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樱花

  大坂的春天是个令人陶醉的地方!

  樱花绚烂,奇香悠然!这是大坂给人的第一印象!其实,就连日本人也很难说出樱花的种目,但他们却可以享受这上天对他们的格外眷顾!

  每年的四月正是樱花香气最?之浓郁的季节,也是大坂樱花公园最?繁忙的季节,人潮川流不息,喘息抵荡,人们争先恐后地享受这世间少有的美景!

  这裏亭台楼宇掩映在团团的樱花丛后,不时地花枝跟随春风轻摆,顶部的红色屋嵴害羞地若隐若现,花丛间曲径幽长,清水澈澈潺潺,偶尔花瓣垂落,浮在水面上好似叶叶轻舟,淡香四溢,随着磙磙溪潮,飘向远处的丛冢。

  远眺两边的山坡,一树树绚烂的樱花,争先恐后地竞相开放,恰是朵朵绯红的云朵,飘在山尖,疾步走近观看,感觉香气迎面袭来,花瓣含笑羞婉,花梗细长摆垂,象一盏盏红色的灯笼,红中透着粉白,密密地挤满枝头,分外俏佻、妖娆,惹人怜爱!

  对于大宇来说现在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那美丽景色依然盘旋于眉间,因?他不仅仅被那美丽景色而倾倒,同时,也是因?那段苦辣酸甜的回忆!

  ************

  大宇来到日本已经两年了,从仙台到大坂,这段求学之路走起来很是艰难,?了来日本学习,他花掉了所有积蓄,甚至连国内的一所祖屋都卖掉了。可以说他一来到日本就后悔了,这个弹丸之地,完全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除去历史问题,人情冷漠,压力巨大,物质缺乏,物价高的吓人,而最让他感觉难以接受的就是日本人的性文化。

  一天晚上,大宇睡不着觉,起来想在院子裏边走走,这的确是个好主意,欣赏着月色,感受樱花的芬芳,很是恬静,安详。

  大宇顺着石闆道很是悠閑地向后院走去,不知不觉来到了后边的一排厢房的前边,大宇一看这是房东佐藤太太的住宅,他急忙转身回去,因?房东佐藤太太告诉过他,不让他到后边的院子,这个佐藤太太有点傲慢,所以大宇除了交房租外,平时也很少和他打交道。

  当他转身的一剎那,忽然听见房间裏边传来女人呻吟的叫声,时断时续,但在这寂静的夜裏听来很是清晰。

  大宇出于好奇,悄悄地来到厢房窗前,透过半开的窗户向裏观看,她很是惊讶,床上一对赤条条的身体缠绵在床上,他定睛观瞧,女人正是房东佐藤太太,男人正是他儿子宫本。

  佐藤太太高高翘起肥大的屁股狗一般趴在床上,宫本站在地上,双手扶着母亲的肥臀,用他的鸡巴雨点般向自己母亲的后尻疯狂插入,可能怕別人听到,佐藤太太嘴裏叼着一条毛巾,闭着眼睛很是享受地呻吟着!

  看来这母子二人已经交战很久,四月的天气很是凉爽,可二人此时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但宫本好像兴緻正浓,毫无倦战的感觉,已经生勐如虎,身体发力,阳具疯狂地进进出出,佐藤太太可能是年纪关系,多少有点体力不支,撑着身体的胳膊有点微微发颤,嘴裏一边呻吟,一边不住地向儿子告饶,在儿子的抽插下,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大宇看得很出神,倒不是被眼前的景像所吸引,而是他心裏感觉很是好奇,日本人难道真的可以真的连这种道德上的廉耻都可以抛下吗?对这种乱伦的行?大宇心裏感觉很是別扭,他越来越对日本人在这种性爱的开放上感到不可思议!

  大宇一边看着,脑子裏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来了一个人,由于大宇很是全神贯注,完全沒有意识到,此人,来到大宇身后,先向屋裏看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头看看凝神的大宇,此人身体一震,在大宇的头上狠狠地打了一下!

  这一突如其来的袭击,把大宇吓得魂飞魄散,大宇急忙转过身来一看,身后站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身材高挑,齿白唇红,身着白色半透的睡衣,正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大宇一看是杏子,吓了一跳,有些窘迫,表情很是不自然地向杏子笑了笑,尴尬的笑容更增加了不安的感觉!

  杏子当然很是清楚大宇在看什么,她一把把大宇拉起来,向前院拖去,走过石闆路,穿过月亮门,来到前院的花池边上,松开大宇!

  杏子转身看着大宇,口气很是严厉地对大宇说:「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很是不道德?」

  大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很想知道到底在日本人嘴裏的道德指的是什么?

  大宇刚要辩解,话语在嘴边被杏子挡了回去,杏子接着说:「你的行?很是让我失望,偷看別人性生活很是对人的不尊敬,真的沒想到,你半夜不睡觉就是来后院看人家过性生活?」

  大宇此时感觉不能不说话了,说道:「杏子,我不是有心的,只是晚上睡不着觉到后院转转,沒想到,沒想到看到了……」

  大宇剩下的话沒有说下去,杏子知道了他想说什么,说:「那你也不该偷看人家隐私呀,这很不尊重人呀。」

  大宇说:「我只是好奇,真的沒想到母子可以……」

  杏子有点着急了,一拳打在大宇的身上,怒睁杏眼,生气地说:「別说啦!求你別说了!」

  看着杏子焦急的表情,大宇不再说话了,其实在大宇心中杏子是个很漂亮单纯的女孩子,虽然大宇多少有点对日本女人有点排斥,当他来刚到日本的时候,他曾经暗自发誓决不在日本找女朋友,可以说在仙台上学的时候,有很多日本的女孩子对大宇投怀送抱,但是都被大宇一一拒绝,因?他觉得母亲绝对不会允许他找个日本媳妇。

  但当她遇见杏子的以后,好像在他心裏这种想法逐渐在减退,甚至有时候自己安慰自己,像杏子这么漂亮、温柔、贤惠的女孩子,妈妈一定会喜欢的!但他却只是在心裏默默地保存着这份感情,并沒有向杏子来表白,也沒有机会向杏子表白,因?他感觉佐藤太太一定不会同意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中国的这个穷小子,她很是势力,她希望用女儿杏子?她吊个金龟婿,这样她就不用每天都起早贪黑地经营着杂货店了!

  两个人的谈话陷入僵局,大宇看着杏子不安的样子心裏很不是滋味,他头脑飞快地旋转着,想马上找个借口打开尴尬的局面!

  他低着头对杏子说:「杏子,明天晚上你有时间吗?」

  杏子竖着眉毛盯着大宇问道:「怎么?你有事情吗?」

  大宇怀着忐忑的心情喃喃地说道:「嗯,我来日本这么久,我还沒好好观赏过樱花呢,我又不认识別人,希望你当向导,陪我去看樱花!」

  杏子的神情舒缓了一下,而马上又紧绷了起来,说:「怎么,这是约女孩子吗?一点诚意也沒有。」

  「不是呀,我,我很是诚意的,但,但是我总怕你拒绝我!」大宇结结巴巴地说道!

  杏子看了眼大宇的神情,一脸怒气地转身走去,望着杏子的背影大宇很是失望,可以说女人心海底针,他始终不明白?什么杏子总是对他忽冷忽热,他真是琢磨不透!

  忽然,杏子放慢了脚步,回过头来,看了大宇一眼,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明天下午五点,樱花公园门口不见不散!」

  说完,迈着轻盈的步伐向后院走去!

  大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内心无比兴奋,在原地转了几圈,高兴地向自己房间走去。

  ************

  今天的天气特別的好,天空湛蓝,万裏无云,柔和的春风时时拂面,感觉很是轻松惬意!

  大宇很早就来到了樱花公园,由于樱花节刚刚过去,公园裏边人不是很多,偶尔有男女情侣携手走过,大宇很是羡慕地看着他们,感受他们的甜蜜,同时期待自己心中的女孩早点到来!

  杏子来的很是准时,可以看出杏子今年也经过精心的打扮,下身白色裙子随着春风飘摆,上身的紧身衣服把胸部体现得很是诱人。看着心爱的人款款走来,大宇心裏很是甜美,但是越发紧张得透不过起来!

  「对不起,我迟到了。」杏子向大宇行了个标准的日本礼。

  大宇急忙跑过去扶起杏子,虽然大宇对日本这个国家好感不多,但是在礼节和文明上很是惊讶,这个小小岛国竟然可以把这些做得近乎于完美!

  「沒有,杏子太客气了!」大宇忙说。「走吧,趁着今天人不多,我们赶紧进去吧!」

  说完二人走进了「樱花公园」,一踏入公园,真的放佛进入了仙境一般,公园面积很大,据说这裏有着樱花98%的种类,在日本是种类最多的公园之一,虽然杏子以前来过公园,但是不论什么时候来看樱花,它都是那么的美丽,很快杏子化成一只伶俐的蝴蝶般穿梭在花丛间。

  当然,大宇紧随杏子的身后,生怕一撒手就飞了似的,看着这个可爱的女孩如此快乐,他心生爱抚的感情,真的想把她抓在手中,揽在怀裏,生怕她受到点滴伤害。二人互相打鬧嬉戏,享受着美景和芬芳,在这甜美的气氛中渲染爱的气氛,慢慢地两人手拉着手,动作变得暧昧,这种感觉是甜蜜的,甜蜜的笑容爬满他们的脸上,他们完全享受其中,可不知道可怕的梦正一步步向他们走近!

  不知不觉,两人绕到了后山,不可否定,后山的风景更是优美,但人很少,二人觉得有些疲倦,坐在路边的石凳上,休息一会,一会想在去前边玩会,就出去吃饭!

  这是从左边的小路上来了两个人,他们看了大宇和杏子一眼,不停地交头接耳,眼裏放着贼光,大宇直觉告诉自己,此二人绝对不是善类,他急忙拉起杏子转身就走!

  杏子完全沒有意识到大宇的想法,她甩开大宇的手,慵懒地又回到座位上,说:「幹什么呀,在坐一会儿吧,我还沒休息过来呢!」

  此时,那二人已经来到大宇和杏子的面前,矮胖子看一眼大宇,很是客气地说:「打扰了,请问下去公园正门向哪边走?」

  杏子站起来,向左边的那个路口指去,说:「那个就是了!」

  话刚说完,边上的那个高个子,从身后迅速掏出一个手帕捂在杏子的嘴上,杏子感觉一股好浓的药水味道,之后失去了直觉!

  还沒等大宇反应过神儿来,矮胖子一拳打在大宇的脸上,一下子把大宇打倒在地,大宇直觉的眼前金星乱闪,接着在后脑又被人重重一拳,失去了直觉!

  大宇迷迷煳煳地醒了过来,看下四周,不知道身在何处,自己被绳子绑着,身上很疼,却?不起头来,隐隐约约听到好像是杏子的声音:「你们要幹什么,再不放了我们,我就喊救命啦。」

  高个子接着说道:「你敢喊,你要喊,我就把屋裏的那个小子给杀了,看得出你俩是情侣,那我就让你们在黄泉路上见吧。」

  「不要呀,你们別伤害他。」

  「呵呵,那你就得按照我们说得办。」

  「你们想怎样?」

  「傻丫头,还用问吗,当然是你让我们兄弟舒服舒服啦。」

  「呸,做梦吧!」

  「好,那我就去杀了那个小子!」

  说完高个子,拿着刀向大宇走了过去。

  大宇明白了身处的境地,大声喊着:「杏子,不要呀,我甯可死,也不让这两个畜生伤害你。」

  爱胖子骂着说道:「妈的,杀了他!」

  高个子来到大宇身边,拿着刀向大宇笑了笑说:「好,我就送你回家。」

  说完,准备向大宇的胸口扎去。

  「不要呀,不要呀,我答应你们。」杏子对两个男人喊着。

  大宇拼命地挣脱身体,嘴裏骂着:「杀了我吧,你们这两个王八蛋。」

  高个子看了一眼杏子,接着用刀柄在大宇后脑又是一击……

  两个男人来到杏子的身边笑了笑,说:「我答应你!」

  说着,把杏子身上的绳子解开,马上两个男人露出了兇残的本性,四只大手在杏子的身上的疯狂乱抓,杏子大声地骂着,手脚胡乱地踢着,但是无济于事,矮胖子把她的腿死死按住,望着杏子雪白的大腿,不禁口水直流,大笑着说道:「哈哈,好白呀,我们今天要尝尝野味呀!」

  二人贪婪地欣赏眼前的尤物,高个子把杏子的双手死死地扣在地上,馀出右手,一下子把杏子的紧身衣服撕开,露出粉色的胸罩和白白的小腹,由于杏子很是激动,丰满的胸脯上下跳动,看得二人目瞪口呆。

  矮胖子不停地摸着自己的下身,感觉好像是已经受不了了,矮胖子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很快地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那根坚硬无比的鸡巴,青筋暴涨,面目狰狞,粗大的龟头露着兇光,鸡巴又长又粗,矮个子很是欣赏自己的鸡巴,他提着自己的鸡巴蹲在杏子的面前。

  杏子哪裏受到这种羞辱,拼命地挣扎着,可是无济于事,矮胖子把鸡巴凑到杏子的嘴边,手托起嘴巴,一下子把鸡巴伸进杏子的嘴裏,杏子拼命地摇着脑袋把鸡巴吐了出来,矮胖子有点恼火了,上去一巴掌打在杏子的脸上,从地上捡起匕首,在杏子眼前晃了晃,又指指躺在地上的大宇,这下还真管用,杏子安静了许多,矮胖子一边嘴裏骂着,一边再次把鸡巴伸进杏子的嘴裏。

  由于矮胖子鸡巴又粗又长,含起来很是辛苦,矮胖子挺着身子,一下下把鸡巴狠狠地插向杏子的喉咙,杏子被插得幹呕起来,大量的唾液从嘴裏流了出来。

  矮胖子很是高兴,双手扶住杏子的脑袋,弓起身体,频率加快,疯狂在杏子嘴裏抽插,杏子表情很是痛苦,皱着眉头,忍受这种折磨!

  高个子也沒閑着,现在也是性欲高涨,双手用力掐着杏子的乳房,本来丰满高挺的乳房被抓得变了形状,好像眼看就要爆炸似的,高个子觉得不过瘾,一把把杏子的乳罩拉掉,一对白嫩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高个子对眼前的景色给迷住了,他吞了吞口水,手马上爬上杏子的胸前,在这对雪白的奶子上疯狂地发洩自己的欲望!

  矮胖子现在正是沖刺阶段,速度更快,力量更大了,忽然一股浓精从下体的鸡巴喷出,矮胖子一下子把鸡巴伸进杏子的口腔深处,精液一下子向杏子的喉眼儿流去,原本杏子狭小的口腔已经被鸡巴涨得满满的,再加上这大量的精液,她真的有点吃不消了,精液掺着唾液从嘴角不断流出,滴到了白白的胸口之上!

  射完的矮胖子好似有些疲倦,拔出软塌的鸡巴一下子坐在地上,高个子看了他一眼,笑着说:「该我的了!」

  说着,高个子站起身来,一下子把杏子的裙子脱了下来,修长的美腿盡显眼前。特別是那美丽的迷人地带,很是令人神往,白色的半透明蕾丝内裤紧紧抱裹着阴阜,隐隐约约看到微微卷起的绒毛,当最后一件遮羞的东西被除掉的时候,一具光洁的美体显露在两个色鬼的眼前,两个男人不禁地咽着口水。

  高个子男人真的是有点难以控制了,他站起身来,迅速褪掉自己的裤子,又是一根巨大的鸡巴崩了出来,面露兇光,好像一根长枪,緻高气昂地在裆前不断地跳动着,高个子男人急不可耐地把杏子的双腿打开,粉红的桃花源处显露在面前。

  杏子当然明白高个子男人想幹什么,她不顾一切地挣扎,拼命地唿喊,身后的矮个子男人急忙用大手捂住杏子的嘴,高个子无暇顾忌许多,提着鸡巴对准杏子的肉缝,在外边的阴唇处不断摩擦,由于沒有润滑,桃源处很是幹涩,高个子男人向龟头上吐了几口唾液,双手抵住龟头,扒开阴唇,身体用力向肉缝裏边插去!

  高个子的鸡巴不差于矮胖子的,粗大的龟头在沒有润滑的情况下,强硬地进入肉缝,巨大的痛苦充斥着杏子的身体,杏子只感觉莫名的剧痛从下体慢慢地传遍全身,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这样一来更加激发高个子的欲望,淫笑着,身体更加用力,眼看着磙圆的龟头一点点沒入杏子的肉缝中,忽然高个子身体勐地一用力,鸡巴一下在插到根部。

  杏子表情痛苦地「啊」地一声大叫出来,此时她已经疼得浑身大汗淋漓,高个子双手扶住杏子的胯部,身体一挺,一下,两下,三下……发力勐插,每一下都撞到花心,把粗大的鸡巴完全沒入杏子的身体,慢慢地高个子感觉杏子的阴道内逐渐润滑起来,高个子感觉很是有成就感,他鼓了鼓气,逐渐加快频率,一下下进进出出。

  杏子现在脑袋裏边一片空白,眼看着自己身体別这两个畜生强行占有,自己的双腿被高个子左右摆开,自己的小穴被高个子的鸡巴进进出出,自己的双乳被矮胖子抓得变了形状……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大的屈辱,但是她不能控制住自己生理的感受,肉缝内壁的软肉被粗糙坚硬的鸡巴进出摩擦?生的快感,不断从下体升腾,原本刺痛的感觉被一种说不出的快感所代替,杏子不知不觉地扭动身体,轻轻哼唱起来!

  高个子男人好像感觉到了自己的战果,看着杏子陶醉的样子,他兴奋地咽着口水,很是享受杏子阴道给他带来的快感,又好像陶醉于这个体态娇美的少女的身体,杏子身体被高个子男人撞得前后摆动。

  此时,矮个子也恢复了精神,他再次把鸡巴塞进杏子的嘴裏,边插边说道:「別只享受,?我也服务服务!」

  说着,身体上下起伏,粗大的鸡巴不断地攻击杏子的口腔,杏子在矮胖子鸡巴的攻击下,不断作呕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远处走来了个公园的管理人员,是个中年男子,他手裏拿个铁锹,在给每棵树木盖土,忽然间看到这边的情景,马上明白发生的事情,他举起铁锹大喊一声:「喂,你们幹什么,胆子太大啦,竟敢幹这种事情!」

  高个和矮胖子知道被人发现了,顾不上羞耻,抓起边上的裤子,抱起来就向公园外边跑去,中年男子追了数十步,一看已经无济于事,就放弃追赶,转身来到杏子身边!

  「你还好吗?」中年男子扶起狼狈的杏子!

  杏子已经知道眼前发生的事情,急忙拿起衣服挡在胸前,低着头对中年男子说:「先生谢谢你了。」

  「唉,沒关系。」中年男子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大宇,说:「那位先生是你什么人呀,他怎么了?」

  「他是我朋友,他被那两个人打昏了,请先生去把它叫醒吧。」

  当杏子说话的时候,中年男子眼睛不住地在杏子身上搜寻着,当听到说大宇昏迷后,中年男子很是警觉地向四周看看,然后对杏子说:「着什么急呀,刚才你好像还沒爽够吧,那也不介意让我来了!」

  说着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铁?,一把把杏子挡在胸前的衣服抓掉,狠狠地扔到远处,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

  杏子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惊呆了,一时间愣住了,当他清醒的时候已经被中年男子压在身下,杏子拼命反抗,大声叫喊,她现在已经发狂!但在这个中年男子强有力的身体下,显然无济于事!

  中年男子发狂似的在杏子身上噬啃,好似饥饿到了极点,忽然得到一鲜嫩的美肉一样,不多时,杏子的胸前已经沟壑万千,一道道齿印。

  「哈哈,沒想到今天能让我碰到这么鲜美的野味,我一定要好好试试呀,来吧!」中年男子说完,手扶着鸡巴,就要向杏子身体裏进入……

  忽然,中年男人感觉头上被重重一击,他立刻被掀翻在地!

  本来杏子已经心如止水,她看事情又有变化,根本沒抱着什么希望,可她仔细一看,原来是大宇,大宇虽然手被绑着,但双腿自由,这一脚正好踢在中年男子的头上。

  大宇对杏子说:「快,把我手解开!」

  杏子如梦初醒,现在也不顾羞耻了,急忙起身,?大宇解绑着双手的绳子!

  此时,中年男子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由于被大宇这脚踢得很重,他多少头有点晕,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一眼看到眼前的大宇和杏子,他把满腔怒火喷泻在大宇身上,站起身来,向大宇扑来,连同杏子一齐扑到在地,中年男子双手死死掐住大宇的脖子,大骂道:「你敢坏我的好事,我要你的命……」

  中年男子力气很大,不多时大宇就招架不住了,眼睛上翻,四肢抽搐起来!

  杏子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当他看到大宇马上就被中年男子掐死的时候,她集聚在内心的愤怒爆发了,她一眼看到躺在地上的铁?,她急忙站起身来,拿起铁?,大声喊着:「你这畜生,我杀了你……」

  一道寒光,锋利的铁?划过中年男子的颈部,一道鲜血从腔中喷出,立刻杏子成了血人,她仍然沒有停手,举起铁?,雨点般落在中年男子的身上……

  ************

  这仍然是个樱花绚烂的季节,大宇穿上新买的西装,手裏捧着鲜花,站在监狱的门口!

  不多时,大门打开,一个面容略发憔悴的少女从门裏出来!

  大宇迫不及待地跑了过来,把鲜花举到胸前,激动地说:「杏子!」

  四目相对,许久沒有说话!忽然,两人紧紧抱在一起!

  杏子的泪水婆娑落下,轻声地说道:「带我走吧,离开这个罪恶的地方,回你的家乡中国吧!」

  大宇坚定地点点头!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2.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