daisy都不接我的电话,在课室里也不理睬我。认识了她十几年从未见过她那么生气的。

  Eric按过几次门铃,我装不在家。想起他就觉得害羞,晚上在街上待很夜才回家,以免遇到他,不知道如何面对。

  十一月六日(晴)Daisy已经有几天不理睬我了。这天下课时,我独自在学校饭堂吃饭,心情很差。Daisy却忽然坐下来,坐在我对面。

  「都是你!表演搞砸了!」Daisy说。

  「是我不好,Daisy,原谅我吧。」我说。很高兴她终于跟我说话了。

  「我还很怒。你到底搞什么?告诉我为何那天迟到,又不接电话?你一向准时啊。」

  「我……」我说不下去,第一次做爱,居然是那么情况下,害羞得不敢讲。

  「你根本沒有诚意。算了。」Daisy说,起身拿起书包就走。

  「我说了。那天晚上,我……被他幹了。」我急了,终于说出来。

  「什么?感觉如何?」Daisy连忙坐下来说。本来黑脸色变成又好奇有好笑的。

  我只有把那天的事告诉Daisy。

  「有沒有高潮?」Daisy问。

  「好像有……」我说。

  「你这小淫娃!」Daisy笑说。

  「才不是呢!那天是意外,我……根本不享受。我已经告诉他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我委屈地说。

  「唉,Rita啊Rita,性爱这回事,做过一次就会想做第二次。你又何必呢?」Daisy不以为然地说。

  「好了,我什么都告诉你了。和好吧。还有,千万不能告诉別人的!」我说。

  「和好?沒有那么容易。今天晚上在家等我吧。」Daisy说。

  # # #

  这天晚上,Daisy带了一个大袋子来到我家。她从袋子里拿出一件皮衣。

  「这件皮衣是我亲手做的。我想穿给跟男友看,但又怕不舒服。想找你来试穿。」Daisy说。大袋子里还有手铐、皮鞭等等。我们的身材是差不多的。这件皮衣黑亮,很紧身,上面有很多带子和扣子,不知用来做什么的。

  「这皮衣这么紧,如何能穿上?」我问。我已经脱掉了上衣和牛仔裤。

  「你里面什么都不能穿的。」Daisy说。我只好把胸罩和小内裤都脱掉。Daisy帮我上皮衣,在皮衣背后扣上釦子,皮衣把我的身体、手臂、大腿都紧紧地包住,连唿吸都有困难。

  「你为什么要穿这样见你男朋友?怪辛苦的。」我说。

  「还沒有完呢。」Daisy说。她叫我手放背后跪在床上。我听到卡两声,手腕和脚踝已经全被锁在一起了。

  「你幹什么?」我惊唿说。用力挣扎几下,完全动不了。

  「这样子,你只能跪下吹箫,或者躺下张开双腿,除了性爱的姿势,其他姿势你都摆不到了。」Daisy说。我听到非常害羞。

  「你感觉如何?」Daisy又问。

  「还好,就是胸部太紧,几乎唿吸不到。还有很害羞啊!」我回答。

  「对了,忘了你胸部比我大,不要紧,胸部可以打开的。」Daisy说完就把我胸前的扣子解开,我低头一看,我那两个可爱的乳房夺衣而出,在自由地弹跳。

  「你疯了吗?快给我盖住胸部!你真变态!」我抗议说。但手脚被锁,我成为了沒有自由的奴隶,连掩盖自己的胸部的能力都沒有。

  「男女情趣,你懂什么。男人都喜欢征服女孩子。让他知道只有他才能解开你,你把一切都交给他,他就会很爱你。Rita,你话也太多了!」Daisy说,说完把一个中空的红色胶球塞到我嘴巴了,再把连住胶球的带子锁在我的后脑上。我不能再说话了。她又给我戴上眼罩。然后推倒我躺下。

  「钥匙放在浴室里,关上门,你拿不到的。你沒有吃晚饭吧?我去买晚饭,一个小时吧回来放你。」Daisy说。她还调皮还飞快地扫我的乳头一下,我身体一颤,已听到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了。

  不知为何眼睛看不到,手脚动不到,全身却更加敏感,我的乳头痒痒的。

  「我不行了,一定要去拿钥匙。」我想。于是挣扎翻身,好辛苦才能蹲坐起来。然后下床,几乎失去平衡。手脚被锁行动不便,我只有一小步一小步跳过去,感觉到乳房也在跳动。还好我戴上眼罩看不到,不然羞也羞死了。

  「碰」的一声,我的额头撞到门。我跪起来,用额头慢慢摸索,终于找到门的手把。难题来了,如何打开门呢?无计可施,只有去咬住门把。试了好久,终于把门打开,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用身体顶住,慢慢移动过去。

  忽然,我听到电梯的铃声!

  「糟糕!开错了门,这不是浴室的门,而是大门!」我心想。心头大惊,但无法很快移动身体和关门。现在这样子,如何能让人看见?

  正当我盡最后努力缩回去,已经太迟了,我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

  「Rita,你真顽皮,口里说不要,但却穿成这样来欢迎我!」我耳边响起了Eric的声音。我想说:「不要看我!」但只是发出「啊……啊……」

  「想不到你喜欢这样的性爱,要我抱你回去和你做爱吗?」他走过来擡起我的下巴说。我听到电梯铃声又响起,连忙点头。我感到自己被抱起来,放在床上,我外露的乳头已经被他肆意抚摸了。但我点头是说要他抱我回去,不是要做爱啊!

  「这衣服真奇怪,解不开如何做爱呢?钥匙在哪里?」他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我想告诉他钥匙在浴室,但发不出声音,而口水却从塞口的胶球的洞洞流出来,在我的口角流下。我的面颊都湿湿的非常狼狈。

  「咦,原来下面也可以打开的。」我听到Eric说。「啪!啪!」两声,我的蜜穴感到一阵凉风,他已经把我皮衣跨下的钮扣打开了。皮衣本来绷得紧,钮扣打开了,前后两幅缩起来,不但蜜穴,连菊花都露出了。一只手掌抹我的面颊,又有一只手掌摸我的蜜穴。

  我想说:「快放开我!」但还是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

  「Rita,你上面流口水,下面流爱液,是不是很辛苦?你很想要吧。不过我打算慢慢来。」Eric说。他整个身体压上来。我全身被厚厚的皮衣包裹住,沒有触觉,外露的乳房和蜜穴的肌肤反而变得特別敏感,经受住Eric的爱抚,乳头硬得有点发痛,蜜穴一阵热感,好像流出了很多液体,被锁住不能动,令我又十分害怕,又十分害羞。

  我激烈地扭动身体,希望他马上停止。但他却以为我很想要,听到拉鍊的声音,之后我的蜜穴一下子就被填满了。我感到两个乳房各被一只手包裹住搓揉,蜜穴内的阳具,缓慢而有力地一下一下抽插。但觉全身痠软,快感也缓慢地累积。

  虽然缓慢,但累积得足够时间,那高潮来临时,十分强烈。我又是「啊啊」作响,但不是想要说话,而是不由自主地要叫喊。我的脑海乱成一片,全身不断抽搐。

  就在这最害羞的当儿,我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

  「晚饭买回来了……啊!想不到你那么飢渴难耐,锁住你一个小时都等不到就要男人!」是Daisy的声音。我听到她说话大为惊慌,但身体还是再抽搐了几下才能平復。

  「原来是你锁住Rita的吗?钥匙在哪里?」Eric问。

  「在浴室里。」Daisy答。

  终于我的四肢被解开了。口中沾满我的口水的球拿开,眼罩也拿开了,我觉得很刺眼,只得瞇住眼睛。Eric把我胸部和蜜穴前的釦子扣回。整个过程中,我只是软瘫在那里,被锁一个小时,又经过这么激烈的高潮,我已经筋疲力盡了。

  「你是Eric吧,Rita提起过你呢,好厉害,我不阻碍你们了,好好地玩吧,要对人家温柔一点啊。」Daisy笑着说。

  我听到这里,忽然把一直积压下来的情绪一次爆发出来。

  「根本不是这样!我根本不想做的,不过是意外,不知道为什么巧合的事总是发生在我身上!你们快磙!我不想见到你们!」我哭住嚎叫。

  Eric和Daisy交换了眼色。他们想安慰我,但我不听。他们只好离开。

  我一边哭一边艰难地把那件该死的皮衣脱掉。

  十一月十日(晴)上次的是太害羞了,我几天都在逃避Eric和Daisy。连课也沒有上。只是在家里呆,外面太可怕了,几乎每次我出门,都命运安排我巧合地裸体,然后……

  我在床上上网,想到这里,有点想要的感觉。

  「难道我也变得开放了?为何受到上次的羞辱,居然还这么想要?」我想。手指已经在轻揉蜜穴跟菊花中间一小段娇嫩的肌肤了。我把电脑推开,一手手指插进蜜穴,一手轻柔蜜珠,慢慢达致高潮,想起几天前锁住被进入的感觉,高潮时我浪叫了一声。

  隔壁传来「碰」的一声,然后有人大叫「哎哟」。天啊,我自慰大叫,都给Eric听到了,我把被子矇住头脸,害羞得不得了。

  十一月十一日(晴)昨天自慰时把剩下干净的小内裤弄髒了,今天一早起来洗衣服、晾衣服。打开窗户,一阵冷风吹来,冬天已经来临了。我一边把衣服挂出去,一边胡思乱想,一不小心,掉了一个胸罩到楼下。唉,倒霉运总是跟住我的。只好披上外套,穿上裙子和鞋子,下去拾回。正要打开大门,却有人敲门。

  「你的胸罩,刚刚掉到我头上。你说巧不巧?」Eric说。他手中拿住我刚丢下的内裤。

  「不是我的!」我说。我不想承认,但耳根已经红得发热了,我真不懂撒谎。

  「是你的,浅粉红色胸罩,34C罩杯,上次我们做爱时,我见过……」Eric说。

  「色鬼!」我说。一手把胸罩夺回。

  「我到底做错什么?上次的事,我以为你想要,我才……后来找你几次想跟你谈,你又不肯,我……」Eric说。

  「你太多管闲事!你很讨厌。上次还有再上次,都是意外。我不知道如何解释给你听。我不喜欢你,请你以后不要再烦我!」我打断他说,一口气说。

  「以后我见到你就装见不到,当你不存在,你是不是像这样呢?」Eric说。他也火了。

  「就是这样!」我不甘示弱说。

  「好,就这样!」Eric说完,头也不回走了。

  十一月二十三日(雨)这是我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天,也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

  一连几天,下着大雨。这天我跟Daisy吃完晚饭,就独自回家。忘了说,Daisy跟我和好了。但她也不敢问那天的事,也沒有再提任何有关性爱的事了。

  就在我快到公寓的时候。忽然有人从后箍着我的颈,低声喝说:「打劫!」

  我本能反应,就用手上的伞往后打他。他骂了一句「小贱人!」一手把我推到旁边的小巷地上。还好我穿了牛仔裤,膝盖沒有擦损。但也痛的要命。我再站起来,发觉那歹徒已经封住小巷的出口,手中还拿住一把刀。

  「把手袋拿来!」她说。她是一个非常丑的中年胖女人。见到刀子,我只得乖乖地交出手上的手袋。

  「你这疯子,他妈的打得我很痛。不惩戒你不行,脱衣服!」那女贼喝说。

  我吓得不懂反应,慢慢脱掉外套、上衣和牛仔裤。大雨早已把我淋得完全湿了,寒风吹来,我冷得打颤。

  「胸罩内裤也要脱!」那女贼喝说。

  我一边哭一边慢慢脱下胸罩内裤,身上只穿鞋子。那女贼拿刀子的刀背拍了我的乳头几下,笑说:「想不到你这小娘,又漂亮又有身材,我是男的话绝对不会放过你。」我听到又害羞又害怕,大声哭了。还好她沒有再做什么就把我的衣服手袋拿去消失在风雨中。

  我一直哭,一直哭,心中非常徬徨,身体湿透了,又非常寒冷。怎么办?怎么办?这时我发现有人在巷口经过,是Eric,我连忙喊:「Eric!快来救我!」

  Eric撑住雨伞,回头一看,看到我那狼狈模样,连忙跑过来。

  「你……沒事吧。」他问。我脸上红红的,这已经是他第四次看到我全裸的身体了。昏黄的街灯下,我的身体被冷雨淋湿了,一直在发抖,雨水落在我抖动的乳房上,慢慢流下,我的阴毛贴服在小腹上滴水,一双修长的大腿紧紧地合併起来。

  「求求你,帮帮我……」我说。

  「你不是说当要我你不存在吗」Eric说。

  「唉,这当儿还鬧!呜……呜……」我又哭起来。

  「开玩笑而已。我去拿衣服给你穿吧。」Eric说。虽然天气冷,但强壮的他只穿了一件单上衣。

  「不要不要!不要离开我,万一给坏人见到我这模样怎么办?」我连忙说。

  「好吧,那我掩护你回家好了。不过,之后你要同我做爱。」Eric说。

  「你为什么一直欺负我。呜……呜……」我哭说。但Eric听不到,因为大雨声掩盖了我的说话。他在探头确认街上沒人。他招手叫我跟住他走。我非常害怕,像我这样保守害羞的女孩,居然在大街上雨中裸跑!

  进得公寓的大堂,公寓那老保安经过。我连忙躲在Eric背后。还好他身形高大,完全盖住我娇小的身子。我害怕得不得了,胸部紧紧的贴在Eric背部。那保安看了Eric一眼才走开,也不知道他看不看到我。

  「电梯到了,我们快走吧。」我说。

  「你这样子还搭电梯!走楼梯吧。」他拉我的手就走。上得一楼,Eric回头看我一眼,说:「我看你应该沒有钥匙吧……」我全身沒有衣服,怎么能藏有钥匙呢?

  他让我进去他的公寓。找了一条大毛巾给我擦身,又倒了一杯开水给我。

  「Eric,谢谢你。」我说。

  「你不叫我色鬼就好了。下雨你关了窗户吧,我无法爬过去拿钥匙了。恐怕要等明天找锁匠开门。你就留在这里休息吧,我……我先走了。」Eric说。

  「等一下。」我说。

  「什么事?」他回过头来问。

  「你不是说要我……要我同你做爱吗?」我说。

  「我说笑而已,我沒有打算佔你便宜。你……太恐怖了。」Eric尴尬地说。

  「是我……想要。」我说,然后把毛巾打开。毛巾掉下,我的裸体完全呈现,阴毛还是潮湿的。第一次自愿地裸露在男人面前,因为我不能自已,豁出去了。忽然觉得下面一股热气,只见一行爱液在我右边大腿内侧流下。想用手去擦又不是,任由爱液流下又不是,害羞得很。Eric二话不说,把我抱上床。用舌头把爱液从大腿一直舔到我的蜜穴。我一阵颤抖,更多蜜液涌出。

  是的,我明白我为何对他那么差了。为何脾气那么坏了。我喜欢他,喜欢性爱,但一直不想承认。想到这里我一阵感动,两滴眼泪流下。

  「你怎么了?」Eric问。

  「你一定觉得我喜怒无常了。放心,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我勾住他的脖子说。

  Eric什么都沒说,只是温柔地亲我,我心如鹿撞。他把我的鞋子跟袜子脱掉,压在我的身上,亲我的嘴。我闭目享受。乳房觉得他的手已经不规矩了,我感觉到他一只手慢慢往下移,由我胸部的南半球,经过我的小腹,到达我的大腿内侧。我有点紧张,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自愿真心给他。他很熟练,不用看的,手指就知道应该爱抚那里。我的大腿不自觉张开来,体内感到一点压力,他的手指已经插进去了。他亲我的脸,亲得我满脸湿湿的。

  渐渐我觉得我的身体想收缩成一团,蜜穴忽然一紧,我知道他的阳具已经入侵了。他慢慢地抽插,两手沒有闲下来,在享用我挺拔的乳头的手感,轻轻的,把我抚摸得又痒又有快感。他把头埋在我的颈上,我感觉到他的舌头已经在活动了,我一时如遭电击,我的颈是那么的敏感。平时有人碰到我的颈我也会觉得痒痒的很不舒服,现在虽然还是痒痒的,但颈上的感觉同我下体的感觉连成一缐。我感到一波一波而来的快感。

  这时,他擡起头,把脸凑过来,和我对望。

  「你幹嘛看着我?」我问。我有点好奇。

  「因为你快高潮了,我想看清楚一点。」他说。

  「胡说!谁说我快来了?我什么时候来,你哪会知道?我才……」我说。但话未说完,感觉到蜜穴中的活动忽然加速,我觉得快感达到极点,整个蜜穴内部像在扯紧似的,然后是一阵阵有规律的抽动。

  「啊!啊!啊!」我大叫。高潮毫无先兆来了,规律的抽动扩遍我全身。我不由自主的全身在抽动,眼睛半开,嘴巴张大,不断喘气。我看着他看着我,我想保持形象,但不知为何无法控制表情。这时我体内的阳具停止了抽插,我感觉到一股热热的喷泉射到我体内深处。我高潮维持了几秒钟吧,但感觉好像过了很久似的。

  「Rita,你高潮很强烈,感觉还不错吧。」Eric说。我听到正要回答,但发觉自己无法说话,甚至无法控制任何一根肌肉,身体好像有了自己的生命,不断地在抽搐,慢慢的,但有规律的。

  到我回过神来,看到他带有胜利的眼神和笑容,我想要辩护几句,但又想不到什么话来辩护自己。这个男子比我更瞭解我自己的身体,他完全压服了我了。我转过身面向墙壁,他的左臂从后搂抱住我的胸部,左手包裹住我右边的乳房。我就是这样入睡的。

  十二月十四日(阴)已经有一个月沒有写过日记了,实在沒空。Eric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我有时想拒绝,但又觉得他有享用我身体的权利。我说过好好对他嘛。有时我睡他那边,有时他过来睡。但不论睡哪一张床,结果都是我的衣服被他脱光,都要做过爱才能睡觉。只好留待第二天早上才补记日记。

  我们的关系如何,其实我们沒有明确讨论过。但他真的很着紧我。他的钱也不多,却买我很多新的内衣内裤。他说我旧的都太保守,要我丢掉,除了那曾经掉到他头上的胸罩,他说那有纪念价值。

  今天早上我在他那边起床。蜜穴因为昨晚太激烈的行动觉得有点痠痛,正要穿衣服。Eric阻止我。

  「我买了一套新花样的内衣给你。」Eric说。他送我的小内裤都是两边绑带式的丁字裤,胸罩都是沒有肩带的前扣式,这次也一样。

  「別那么花钱了。还有为什么你买的都是这样的款式?」我问,一边试穿他买的内衣裤。

  「这样方便我脱下。」Eric说。说完在我的胸罩前面一拉,把我内裤两边的蝴蝶结一解,我又变全裸了。

  「这么害羞的设计!」我说。我拍打他。他就哈哈大笑。

  我穿上衣服,收拾好东西准备上课,离开前我们习惯会抱一抱。抱他时觉得下面有点东西。我低头一看,原来他又硬了。我刚穿上的衣服,又被他强行脱掉。我本来想拒绝的,但他亲我,又爱抚我,我很快又湿了。这人真坏!

  # # #

  晚上我们吃晚饭。

  「Rita,你之前一个人住的时候穿什么的?」他问。

  「天气热的时候穿T恤和小内裤,天气冷的时候就加一件外套,睡觉时只穿小内裤。」我边吃边答,不虞有诈。

  「那就对了!现在我们在一起,你反而穿整套外衣,那不合理吧。我认为在一起时你要全裸。」Eric说。

  「怎么可以?」我说。我很后悔告诉他我独自的穿衣习惯。经过一轮讨价还价,我们同意,平时我可以穿小内裤。睡觉时就要全裸。

  「裸上身吃饭,挺尴尬的……还有,不穿衣服很冷啊。」我说。希望能争取穿回衣服的权利。全天让他盯住乳头,会令我的乳头挺起来,非常尴尬的。

  「沒关系啦,我买了一台暖气。」Eric说完打开了暖气。

  忽然,他把我的身体从椅子上提起,然后按我俯在桌上。我嘴里还有食物,正要挣扎,但我的小内裤已经被他一手扯掉。唉,这小内裤也太容易脱掉了。

  「我还在吃饭……」我无助地说。但Eric不理我。

  我的蜜穴好无防备的让他进入了。我看到桌上的盘子在摇晃,整张桌子在摇晃,我自己也在Eric一下一下插入时摇晃。

  我撑住桌子想起来,但他的手强力地按住我,不让我起来,他双腿也不让我的大腿合併。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喊说。桌上冰冷的感觉刺激我压住的乳头,慢慢我的体温令桌面变的温暖。毫无前戏,被他强行进侵,下面有点痛,但感受到服从的快感。高潮过后,Eric帮我穿回小内裤,我们才继续吃饭。

  「你说,这内裤是不是很方便?」Eric笑说。

  「唉,你这坏蛋,这样我以后还能安安定定吃一顿饭吗?」我嘆气说。嘴角却含笑意。

  这天晚上我第一次脱了内裤全裸上床。我洗完澡擦干身体就直接上床了。想到以后睡觉都不能穿内裤,觉得有点害羞,以后睡觉时我就全无防缐,他随时就可以进入我了。

  他做过了不会再要,我有觉好睡了吧。他说了「宝贝,晚安」,就抱住我睡,但一只手指有意无意地搁在我的蜜穴上,指头微微放进了一点。

  我这样那么能入睡?我想叫醒他,但他好像已经闭起眼睛睡了。我很苦恼,只好推醒他。他揉一揉眼睛。

  「Rita怎么了?咦,为什么你那么湿?」Eric看着自己的手指说。

  唉,结果又被他玩弄了两个小时,高潮了三次才能好好睡觉。

  (这篇日记是十五日早上补记的。)

  十二月十六日(阴)今天早上,我在Eric床上醒来,已经闻到香喷喷的早餐香味。Eric不知何时起床,买了丰富的早餐,还有咖啡。

  「那我穿衣服,我们在桌子吃吧。」我说。

  「就在床上吃好了。」Eric说。我只好裸体坐在床上吃。

  「啊!」我叫了一声。一快蛋掉在我的胸口。我们都是手上捧住早餐。

  「沒关系,我来帮你。」Eric说。就低头把蛋咬住,他顺便舔了我的乳头一下。

  「你真坏,昨晚做了一夜还不够吗?」我笑骂他。他伸嘴把蛋放进我的嘴里。

  吃过早餐,我正要问Eric打算给我穿什么内衣。

  「这个给你。」Eric说。我正要出门,他忽然在床头拿了一条钥匙来。

  「正巧我也把后备钥匙放在钱包,一直忘了给你呢!」我说。我们就交换了后备钥匙。

  「为何钥匙挂在颈链上?」我见钥匙挂在一条细长的银色颈链上,好奇地问。

  「我要你不要忘记戴啊。以后你又全裸又沒有自己公寓的钥匙,就用来开这里的门进来避难吧。」他说。

  「我哪有全裸又忘记带钥匙?」我抗议说。

  「已经几多次了?我们也是因为这样才开始嘛。但以后只有我能看你的裸体,我可不想別人看到呢!来,钥匙戴上吧。」Eric说。

  他把钥匙的鍊子挂上我的颈上,鍊子长度刚好,钥匙就在我两个饱满的乳房中间。他这才替我穿内衣和外衣。

  # # #

  这天下课后Daisy来找我。我们去吃大学的餐厅吃午饭。

  「圣诞时装表演的衣服,你准备好了吗?」Daisy问。

  「什么?」我心不在焉答。

  「Rita,你到底怎么了?那天晚上……你沒事吧?」Daisy说。自那天我发脾气要Eric和Daisy离开后,我们一直沒有再说过这件事了。

  「沒什么。其实那晚是我不对,应该我道歉才对。」我说。

  「那Eric最后怎样?」Daisy问。

  「我们……我们在一起了。」我嗫嚅说。

  「真的?你们做过几多次爱!」Daisy高兴地说。

  「小声点!餐厅很多人啊。」我连忙制止她说。

  Daisy按了按嘴巴,然后才小声说:「做得多吗?」

  「每天都做……有时我明明不想,但他就是要搞……」我说。

  「你不想可以拒绝啊。」Daisy说。

  # # #

  这天晚上,Eric和我在餐厅吃过晚饭,到了我这边睡觉。单人床很小,他依偎住我的裸体睡。我们躺下沒多久,就发觉他的硬物压出我的大腿。

  「Rita,来一次吧。」Eric说。

  「我很累了,不想做。」我听了Daisy的建议说。

  「好吧,我看看如果你下面不湿就不搞。」Eric说。我抵不过他要求,只好翻开被子,张开腿让他看。

  「多张开一点。」Eric说。我把大腿张开到最大。他一手按住我的小腹上面的阴毛,一手把食指和中指伸进我的蜜穴。

  「拿出来看看啊。我沒有湿吧。」我说。他却沒有马上拔出手指来,而是上下来回了几十下,拇指又不经意地轻点我的蜜珠。这才拔出手指来。

  「你看!」他得意地笑说,举起胜利的手势,食指和中指分开,手指之间尽是我的爱液,拉成一条细丝。

  「这样搞怎么会不湿?你真坏!」我笑骂说。他已经扑上来亲我的乳头了,手指又再放进我的蜜穴。或许因为我说很累不想做爱,他偏要捣蛋,把我搞得十分兴奋,才开始抽插。我高潮了几次,直到我求饶说:「好了好了,我不应该说累了不想做的,我真的不行了,放过我吧。」他才肯射出,让我睡觉。

  十二月十七日(晴)「Eric昨天有沒有要?」Daisy问。

  「唉,昨天也有啊。」我无奈地答。

  「你沒有拒绝吗?」Daisy又问。

  「我拒绝了,他就说要看我有沒有湿,结果……来了三次。」我说。

  「你这小淫妇!」Daisy笑我说。

  「是他……是他每天都要而已,又不是我说要的。」我连忙说。

  「但你也愿意天天做,是吗?」Daisy问。

  「我沒有主动要,但他要的话,那我也不反对……」我说。

  「你这小淫妇!」Daisy又笑我说。

  「人家和你谈心事,你就笑人家,我不说了!」我说,羞得有点动气了。

  「好了好了,说认真的。试过什么花样?」Daisy忍住不笑,问。

  「多了,也不知道他何来那么多鬼主意,躺着的、趴着的、侧躺的、张开腿的、屈起腿的、趴在桌上的……前天晚上还要我在浴室对住镜子做,我多害羞……」我说。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

  「那你享受吧。」Daisy已经听到乐不可支了。她真是好色。

  「还好……其实我也喜欢他抱住我,亲我的……胸部的,还有高潮也很能上瘾的。有时我觉得累,但他亲我的乳头,我就会想要,有时还高潮了两次,真是很美妙的感觉。不过……不过……」我说。

  「不过什么?他欺负你吗?」Daisy好奇地问。

  「他常常说想要插我的……我的菊花,又要舔我的……下面,又说要放进我嘴巴了,那多噁心!我是完全拒绝的。还有他依然在看那些成人电影,说是找新灵感和满足他的幻想,我最讨厌就是这点。」我想了一想说。

  「其实菊花啦、嘴巴啦也沒什么啦。我想叫我男朋友做他还不肯呢。」Daisy有点失落地说。

  十二月十九日(阴)今天,我洗衣服时记起有几条小内裤在他那边,但他在学校,我就用他给我的钥匙打开他的房门。看到那些成人海报,气上心头,把所有海报影碟都撕掉丢了。Eric其实对我很好,就只有这样不好。之后顺便帮收拾一下。等他回来。

  「Eric,你回来啦。我们今天晚上到哪里吃晚饭?」我见到他,高兴地问。

  「Rita,猜猜我买了什么圣诞礼物给你……」Eric说,他手拿住一盒份礼物,大小如一个红酒盒子,但这时他发觉墙壁上成人海报都不见了,「我的海报哪去了?」

  「我把成人电影海报都丢掉了。」我说,挨过去抱他。

  「你怎可以不问我就动我的东西?」Eric说。他推开我,他火大了。

  「有了我这个可爱的女孩还不够吗?」我说。我也动气了。

  「那不同,那是幻想空间。而且不是这个问题。你从来不知道尊重別人。我想你永远也不学会的了。你走吧!」Eric怒说。

  「走就走!」我骂回去,他这么骂我,我面子哪里放?,我把我的衣服、东西钥匙都拿了,再把他的钥匙丢到地上,一熘烟跑回自己的公寓。当我跌在床上时,眼泪已经忍不住流出来了。

  十二月二十四日(晴)今天下午回家时,在电梯大堂见到Eric,真是不巧合了。我们依旧当对方透明的,连招唿也沒有打。我们各自回家。大门关上后,我背靠住大门。我觉得有点后悔。之前晚晚在床上掉眼泪。其实我内心知道我有不对,但他也不应骂我啊!圣诞节了,本来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圣诞节,现在难道要我一个人过,跟以前一样?好了,算了,开口认错吧。但如何开口才对?

  我无意识地打开衣柜,见到Daisy留下的手铐。想起Daisy说过:「男人都喜欢征服女孩子。」

  # # #

  「Eric!Eric!快来救我。」

  见他爬窗过来,一面惊慌,我知道我做对了,他毕竟是关心我的。Eric见到我之后,忽然面上变得很奇怪。

  为什么?因为我脱光了衣服,然后坐在椅子上,把双腿张开,脚踝分別用手铐在椅子后面的两条椅脚上。无论我怎样用力併起双腿都无法做到。手铐是Daisy留下的。最后自己把手铐在椅背。三个手铐的钥匙都事先放在桌上远远的一角,我自己无论如何也拿不到。

  他本来惊慌的表情,现在是怀疑,又有点色迷迷的。我想到自己如此脱光衣服把所有私密都奉献给他,羞得低下了头,闭上眼睛。

  「你在幹嘛?我还以为什么紧急的事。」他爬进了我的公寓,离我只有一米左右了,我的乳头,我的蜜穴,都给他看得一清二楚了。

  「我想要……但又被锁住了。这还不焦急吗?」我认真地说,但说完做了个鬼脸。

  「你是自己锁住自己吧?为什么?」他说。

  「想你原谅我啊!我想过,丢掉你的成人东西不好,但你也应想想我的感受。以后你把成人电影的剧情告诉我,我就一一为你实现,那你就不用再看那些电影了。你看,今天我是喜欢被你虐待的性奴。这就是我给你的圣诞礼物,不,我自己就是你的圣诞礼物。」

  Eric这才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他恣意打量住我的身体,色迷迷的,面露微笑,他沒说一句话,但我已经知道他已经原谅我了。

  「你原谅了我吧,就把我放开了吧。这样很害羞的。」我说,忽然害羞起来。

  「你想要什么了?请说清楚。」他高高在上的站住,又轻蔑又开玩笑地说。

  「你都知道,还要我说!我要……你进入我,让我高潮……」我吞吞吐吐说。好不容易说完,不好意思得紧。

  「我们就和好吧,不过我不会放你。做戏要做全套,你不是说你是喜欢被虐待的性奴吗?你求我放你啊。」他说,又走前几步。

  「好了,Eric,放开我吧,钥匙在桌上……」我说。

  「等一下,你不是说你今天是性奴吗?哪有性奴叫主人名字的?」他打断我说。

  「Eric……主人,求求你放开我吧。我害羞得快不成了。主人,你放开我,我什么都愿意做。」我哀求说。

  「你看你,我还沒有碰你你就湿成这样了。」他取笑我说。

  「胡说!我哪有湿?」我连忙分辩说。

  他走过来用手指在我的蜜穴外围扫了几下。我的蜜穴感到像触电的感觉,叫了出来。

  「看看这是什么?还说沒有湿?罚你把我的手指舔干净。」他举起一只沾满我爱液的手指说。

  我只有张口伸出舌头去舔。但Eric很坏,他把手指缩后了一点,我被锁在椅子上面,只有努力伸直脖子,把舌头伸到最盡,吃力地舔他的手指上的爱液。

  Eric这时「嘻」一声笑了出来。

  「Rita,你努力舔爱液的样子很动人。」他说。我听了装怒,说:「你欺负我!你欺负我!」

  Eric不理,拉下裤子拉鍊把已经变硬的阳具拔出,放在我的嘴唇上。我紧闭双唇,拒绝他放进来。无论他说什么,我也不肯张嘴。忽然,我觉得蜜穴有爱抚的感觉,我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

  Eric乘势插在我的嘴里,开始抽插。我想要抗议,但阳具在我口中,我的说话变成「啊啊」声音。

  我感受到阳具在我的舌头上来回快速移动,想仰后避开,后脑感觉到他一只手牢牢地按住。同时,蜜穴依然感觉到他手指美妙的爱抚。他的技巧很好,手指有规律地来回在我的蜜珠附近来回,一下一下打进我的心坎中。我的身体像有个计时炸弹,随时爆发。渐渐我的人融化了,开始主动前后移动头颅配合他阳具的活动。忽然Eric一下大力一插,在我喉头喷出。我一慌,本能反应就把精液都吞了。

  「啊……」想不到这时我自己也高潮了。下面一阵抽搐。我忘形地高潮了好几秒,如果不是手脚被铐住,可能已经缩成一团了。

  「还说不喜欢口交,你看起来好享受啊,还吞了呢。」Eric说。我本来要回嘴,但身体还在高潮的馀绪中,说不出话来。他这才把我解开,把手脚痠软的我抱到床上。

  「为什么还要用手铐?」我问。发觉他在反锁我。

  「性奴睡觉时都要锁住的。」他回答。我只有乖乖让他锁住。我已经无力抗拒了。就这样,我盖上被子裸体让他抱住入眠。

  迷迷煳煳中,忽然觉得乳头痒痒的,张开眼发觉他在舔我的乳头。我也不知睡了多久。

  我已经有点累,想要挣扎,这才记得我的手臂被反锁背后,只有说:「不要!」

  他看了我一眼,沒有回答,双手分別握住的膝盖后面,用力一推,我的膝盖碰到我的肩头,整个人被他叠起来。这时他伸出舌头舔我。由阴毛开始,然后舔我的大腿内侧,然后是蜜穴外围,最后是我的蜜珠。我大力在唿吸,想伸手推开他但又不行。我从来不许他舔我下面的,但,也算了,我觉得在床上要服从他,满足他,完全听他的话,这样我自己就很满足。

  在我闭目享受时。忽然菊花一痛,知道他已进入。我痛得叫救命,他却不拔出来,只用手指慢慢按摩我的蜜穴,我菊花渐渐放松。他开始抽插我的菊花。这样蜜穴让他按摩,菊花被他抽插,我居然潮吹了。我不知道原来我的身体可以这样的,不知所措。他才从菊花拔出来,插我极度敏感的蜜穴抽插,我感觉快要再高潮时,他又拔出来插我的嘴。我含住沾满我的爱液和他的黏液的阳具。他在我的嘴巴、菊花和蜜穴每处轮流抽插,我的私密处全部沦陷,蜜水本来是流出来的,现在一次次喷出点滴的。我觉得很无助,我知道自己无可避免会连番高潮。

  「如果给Daisy知道我让一个男人这样对待,一定害羞死了。」我想。

  在他抽插我的蜜穴时终于忍不住又来了一次。他却意犹未盡,并不拔出来,整个人压在我身上,吻我的眼睛、小嘴,一只手的手指插进我的菊花轻压。阳具缓缓开动。最后我们同时高潮。我大叫一声,已经昏倒了。

  这样睡睡醒醒之间,我高潮了五六次,可能还有更。我被他完全压服了。他由下午四点开始玩弄我,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使我满面全身都是黏液。直到第二天早晨,我要回学校准备圣诞表演了,他才不捨地解开我的手铐。

  我已经累得不像动。Eric把我抱进浴室。温柔地帮我洗去身上的汗水、爱液、精液……

  然后Eric帮我抹干身体。从衣柜里挑衣服给我穿。他选了上次我掉下的浅粉红色的胸罩,一件白色的衬衣,还有绿色的军大衣外套。下面一条窄身牛仔裙,还有及膝皮靴,逐一为我穿上。

  「喂!你忘记了内裤呢。」

  「我可沒有说准你今天穿内裤。快点回来,今天晚上你要演一个好色的女时装设计师。今天晚上让你玩我送你的圣诞礼物。」他半严肃半开玩笑地说。

  我听到红着脸,想反驳但又不敢,反而觉得完全听从他的话,就会有点开心,就这样不穿内裤出门。才跟Eric一起几个星期,我的生活,特別是性生活,已经如此精彩刺激,以后到底还会发生什么事呢?想到这里,我感到下面又开始有点湿了。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2.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