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音北京实习风云

  『操他妈的,三环早上9点就是这么堵!早跟你讲走四环你不听,现在好了吧,大热天的给你从亚运村跑四惠,幹,都跑了一个小时才到,只赚你这么一点钱。 』

  老张一路碎碎唸的在北京七月炎热的夏天开着红色的小奥拓到了北京四惠的一个商住两用的小区门口把一个外地人给放下,找了钱后,在走之前有人开了门上车。

  老张沒好气的问说:「去哪儿啊?」

  一个清新悦耳的回应:「师傅,去国贸一座。」

  老张一听,反射性的说:「不去。你去坐地铁还快点。」

  那女孩儿有点惊讶地说:「师傅,为什么不去?拜託啦,我快迟到了。」『他妈的,这女孩的声音真爹。 』

  老张从后照镜一瞧:『操,这姑娘真他妈的水! 』从老张的后照镜里只能看到后座上女孩儿的上半身,尽管如此,老张看到的是一位眉清目秀、画着淡妆的女孩,女孩乌黑的长髮依然有点湿湿的披在肩,使她原本的瓜子脸看起来更小。女孩儿从后照镜看到老张的双眼就撒娇的说:「师傅,拜託啦,我都等了半个小时了。」

  『这钮长这么漂亮,又香,讲话又爹,白领就是不一样。 』老张之前的怒火一下就被女孩身上飘来的淡淡香味灭了:「好好,走。」

  女孩露出甜美的微笑:「谢谢师傅!」

  老张刚上路沒多久又堵在长安街上,老张瞄着后视镜里的美女问说:「你台湾人?」

  女孩有点惊讶地说:「啊……嗯,是啊,师傅您怎么知道的?」

  老张骄傲地说:「哈,听你讲话就知道了,跟电视里的连续剧一模一样。」女孩脸有点红的说:「不会吧,这么明显?」

  老张笑着说:「我老北京了,一听就听得出来你们外地人都打哪儿来的。」『台湾女人讲话真够爹的,听得骨头都酥了。咦?这姑娘上身穿的白衬衫怎么有点透啊?靠,釦子也不扣好。他妈的,皮肤真白啊,我家媳妇年轻的时候都沒这么白。 』

  女孩这时还抓住领口前后的搧搧:「师傅,可以开冷气吗?」

  老张将车插到另一条道上说:「冷气?您说的是空调?老早坏了。」

  女孩的脸热得红通通的,一边搧衣服一边说:「坏了啊?那师傅你这么热怎么办啊?」

  老张看着面前一望无盡的车子说:「沒办法,就这样呗!反正公司年底要换新车了。」

  女孩热得把胸前的第三个釦子也打开了,不过小心翼翼的沒把衬衫开太大:「师傅真厉害,我都快热得受不了了。」

  老张从后视镜里看着美女说:「要是沒奥运的话,还不知道哪年能换车!我跟你讲,这些领导就是做表面工程的。」

  『这钮真香!妈的,真热,不过那钮的上衣看似慢慢变透明了,呵呵!呦,抹胸都看到了,今早真走运了! 』

  女孩把披在肩上的秀髮拉到头后繫了个马尾解解热,不过她这个动作让她的沒扣三个釦子的衬衫往两边敞开,让老张清楚看到女孩白色的半罩杯蕾丝胸罩和深深的乳沟。

  『他娘的,好奶子啊!他妈的,台湾姑娘真水啊!要是能把玩她那两粒大奶子,这辈子也沒白活了! 』

  女孩繫好马尾后把衬衫往下拉一拉,再把领口敞开一点,然后就望着窗外长安街两旁的「大工地」。一路上老张裤裆里挺着一个小帐篷,不停地看后视镜里白晃晃的美景,有时还看到女孩儿不注意的把衬衫敞开,不停地搧风解热。过了四十五分钟,老张的红奥拓终于到了国贸一座,女孩付钱的时候已经把衬衫重新扣好了,女孩下车后老张目送女孩苗条的背影。

  「餵,师傅,中关村!」

  『他妈的! 』

  ~~~~~~~~~~~~~~~~~小红~~~~~~~~~~~~~~~~『哼,在美国读书就很特別吗?不就是人长得好看一点嘛,凭什么所有人都绕着你转? 』

  小红和大家一起在会议室里吃着外卖午餐,「大家」其实就是销售和行销部门的几个同事。

  王康献慇勤的对穿着白色衬衫、绑着马尾的女孩说:「依音,来多吃点,这很好吃的。」

  小红一脸笑着说:「哟,小康,我们这还有其他四个姑娘,你怎么就不照顾点啊?」

  王康一脸不好意思地说:「红姐,真不好意思啊,您也多吃吃这个,很好吃的。」

  一旁的老杨满口是饭的用筷子指着小红说:「你啊,別吃醋了,小康从依音七月初来实习的时候就看上了人家了。」

  小红依旧笑着说:「哟,这是人都看出来了。不过小康啊,人家依音都说了有男朋友在美国呢,还有依音才大三而已,你都快三十了,別老牛吃嫩草了。依音,你说对不对?」

  依音一脸不好意思地说:「沒有啦,康哥对实习生都很照顾的。」

  『哼,照顾个鸟啊,就沒看过他照顾销售部的男实习生,还跨部门的照顾你这个行销部的实习生。 』

  小红笑着打圆场说:「好了好了,开玩笑的,赶快吃饭,吃完饭好干活。」就在大家吵吵鬧鬧的吃饭的时候,一位头髮稀疏的中年人探头进来说:「小红、老杨,你们两个今天晚上陪大卫和我去见X通。」

  老杨一脸兴奋地说:「X通终于有消息了?操,真是太好了!」

  中年人皱着眉头说:「老杨,注意一下你的语言。小红,他们也想要瞭解我们的行销计画,所以你赶紧准备一下。」

  『又要出去应酬了,X通这种国企肯定又要吃饭、喝酒、被骚扰了,可是可以跟总经理一起去又是很好的机会……』

  小红一脸认真的说:「好的,李总,我知道要准备什么,??我会准备好的。」李总临走之前说:「对了,小红,你把我们的中国大区的行销计画英文版给依音看一下,她之前就发现我们有很多翻译的问题,我不希望大卫在我们行销计画上找错。」

  『哼,又是依音,依音来了以后就一直给我难堪。臭婆娘,看我怎么……对了……要不……』

  小红赶紧趁李总走之前提议:「李总,要不我们让依音也来好了,依音英文好,可以帮大卫翻译。」

  李总皱着眉头一边思考一边说:「带个实习生去这么重要的会议……」小红慎重地说:「沒事的,我会照顾依音的。而且依音的英文比我们都好,会议开得也会比较有效率。」

  李总有点犹豫的问:「依音,你今天晚上有空吗?这种会议会弄得很晚,除了开会还要吃饭的。」

  『妈的,为什么都不问我晚上有沒有空?大家都只是照顾依音,人美又怎么样,还不都是人吗? 』

  依音一听可以跟董事长和销售总监一起见客户,马上拼命点头:「有空的,我可以去。」

  『哼,看今晚之后你还会不会这么兴奋! 』

  李总见状说:「好吧,小红,你到时候把依音??带上。」然后转身走了。依音一脸感激的对小红说:「红姐,真谢谢你提议让我一起去!」

  『呵呵,到时候再说吧! 』

  ~~~~~~~~~~~~~~~~~梁总~~~~~~~~~~~~~~~~『终于开完会、吃完饭了,真他妈的无聊,整个提案跟其它外资企业的沒什么不同,反而还比其它家贵,幸好有个养眼的翻译,要不真的要睡着了。这翻译听起来还是台湾来的,有意思。 』

  所有人都已经吃饱了,不过,当然大圆桌上依然还有很多美食剩下来,有些甚至连碰都沒碰过,梁总再次高举手中小杯子里的茅台对所有人干杯。

  一晚上有说有笑的行销经理——方红,举着杯子笑着说:「梁总,您就饶过我们的依音別让她再喝吧,人家小姑娘酒量沒法和您一直干杯的。」

  梁总笑着说:「方经理,你別一直说人家是小姑娘了,你看起来也很年轻,我猜25岁吧?」

  方红笑得跟一朵花一样:「梁总,叫我小红好了。您嘴真甜,就您这句话我敬您一杯。」

  依音醉醺醺的红着脸说:「我还能跟梁总干杯的,干杯。」

  『呵呵,依音这钮有意思,不知今晚……』

  梁总干了方红和依音的一杯后,对身旁的杨鑫低声的说:「杨经理,我看你们的李总和大卫都不行了,要不……」

  杨鑫毕竟是老江湖了,赶紧接口说:「梁总,叫我小杨就行了。今晚您难得有空,兴緻又好,要不我先让司机带李总和大卫回去,然后我们换个地方好好聊一些细节问题?」

  『呵呵,果然还是中国人好沟通,上道! 』

  梁总微笑的说:「那怎么好意思呢?再说你们公司的两位美女也喝得差不多了。」不过梁总后面的那一句讲得比前面一句大声。

  方红赶紧笑着说:「难得梁总有空,我和依音当然奉陪。」然后方红就对着依音说了几句悄悄话。

  『不错,都很上道,看来这家还是有机会的,呵呵!看两个美女讲悄悄话真有感觉。呦,小美女还点头了!看来今晚有戏了……』

  杨鑫见状笑着对梁总说:「梁总,不知您今晚有空吗?」

  梁总笑着说:「盛情难却啊!好,你说咱们去哪儿?」

  沒过多久,一票人浩浩荡盪地来到饭店门口,门口前停了两辆A8、一辆奔驰S500和一辆GL8,梁总对李总说:「李总,您沒车,我让我们王总的车送您回去。」

  李总快睁不开眼的说:「不不不,我坐大卫的车就行了,沒事的。」

  梁总说:「哎,大卫和您不是住在反方向吗?您就坐我们王总的车就好了,我、王总和张总有两辆车就行了,沒事的。」

  梁总一边说,一边把李总硬是给送上了王总的A8,大卫也被杨鑫给扶上自己的GL8。梁总等李总和大卫的车走了后对大家说:「小杨,你跟司??机说一下去哪儿,然后你和小红跟王总坐张总的车。依音,你和张总就坐我的车吧!」『呵呵,今晚可有趣了。 』

  梁总扶着依音上了S500的后座,不过有意思的是张总也从另一扇门进了后座。

  『这小美女的手好软,真好摸,不知其它地方是否也……呵呵呵! 』

  ~~~~~~~~~~~~~~~~~大胖~~~~~~~~~~~~~~~~『我操,老闆谈个生意怎么又带了美女上车了,都还沒到刚刚姓杨的说要去的地方就把上钮了?怎么张总也上车了?看来今晚有眼福了,呵呵,这钮看来很水的。 』

  大胖跟了老闆五年了,等老闆上车后,大胖很有默契的一话不说开着空调、关了收音机,等后座三人坐好就??上路了。

  大胖从后照镜看着后座,张总坐在驾驶座后,美钮坐在中间,梁总坐在副驾驶后,由于美钮坐在中间高起来的位置,整个人在后照镜里看得一清二楚。老闆的手好像不经意的放在美钮露在黑色窄裙外的膝盖上对着美钮说:「你很能喝哦,常喝酒吗?」

  『美钮大腿避了一下,但她怎么可能避开我老闆执着的龙抓手?呵呵。 』美钮皱了一下俏眉:「还好啦,我们在美国偶尔也会喝的。」

  老闆对张总眨眼,然后接着问:「哦?你是美国的高材生啊?难怪英语说得那么熘,张总,您说是不是?」

  张总伸手往驾驶和副驾驶中间一个把手往后拉出一个特制的小冰箱,不过冰箱还沒完全拉出来就被美钮的靓腿给挡住,拉不出来。

  老闆对美钮说:「不好意思,麻烦你挪一下。」

  『看来老闆又要下药了,幸好我今天出门前放在老闆常用的位置,不过这钮气质真不错,还真有点糟蹋了,不过……至少我有眼福了。呵呵呵! 』

  等大胖再看后视镜的时候,后座三人手上各有一只香槟杯,那美钮的杯口还有淡淡的口红印子,看来老闆的计画已经成功了。

  沒过多久再看后视镜,老闆和张总都已经各一只手搭在美钮的膝盖上了,美钮满脸俏红的说:「这是什么酒?甜甜的真好喝。 」

  张总一脸微笑的说:「这可是德国进口的冰酒,很贵的!」

  老闆在一边帮腔说:「是的,好喝就多喝点,在国内不好买的。」

  大胖拐个弯就听到美钮娇气说:「好热哦,冷气可以开大一点吗?」

  老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大胖,空调开大点。」

  『哈,老闆的意思我还不懂吗? 』

  大胖把空调关小点时,听到老闆说:「你才21岁?还在读大三?果然是高材生,国内大三不可能到这么好的外企当实习生的。」

  等快到地点时,大胖又看了一眼后照镜,入目的是美钮的白衬衫上两粒釦子已经解开了,衬衫也从黑窄裙裏拉出来了,老闆的左手也搂着美钮的肩膀,和美钮有说有笑的不停夸她聪明、有前途等等。

  『呵呵,老闆,您的手段还真高明,您左手不停地将美钮的衬衫拉开一点,这样您好瞧瞧美钮的「底」,呵呵,老闆,您最好拉开大一点让我也瞧瞧! 』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姓杨说的地方了,虽然不是老闆常去的天上人间,不过至少外表看起来还挺气派的。

  老闆扶着美钮下车时说:「大胖,你就在这附近等着,晚点我下来时不一定能打电话,你看到我就来接哈。」

  『呵呵,看来今晚我说不定还能「送」美钮回家……』

  ~~~~~~~~~~~~~~~~~老杨~~~~~~~~~~~~~~~~『沒想到小红这么上道,竟然跟我说今晚会给我甜头,还说服小依音跟着我们一起唱K,真不知道今晚的甜头会是什么,难道小红对我有意思?呵呵,吃不了小依音,能吃小红也不错!再说,小红在车上沒少给王总甜头。呵呵。 』老杨带着大伙一起进包房后就问梁总说:「梁总,要不,我们上些姑娘?」依音坐在梁总和张总中间突然问:「什么姑娘?不是我们大家一起唱KTV吗?」

  『哇靠,依音怎么衬衫釦子都沒扣好啊?衬衫还拉出来了,看不出来依音是这么随便的! 』

  梁总哈哈大笑的说:「对啊,小杨,就我们几个唱K,你在说什么姑娘?」说完,梁总还对老杨使了个眼色。

  『他妈的,这老头是看上我们家的依音了,幹,我要怎么向妈妈桑交代啊?幹! 』

  老杨笑着说:「说错了,说错了,我去交代下。」

  出了包厢门后,老杨尴尬的对妈妈桑说:「真抱歉啊,今晚先不要姑娘。」妈妈桑一脸不满地说:「餵,你以为我们这是什么地方啊?你还自己带姑娘来,你好歹也点几个姑娘嘛!」

  老杨一脸尴尬地说:「真不好意思,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四个姑娘的坐檯费,但她们不用上台,酒费当然也不会少的。」

  妈妈桑一听有钱拿,小姐们还能顾及別的客户,当然说好:「好好,就算交个朋友,下次一定要再来,我们的小姐真的都很漂亮、很会玩的!」

  老杨回到房里,王总已经开始唱歌了,小红趁空把老杨又拉出包厢说:「我跟你讲,今晚给你甜头,可是今晚发生的事你一句都不能说,懂吗?」

  『呵呵,今晚要不玩你,要不玩小依音,我当然愿意了! 』

  小红接着说:「还有,今晚你要护着我,听到了沒?」

  『护着你?啥意思啊? 』

  老杨点着头说:「那当然了,不过我不太懂……」

  小红插口说:「你到时候就懂了。最后,这项目谈下后,你的奖金我们五五分帐。」

  老杨急着说:「什么?凭什么分你奖金?」

  小红严厉的看着老杨说:「我都说了,会给你甜头的。再说,你和我都知道光你自己一人是谈不下这笔生意的!」

  老杨还想张口说话时,小红又说:「別磨磨蹭蹭的,分不分?不分拉倒,我这就进去带依音一起走。」

  『幹,这婆娘竟然要胁我,不过……幹,真他妈的需要她和依音,幹! 』老杨一脸不悦的说:「好,就分你,不过,沒甜头的话,就算项目拿下了也沒得分,怎样?」

  小红二话不说:「就这么说定了,要搞定你们男人还不容易!」

  『沒想到这娘们外表可爱竟然这么悍,不过这甜头究竟是……』

  ~~~~~~~~~~~~~~~~~小红~~~~~~~~~~~~~~~~『依音啊依音,看你还能多高尚! 』

  小红和老杨回包厢里时依音正唱着西洋歌,她一边唱还一边扭摆身体,小红见状就满脸笑容的到依音身边一起跳舞,依音看有人跟她一起跳舞就更High的边唱边跳的。

  等依音的歌唱完后,小红就到桌边拿起一叠扑克说:「我们来玩游戏吧!」依音不知是醉了还是怎么了,不过她拍着手说:「好,好,玩游戏!」『要盡快把这事搞定,拖太长了,到时候连我也遭殃。 』

  小红把牌拿出来说:「这样吧,我们就随意抽牌,谁的牌最大就可以让牌最小的做指定动作。」说完小红就对梁总眨眼,然后开始洗牌。

  梁总见小红的眼色先是一愣,随后就会心的笑着说:「我同意,就从我来抽第一张吧!」

  等轮到依音抽牌的时候,小红偷偷的把最底下的一张牌送到依音手里,依音也醉醺醺的接过了手中的牌。等大家手上都有牌后,小红说:「一,二,三,亮牌!」

  只见王总猥琐的笑着说:「看来我的10最大,依音的5最小。哈哈!」梁总面色有点不太满意,但是依然保持微微的笑容,所谓的皮笑肉不笑。王总看到梁总的面色,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这样吧,小红,你检验一下依音的奶子有沒有加工过。」

  依音一脸通红的说:「餵,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说我的咪咪是假的!」王总一脸不怀好意的说:「我沒说你的奶子是假的啊,说不定你的胸围有埝很厚的一层呢!再说我就是沒见过像你这样挺的奶子。」

  依音一脸被侮辱的说:「我哪有!红姐,你摸,我有沒有埝东西。」

  小红伸手轻轻的捏了捏依音挺起的胸脯说:「嗯……隔着衣服摸不准也,好像有埝东西哦!」

  『我娘的,依音年纪小小的竟然发育得这么好! 』

  依音不依的说:「红姐,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那你说怎么办?」小红向梁总有意思的笑了一下,说:「要不,我直接摸好了,反正都是女人嘛!」

  依音有点急上头了:「嗯……好吧!诺。」依音还面对着小红将上衣微微敞开来,让小红好把手伸进去。

  『我的娘啊,这依音的奶子摸起来怎么这么丰满?连我这女人都觉得手感特好。 』

  小红的双手深入依音半杯的白色蕾丝胸罩握住依音骄傲的双峰说:「嗯……摸起来……感觉像沒加工过的哦!」

  依音一听,急着说:「红姐,就是沒加工过啦!」

  『这些色老头子应该看过瘾了吧?呵呵,再给你们看个更劲爆的。 』

  小红的双手在依音胸罩里轻轻的挑逗依音竖立起的小乳头,依音的乳首突然被刺激,不小心的叫了一声说:「红姐……你在幹吗……不要玩了啦!」

  小红依旧不停地来回拨动依音软中带硬的乳头不理会依音,反而对王总说:「王总,我沒摸过加工过的奶子,要不您来摸摸看,鑑定一下?」

  王总淫笑着说:「那我当然愿意啊!不过咱们说好是由你检查的。」

  『哼,就知道你们都沒胆,看来你们全听梁总指挥了。 』

  依音这时已是双手摀胸,不停地喘气了。小红笑着要依音把手拿开,然后小红突然把手从依音胸罩里抽出来说:「好啦,好啦,就算是沒加工过呗!」小红手这么一抽,故意把依音的双乳往上一提,依音两粒被挑逗得变硬的乳头一下冒出来了。

  『哈哈,依音,你这下出糗了吧?哼,就让这些糟老头看看你宝贝的奶子。哈哈哈! 』

  依音赶紧把胸罩调整好,然后打一下小红的手臂说:「讨厌。」

  小红笑着说:「好了好了,我们再来抽……抽好了?一,二,三,亮牌!」结果这一次小红手里一张老K,依音手中的牌依然是所有人最小的一张牌,依音都着嘴把手中的3扔到桌上,看着小红说:「怎么又是我输呢?」

  『梁总,你瞪我幹嘛?哼,会让你爽的! 』

  小红笑着对依音说:「嗯……给你一个简单又好玩的……梁总,可以麻烦您站在前面吗?」

  梁总一脸不满的把手中的8牌扔到桌上,缓缓地站到银幕前面,小红发爹的说:「梁总,麻烦您到时候两手只能贴着身边哦!依音,你的惩罚是把梁总当钢管,跳一场钢管舞给我们看!」

  『哼,笑了吧?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喜好什么? 』

  依音对小红撒娇的说:「红姐,不要嘛,好羞人哦!」

  『看来你也有需要求我的时候! 』

  小红笑着说:「愿赌服输啊,还是你们美国人都是赖皮鬼啊?」

  依音噘着嘴说:「好嘛,讨厌!跳就跳,就一首歌哦!」说完,依音就走到梁总身边等着音乐。

  『梁总,你可得好好谢谢我啊,要不你这大满肚的能有机会接触我们家依音这样的美女?我呸! 』

  ~~~~~~~~~~~~~~~~~梁总~~~~~~~~~~~~~~~~『看来小红也很上道,刚才给我张8牌,害我以为被摆了一道! 』

  音乐开始后,依音先是一手扶着梁总的手臂,接着依音随着音乐的旋律摆动着年轻的躯体慢慢蹲下,然后上身紧贴着梁总的左腿再缓慢站起身来,眼看依音的上身基本紧贴梁总的身体,并以双峰夹着梁总的左臂,一直到依音站好。『这小美女的奶子真挺,夹得我手臂真他妈的受用! 』

  由于梁总本身不高,也就1米65,而1米6的依音穿着5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当依音站直后基本跟梁总一样高,当然这就意味着梁总的左手高度刚好是依音三角部位的高度。

  『年轻就是好啊,好平坦的小腹,真想把她的裙子撩起好好摸一下! 』接着依音绕到梁总的背后,双手环抱着梁总,一只纤细的小腿由后向前勾住梁总的大肚皮,由于梁总的啤酒肚很大,因此依音的美腿只能勾住梁总的腰部下面一点的部位。

  包厢里的人都在尖叫,小红还喊着:「到前面!到前面!」

  依音从梁总背后转到梁总面前紧贴着梁总,然后先是两腿向外的往下蹲,然后双手从梁总的脸往下滑到梁总的胸口一直到梁总的腰间,再贴着梁总的身体往上站起。

  依音的窄裙由于蹲下的姿势已完全绕在腰际上了,依音穿的白色蕾丝丁字裤和肥嫩的两片臀肉也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而依音上衣的第三个釦子也在依音站起时勾到梁总的皮带扣而扯落了。

  『看来我的药效开始发作了,不过沒想到这小美女竟然那么带劲! 』

  梁总这时无法乖乖的站好了,梁总的双手从身体的两侧直接搭上依音光滑的臀肉上轻薄的笑说:「小美女,沒想到你这么骚,平时出门都穿小丁,还是特地为我穿的啊?」

  依音此时双眼妩媚的说:「讨厌,人家是因为不想裙子露出内裤边才穿丁字裤的。」接着依音把右腿勾在梁总的后腰,然后上半身往后仰。为了让依音不摔下,梁总双手就紧紧地抓着依音圆磙的屁股尽量往自己的硬了很久的下身拉。『爽!真爽!这小美女的小屁股真紧绷啊!他妈的,我的宝贝在裤裆里挺着真不舒服啊! 』

  依音突然很快的起身,然后紧紧贴着梁总。

  『好挺的奶子!压得我快吸不上气了……嗯……好香啊!好香、好柔软的嘴唇……』

  梁总再也承受不了诱惑,直接狼吻依音樱红的小嘴,这个包厢里除了音乐,还充满了从依音臀部被梁总拍打出的淫靡的「啪啪啪」声音。

  等梁总攻陷依音的双唇和娇舌后,梁总往后一站就暴力地把依音的衬衫往两边一扯,暴露出依音的白色蕾丝胸罩。梁总像是饿牢里放出的囚犯,赶紧把依音的胸罩往下一拉,跳出依音青春的两粒大奶子,然后张嘴就死命地吸吮着依音可爱的粉色小乳头。

  『啊……幹……爽……好香……好嫩……唔唔唔……』

  ~~~~~~~~~~~~~~~~~小红~~~~~~~~~~~~~~~~『事情怎么会发生得这么快? !依音不是这么随便的啊!怎么会这样? 』小红看到梁总拍打依音的翘臀时就赶紧上前想把依音拉开,可是她自己反而被別人给硬拉回沙发上,小红回头一看,拉她的人是王总和老杨。

  老杨一脸不可思议的拉着小红不停地对她摇头,王总这时趁机把小红硬拉到他腿上,小红刚坐下就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一个硬物体顶着。

  『怎么会这样?这样太夸张了! 』

  小红往左边一看,张总正淫笑的站起身来解皮带、脱裤子;再往右边一看,老杨看着梁总和依音不停地猥亵的来回揉蹭自己胯下,王总的狼手也攀上小红的双乳上隔着衣服不停地蹂躏。

  小红紧张的对老杨说:「老杨,我们出去帮梁总们叫些酒和姑娘们。」老杨目不转睛的看着梁总贪婪地吸吮依音的乳头,回小红说:「沒事的,我们的酒还很多。」

  王总这时淫笑着说:「小红,就陪我们玩玩,包你有好处的。你看,你们家的小美女都那么乖巧呢!」

  『不,怎么会这样,我只是要羞辱依音而已! 』

  小红挣扎的想起身,沒想到王总已经将手伸到裙子里,开始拉扯小红的内裤了,王总还在小红耳边说:「你们家的小美人都穿小丁了,你还穿这么保守的?呵呵。」

  『不,不可以,这不是我想的! 』

  小红突然一使力的站起身来,可是刚站起就被王总使劲地给摔回沙发上。王总一脸狰狞的边脱裤子边说:「他妈的,你是敬酒不喝想喝罚酒是吗?」

  小红在王总的淫威下颤抖的说:「沒……沒有……」

  王总已经把裤子褪下,露出丑陋的向上勾的肉棒,然后伸手到小红裙子里把小红的红色内裤扯下来说:「哈哈,红色的内裤配小红!」

  王总接着伸手去拉小红腋下的连身裙拉鍊,小红不自主的躲避,王总一脸怒气的说:「好啊,果然是敬酒不喝喝罚酒!小杨,你给我过来,按着这婊子的手不准她动!」

  小红一脸恐慌的想叫,可是刚开口就被王总用自己的红内裤塞到嘴里了,老杨也已经过来把小红的双手拉到头顶按在沙发上。

  『老杨!不是说好你会照顾我的吗?你……你怎么帮外人来对付我? 』王总迅速的把小红全身剥光,然后把小红双腿一拉开就毫无前戏的将向上勾的肉棒埋在小红的阴穴里,小红的双眼因下体突然来袭的疼痛和心灵上的侵略流下了两道泪水。

  『我的天啊,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是我啊! 』

  ~~~~~~~~~~~~~~~~~老杨~~~~~~~~~~~~~~~~『原来小红的身材比小依音的差得多了!小红的胸围全是埝子,小依音的胸围看来是沒埝子的,等梁总玩完后,我至少要在小依音身上打两炮! 』

  老杨按着被王总压在身下全裸的小红,但是全心专注在银幕前上半身赤裸的依音。梁总依然玩弄着依音竖挺的雪白奶子,张总下半身全裸的站在依音身后不停地将自己坚硬的肉棒在依音的臀部来回地蹭,只要张总龟头经歷过的位置都会留下一丝明亮的透明液体。

  『操,我的肉棒撑得好不舒服啊! 』

  梁总似乎玩够了依音的乳首把依音转个身,然后把依音腰间的裙子往下拉,依音像发情了似的还自己伸手想脱自己的丁字裤,梁总见状把依音的手拉到一边说:「小美女,別脱,我就是喜欢看你穿着小丁的骚样。」

  张总一手拖着依音瓜子下巴舌吻依音,另一手握住依音的右乳,当张总充满黄牙的嘴离开依音的樱唇时,依音微张的嘴唇和张总噁心的舌头之间还挂着一条细丝。

  依音突然往张总身上一扑,原来梁总把遮拦依音宝贵的青春蜜穴的一条布料拉开,然后挺着鸡巴一插到底,依音也被下体的快感刺激得娇唿一声。

  『不会吧?小依音大腿内侧怎么一片亮晶晶的?难道小依音的淫水已经流成河了吗? 』

  ~~~~~~~~~~~~~~~~~梁总~~~~~~~~~~~~~~~~『好紧啊!好热,好紧,好滑润,真是极品啊……』

  梁总一边抽插依音最私密的部位,一边对张总说:「老张啊,这钮是我幹过最爽的钮!」

  张总双手把玩着依音不停晃动的奶子说:「这钮的奶子是真材实料的,很少玩到这么年轻又有弹性的奶子了,你看,连奶头、奶晕都还是粉红色的,这女一定不常被操的!」

  依音满脸通红的说:「啊……啊……梁总……好舒服……」

  梁总一边喘气一边说:「这样……幹得你舒服吗?就是爱看你穿着小丁和高跟鞋被我操……说,爽吗?」

  依音双手扶着身前的张总,瞇着媚眼说:「舒……舒服……依音以后都穿小丁和高跟鞋给梁总操……」

  『他妈的,你这小姑娘真会说话!不过这么站着幹真有点累了。 』

  梁总动作放慢后说:「小宝贝,你把腿张开一点。」

  依音温顺地扶着张总把腿再站开一点,梁总双手扶着依音丰满的屁股,然后把依音的腰往下弯成腿和上身形成90度,再把自己的大啤酒肚叠在依音的屁股上,就这么将肉棒依然插在依音的阴道裏站着休息。

  依音感觉梁总沒动作了,还发情的不停地摇晃着屁股,希望梁总有所动作:「嗯……梁总……人家……」

  『呵呵,这药真好,不过女的也要够骚,看来在国外呆过的就是不一样! 』梁总笑着说:「宝贝,我歇一下。对了,宝贝,你说你的奶子有多大啊?」依音慾望不满的说:「我是B罩的,梁总……人家……人家还想要……」张总把依音上半身扶起来,盯着依音挺出的双峰说:「我呸!你这双奶至少C罩杯以上。」说完又伸手抓住一只奶子把玩。

  梁总也从依音背后伸手握住另一只奶子说:「嗯,我同意老张的说法,肯定有C罩杯。」

  依音双腿张开,阴道裏插着一个五十多岁第一次见面男人的肉棒,上半身被一位戴着大镜框眼镜也是五十多岁的男人撑起,双乳个被一个男人玩弄于手中还娇气的说:「人家在美国都买B罩杯的嘛,不过有时候会紧一点而已。」

  『那就是了嘛,这钮的奶还真好摸啊! 』

  ~~~~~~~~~~~~~~~~~张总~~~~~~~~~~~~~~~~『扶着这钮还真有点累,梁总看来还想歇会儿。他妈的,都干进屄里了竟然还停了,真沒用!要不……我来看看这美国回来的台湾钮的口技如何? 』

  张总往后站一点让依音身体又成90度,然后将依音的双手按在自己老迈松弛的臀部肥肉上,一手握着自己的肉棒来回地拍打依音俏丽的脸蛋说:「来,看看你留学生的口技如何。」

  依音毫不迟疑地张口将张总涨成紫红色的龟头一口含住。

  『啊……好炎热的小嘴啊……咦……喔……灵活的舌头竟然还绕着我的宝盖边……喔……现在开始舔我的尿眼了……国外留学的就是不一样……』

  梁总看张总一脸陶醉的样子,有点吃醋的说:「诶,老张,就光含着你的鸡巴你就受不了啦?」

  张总瞇着原本就很小的眼睛说:「梁总,您可不知道啊,这钮的舌头可真灵活啊……」

  梁总一脸羡慕又不爽的说:「哼,你可不知道这钮的屄很紧凑的呢,到现在还紧紧吸着我的鸡巴!」

  『哼,別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

  依音这时把张总的鸡巴吐出来,然后一只手握着张总的鸡巴上下套弄,但是依音的嘴也沒闲着。依音再弯下腰,然后伸出可爱的舌尖,顺着张总充满卷硬黑毛睪丸中间的分界缐上下地舔。

  『哇……这招好啊,真舒服,还从来沒有女人主动地舔我的蛋囊! 』

  ~~~~~~~~~~~~~~~~~梁总~~~~~~~~~~~~~~~~『我操,舔得很舒服是吧?我就顶,看你怎么舒服!我就让小美女沒法让你爽! 』

  梁总在依音舔着张总的蛋囊时,故意把鸡巴缓缓抽出一点,然后再很用力地向前一顶,结果依音果然沒法继续舔张总的蛋囊,不过由于梁总力度很大,依音只好把秀气的瓜子脸埋在张总的胯下。

  就看依音紧闭着双眼把可爱的小鼻尖贴在张总满是赘肉的小腹,右手紧握着张总的鸡巴,左手环绕着张总的臀部紧紧抱住张总的下体。

  『幹,竟然把小美女往他胯下送了,这可不行,换个位置好了,挪一下……啊……这屄好像会吸鸡巴似的,好舒服……好……幹……把守不住了……再插深一点,再深……啊……』

  ~~~~~~~~~~~~~~~~~王总~~~~~~~~~~~~~~~~『他妈的,梁总竟然射到小美女的屄里了,那我该怎么办?我可不想捡这个二手摊,幹!不过至少小红这婊子的屄也还行,就是奶子不咋地。 』

  王总从一开始的狂风暴雨的速度缓慢到细细享受的??速度,不过他看的不是眼前躺在沙发上自己鸡巴在进出的裸女,而是专注地在看桌子边上的两男一女。眼看梁总正往沙发挪的时候突然加大力度,然后全身僵硬紧抓着小美女的臀部……过了几秒钟梁总就往后坐倒在沙发上,而小美女的双腿依然笔直的站着,弯着上半身紧抱着张总的腰支撑自己。

  『呵呵,轮到我品嚐小美女了……不过梁总射在小美女的屄了……幹……不管了,小美女太骚了……』

  小美女似乎慾求不满的转过身来蹲下对梁总说:「嗯……人家还想要……」梁总喘着气说:「唿……小美女……你让我喘口气……老张,来……满足我们的小美女!」

  张总毫不犹豫的走到小美女身后,把小美女翻过身来平躺在沙发上,提枪直接幹进小美女的嫩穴,只不过张总大概前戏刺激过头了,搞不到十下就缴械了!『幹!张总也直接射在小屄里了!幹! 』

  王总此时趴在小红身上完全停止动作:「餵!轮到我了吧?」

  梁总闭着双眼说:「小王,你不是在玩小红吗?」

  王总把上勾的兄恶鸡巴从小红被玩得通红的穴口抽出说:「那只是前戏,软软身而已,主戏当然是这年轻的小骚货。」

  梁总张开眼鄙视的看着王总说:「你?这小美女你就別碰了,幹,看你那鸡巴,倒是把小美女的小屄给操坏了,我们以后怎么玩?」

  『幹!这还是人话吗?为何你们两人操完我不能操? 』

  王总愠愠的说:「梁总,话不是这么说的,再说……」

  梁总不悦的说:「好了,別再说了,你就好好干你胯下的骚货就好了!」『你妈的!幹!操你妈的!你以为你职位高就可以决定如何玩女人?幹! 』王总皮笑肉不笑的说:「是的,梁总,知道了。別发脾气,大伙出来玩高兴就好。」

  梁总闭眼说:「嗯,这话说得真不错。」

  王总转头看着虚脱在沙发上的小红,一股怒气的直插小红被蹂躏成红色的小穴,不停地使劲抽插。

  『幹!姓樑的,你给我记住,有天你会被我搞下台的,到时候我操你全家!尤其是你16岁的女儿!幹! 』

  ~~~~~~~~~~~~~~~~~老杨~~~~~~~~~~~~~~~~『依音的身材真好……沒想到她还这么淫荡……好想来一炮。 』

  老杨不自觉的往依音的沙发方向走,刚走到桌子边时听到依音发爹的声音:「梁总……人家还想要嘛……你和张总好讨厌……弄得人家……讨厌……还想要啦……」

  『幹,依音还真骚啊! 』

  梁总淫笑着说:「小美人,你帮我重展雄风就让你爽上天!」

  依音从沙发上下来跪在梁总苍白的双腿中,握着梁总萎缩的阴茎,双眼望着梁总娇气的说:「梁总,你答应的哦,要让人家舒服哦!」

  梁总看着臣服于胯下的21岁美女,豪气的说:「我梁总说到做到!」『哼,现在说说,看你能不能勃起还是问题呢! 』

  依音看着梁总,温柔地张口含住梁总沾满爱液的包皮阴茎,左手轻轻的包住两粒下垂的睪丸。

  『哇……要是依音帮我这么做,我一定爽上天了! 』

  老杨此时站在依音背后伸手可触的距离,刚伸手想摸依音完美无瑕的背时就听到:「餵!这可轮不到你!」

  『啊? !谁啊?张总! 』

  张总叱责老杨:「小杨,这儿轮不到你,一边去!妈的,以为你是老几?」『幹……差点都忘了他们还在……沒事的……依音这么淫荡,总会有我的机会的! 』

  老杨像被皇上骂的太监不停地往后退,傻笑着说:「张总、梁总,真抱歉,只是看您们需要酒助兴沒。」

  老杨一直退到小红和王总身边,刚好王总刚发洩完,他躺在一边对老杨说:「餵,姓杨的,看在你还够上道,把公司的美女都带出来给我们玩,吶,这骚货给你玩玩吧!」

  『啊?真的假的? ! 』

  老杨谨慎的说:「王总,我怎么好意思打断您的雅緻。」

  王总沒耐心的说:「那小骚货他们说了算,这骚货我说了算!看你,要玩就现在玩,不玩拉倒!」

  『啊,好机会啊!沒想到还可以玩公司的大美女……唉……虽然还是沒有依音美。 』

  老杨狼狈的脱了裤子,把硬了一整晚的肉棒掏出来,毫无前戏的对准小红的阴穴就插进去了。

  『啊……不愧是公司美女啊……好嫩的屄……好湿润啊……咦……刚刚小红有叫我名字吗?我……我这样会不会不够义气啊……好爽……幹……管不了这么多了!爽……』

  ~~~~~~~~~~~~~~~~~张总~~~~~~~~~~~~~~~~『唿……唿……好累啊……岁月不饶人……要是年轻十岁,我还想多操操这小美女呢……』

  张总喘着气喝兑了雪碧的红酒,看着依音用修过的指甲轻轻的刮梁总阴囊的下部,刮得梁总双腿一抖一抖的,尽管如此,梁总的肉棒还是沒有明显的起色。依音将梁总包皮的肉棒握住,然后右手把包皮往下拉,露出梁总的龟头,然后伸出粉嫩的香舌绕着梁总的龟头打转。

  『啊……这招我深有体会,现在想起心里还酥酥的! 』

  梁总的肉棒终于有点起色,微微勃起,依音的右手握着半软的肉棒开始上下撸动,然后小嘴开始从肉棒和阴囊交匯处往下舔,等舔到阴囊根部的时候,梁总的肉棒明显的跳动了一下。

  依音似乎也感觉到右手中的反应,因为依音的嘴不停地在梁总阴囊底部来回地舔和吸吮。梁总闭着双眼把腿张开快成M字形,好让依音更方便地舔自己的阴囊。

  『幹!这小美女不会连屁眼也舔吧?还沒见过这么有气质的美女舔屁眼! 』依音的舌头不停在梁总阴囊的底部弹跳,有几次很接近屁眼,但偏偏就是沒接触梁总骯髒的屁眼!尽管如此,梁总还是被刺激得一柱擎天。

  依音感觉手中肉棒完全勃起后就离开梁总胯下,转过身来背对着梁总,握着硬起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蜜穴缓缓坐下,直到梁总的肉棒完全埋沒在自己的蜜洞中并发出满足的呻吟。

  『幹……梁总买的什么药,这么好用,把良家妇女都能变成荡妇!我倒是要好好问梁总这药哪儿买的! 』

  依音双腿合併坐在梁总的肉棒上,双手撑在梁总充满肥肉的腰部不停将自己的臀部上下襬动,梁总从半躺的姿势伸直双手紧紧握着依音上下波动的丰乳。这次梁总撑到依音胸口起了一潮晕红,小口微开,双手握着胸前梁总的手使劲地紧握自己的奶子,最后发出高潮的呻吟的同时才洩在依音阴道的深处。『幹他娘的,要不是我的命根子不争气的话,我马上再干这小淫货! 』~~~~~~~~~~~~~~~~~小红~~~~~~~~~~~~~~~~『什么时候了?已经到家了?我在哪里?谁在扶我? 』

  小红正被老杨扶着在自己家的小区里往家的方向走,小红迷惑的问说:「老杨,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

  老杨扶着小红说:「你忘了?上次你买新房,请我们大伙一起来过你家庆祝的。」

  小红虚弱的说:「哦……是的……」

  『我买新房时又请过老杨来吗? 』

  等老杨将小红送到小红家门口时,小红说:「老杨……今晚的事……」老杨马上说:「今晚不就唱歌、喝酒吗?还有啥事?」

  『姜还是老的辣……』

  小红迟疑的说:「哪……」

  老杨接口说:「你今晚喝多了,不过我觉得这案子我们拿下了,到时候不会忘了你的功劳的。」

  『哼,你以为老娘会为了你这么一点奖金就被你们几个臭男人玩一玩? 』小红开了门站在门里:「那……依音呢?」

  老杨站在门外:「她……她也喝多了,梁总把她送回去了。」

  『呵,最好他们几个禽兽把那婊子整得比我还惨! 』

  小红疲倦的笑了一下:「唉,小姑娘喝不了酒的。好了,我先休息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姓杨的,老娘这仇非报不可!你以为你这种下三漤可以这么对我? 』~~~~~~~~~~~~~~~~~大胖~~~~~~~~~~~~~~~~『呵呵,果然美女又被老闆搞定了!我这次眼福不小啊!老闆把白晃晃的奶子都掏出来给我看了! 』

  大胖正开着车往建国路上的一个小区行驶,大胖不停地看后视镜里深睡的半裸美女和坐在美女身旁的挺着大啤酒肚的中年男子。

  『呵呵,老闆把美女带下来的时候还穿着衬衫和黑裙子,才上车沒多久,老闆就把美女的衬衫釦子都解开了玩美女的奶子! 』

  老闆双手个托起一粒硕大的奶子对着大胖说:「大胖,你跟着我这么久了,你说,有见过这么好的奶子吗?」

  大胖看着后视镜说:「沒有。老闆真厉害,任何美女都搞得定!」

  老闆骄傲的说:「呵呵,那可不是。我跟你讲,这小美女只21岁,现在还在美国读大学!」

  大胖羡慕地说:「我还沒见过沒穿衣服的大学生……」

  老闆笑着把依音的上衣脱了,还把依音的裙子褪了,沈睡中的依音因为有点不舒服的「嗯」了一声。

  老闆把依音坐好在S500后座的中间,把依音双腿面对着前座打开成M字形,对大胖淫笑的说:「呵呵,给你看清楚,这就是21岁留学生全裸的样子。怎样,老闆还行吧?你看她屄里白白的可是我的子孙!哈哈哈哈。」

  大胖把车子缓慢下来,双眼盯着后视镜结巴的说:「幹……老闆……这……老闆您人太好了……我……幹……她……」

  老闆开怀大笑说:「好了好了,我跟你讲,这女的还是我们宝岛台湾来的!我还是第一次玩台湾货。她啊,讲话的时候就很爹,可是叫春的时候……噢……光声音就让人酥酥的真销魂啊!」

  『要是我也能来一炮多好……不……这是老闆的女人……別想了! 』

  老闆见大胖口水直流说不出话来,笑得更得意了:「好了,別看了,好好开车!我跟你讲,你好好跟着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老闆说完就把依音的衣服穿回去,然后让依音依旧绑着马尾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睡觉,唯一突兀的是依音的衬衫依旧敞开着,而梁总一只肥手不停地把玩依音毫无遮挡的奶子。

  『注意点!好好开车,別想了!好好开车! 』

  大胖就在开车和瞄后视镜的过程中来到地点了,到了以后,一脸睏倦的梁总说:「大胖,你把她送上去,我歇会儿。」

  『哇……中奖了!能扶美女上楼去,肯定能卡油! 』

  大胖精神抖擞的开了后门探进身,一手撑在美女腋下把美女拖出S500时老闆说:「她住X楼XXX室。还有,你想摸摸可以,但是別的別想了,送上去马上下来,听到沒?」

  『我想什么老闆都知道……小心,小心。 』

  大胖横着抱起美女说:「知道了,老闆,小的不会越界的,您放心!我马上下来!」

  『保安们,你看吧!呵呵,我抱着大美女!而且还是中空的大美女!呵呵,我知道你们都在看我!怎样,羡慕吧?想看美女的奶子吗?就是不给你们看!呵呵呵。 』

  大胖抱着美女到美女家门口时,从美女的小包里掏出钥匙开门进去,把美女放在床上,美女躺床上后似乎感觉窄裙很不舒服,双手不灵活的将裙子往下推。『美女穿着裙子不舒服?呵呵,美女,我可以帮你。呵呵。 』

  大胖双手把依音的裙子褪了,衬衫和高跟鞋也都脱了,剩下在床上躺着精雕细琢、年轻完美的女性胴体。

  大胖欣赏了一会,双手就不规矩的在这赤裸完美的娇躯上放肆地摸索,大胖胯下的大肉棒一下子挺起,当大胖贪婪的手探索着美女的黑森林时: 『幹,这湿湿的是老闆的子孙吗?幹!差点坏事了,好了好了,赶紧下去了,要不完了! 』~~~~~~~~~~~~~~~~~张总~~~~~~~~~~~~~~~~『今晚真过瘾……呵呵……还留下了那小钮的抹胸呢!可惜小丁给梁总拿走了,要不留一整套多美啊……这钮一定要多幹几次……不知能不能在梁总前把这个钮包下? 』

  ~~~~~~~~~~~~~~~~~王总~~~~~~~~~~~~~~~~『他妈的,今晚真不爽!就干了一个中上货,极品还沒嚐到!姓樑的,我记下了,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你的把柄!咱们走着瞧! 』

  ~~~~~~~~~~~~~~~~~老杨~~~~~~~~~~~~~~~~『唉……该怎么办啊?甜头嚐到了,可是……可是梁总说还要把小依音多带出来给他们玩……我……幹……怎么好啊? 』

  隔天老杨中午到公司对李总和大卫说一切顺利,X通基本上都答应了,大卫还很高兴的说他昨晚的白酒沒白喝,李总也兴高采烈的去找小红和依音说她们材料准备得很好。

  『完了……人事部说依音只剩下一週半就回国了,可是梁总说他们这两週要去上海和香港出差……说两週后把依音带出来签合约……我……我……』

  ~~~~~~~~~~~~~~~~~王康~~~~~~~~~~~~~~~~『公司最近两个月人事变动这么大? 』

  王康和同事们一起吃午餐,王康问说:「餵,听说老杨要走了?」

  行销部的同事说:「嗯,好像丢了项目,不过更重要的是听说他私底下从公司拿钱找女人。」

  销售部的同事跟着说:「对啊,听说他老婆都找到公司在前台大吵大鬧!」王康惊讶地说:「不会吧?这么严重。」

  销售部的同事说:「唉,可不是嘛,还不是从前台那听来的!」

  小红探头进来说:「你们在谈什么啊?小康,吃完找我,跟我讲你手上客户的状况。」

  小红走开后,行销部的同事说:「你们看,红姐都陞官了,现在管行销和销售部直接匯报给大卫了!」

  王康好奇地问:「李总去哪了?红姐是好老闆吗?」

  行销部的同事说:「李总变成什么渠道总监了。我跟你讲,红姐可是好老闆呢!听说几个月前我们那小工读生,依音,不是不舒服吗?红姐还让她提早结束实习回美国修养呢!」

  『看来红姐会是个好老闆。对了,依音这么回国了也不进公司和我们告別?真怀念她。 』

  ~~~~~~~~~~~~~~~~~老张~~~~~~~~~~~~~~~~『哟,运气真好!过了两週天天等待,终于又接到漂亮的台湾姑娘了! 』老张在建国路边上的一小区赶紧下车,从穿着运动裤和T恤的美女手中接过两大行李箱推到自己的小奥拓,由于小奥拓只装得下一件大行李,另一件大行李和小的拉桿箱都塞在后座上了。

  老张开车时不停地瞄着身旁戴着大太阳镜坐在前座开着窗吹风的美女。『人水穿什么都好看!瞧,穿个T卹奶子都还那么挺……咦……那是……不会吧……这姑娘沒穿抹胸? 』

  老张不停地看美女随着唿吸起伏的胸部。

  『错不了!那肯定是奶头!我靠!现在的年轻人真开放,不穿抹胸就出门。哇靠!那这姑娘的奶子岂不是天生就挺?沒穿抹胸还这么挺!靠! 』

  老张一边偷瞄一边搭闲话:「姑娘,你这次去机场是回国吗?」

  美女望着窗外机场高速的景色,幽幽的回答:「嗯,回美国了。」

  『看来美女今天心情不好……』

  老张接着问:「那你觉得北京好玩吗?」

  美女依旧望着窗外机场高速的景色,不过这次沒回答。

  到了机场二号航站楼后,老张帮美女把行李都拿下,正要找零钱时,听到美女优美的声音:「师傅,不用找了,谢谢您帮我拿行李。」

  老杨低着头说:「不行,不行,这怎么可以呢!」

  等老杨找好钱擡头时,美女已经推着箱子要进机场的门了,老杨就拿着零钱目送眼前美女半弯腰、翘着屁股推着行李消失在门后。

  『他妈的,美女就是美??女,看那屁股,她要是沒穿抹胸的话,不知她有沒有穿内裤呢?她那裤子那么贴身都沒看到内裤印子……幹! 』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2.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