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掉包惹祸殃

秀云和秀霞是一对孪生姐妹,不论样貌或性情都一模一样,而且连声音和说话的语调也没有半点的分别,甚至连看着她们长大的母亲也区分不出来谁是姐、谁是妹来。她们姐妹俩可是一对天生的美人胚子,长到十八岁,已经出落得如花似玉,不但五官端庄秀美,而且皮肤白嫩无比,那傲人的身材和水灵灵的大眼睛,更加夺人魂魄,使不知多少男孩子对这绝代双骄都为之垂涎欲滴。长到21岁后,追求她俩的人越来越多,不过既然她们有这样的优越条件,自然对形形色色的男孩子是不会看得上眼的。后来,大姐秀云经亲戚牵线搭桥认识了陈立新。这陈立新大专文化,是一间大公司的部门小经理,家境虽不是很富裕,但也属小康之家,年前已经购置了一间新房子准备成家,但暂时还跟父母住在一起。当立新和秀云第一次相见时,大家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立即就擦出火花。经过一来二往,秀云看到他高大帅气,人品也不错,各方面的条件也相当,很快就谈起恋爱来。一个星期六,秀云又去看望他。照例,他们在街上逛了一会儿又到那新居幽会去了。虽然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但由于秀云为人正派且较为保守,立新也很尊重她,所以两人最高的境界也一直只发展到拥抱接吻的阶段。有时虽然大家都玩得激情勃发,立新也曾多次尝试过进一步的举动,可是都在她的婉拒下而不敢造次。这一天,正当秀云准备告辞回家时,突然天昏地暗,接着就风雨交加,一直到天快黑了还没有停下来。眼看回不了家了,秀云觉得很是郁闷。“看来你别想能回去了,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反正床舖是齐全的。”立新安慰她说。“我怎敢一个人睡一间屋子啊?太吓人了。”“有我陪着你呀!”“想得美!谁跟你一起睡啊!”“别想坏好吗?你睡房间,我当‘厅长’不就行了。要不,你把房门关严了再睡。”秀云听了,不禁嘻哈大笑起来。也该医一下肚子了。立新给附近的一间茶餐厅打电话叫来了外卖,两盒烤鹅腿饭就成了他们一顿丰盛的晚餐。他们各自简单的洗过澡后,就并坐在长沙发上看电视。后来立新以节目不好看为由,提议看影碟,于是在抽屉底里翻出了一盘影碟来。岂料,影剧一开始就出现了激情的画面,再看下去就是活生生的做爱场面。秀云是从来也没看过A片的,不觉看得脸上红晕骤起,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立新不时斜眼留意着她的反应,但还是一直保持着沉默。当看到女主角高潮到来,那种如醉如狂的画面时,秀云再也看不下去了,可能恐怕自己失态,便红着脸一闪身跑到洗手间去了。当秀云再次出来时,画面已转换成女上男下的性交姿势,只见那女的非常享受地扭动身躯,两人合体处像活塞般在上下不停地套弄着。不久,那女的高潮又来了,发出了咆哮般似的淫叫。立新偷偷看秀云的表情,看见她已是紧张得就像自己成了那画中人似的,于是轻轻地拉过她的手来,想不到她竟肉紧得死死抓住立新的手,而且随着画面的激烈程度而越握越用劲。立新眼看时机来了,于是把她紧紧地搂入怀里,随即伸手探进她的衣衫,轻轻地抚弄起她那丰满的乳房来。起初秀云还连忙用手护在胸前,但当感到难以阻挡时就不再反抗了。这时,她那早已硬起来的乳头,通过立新手指的撩拨所带来的要命的刺激,使她为之春情勃发,嘴里不自觉地发出了轻轻的娇吟。这时,电视的画面上已经开始了另一出做爱的场面,只见那双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在激烈地互相调情。在这气氛中,秀云真的动情了,立新便拉着她的手按到了自己撑起的帐篷上,当她的纤手一接触到硬梆梆的肉棒时,就急忙往回缩,但立新却用力地按着它。这时画面上那女的正在套弄着男方雄赳赳的阴茎,她看着看着居然失控了,竟然把立新那硬梆梆的阴茎紧紧地握在手里,而且越握越紧,立新便抓紧机会,连忙拉开裤炼,把她的玉手送进了裤子里去。肌肤相触,羞得她把脸埋在立新的胸前,好像要找个洞钻进去似的。这一关通过了,立新意识到可以有进一步的举动了,于是悄悄地把手探进了她的裙子里,挑开内裤,一下子整个阴户就在他的掌握之中。当秀云发觉后便立即把这咸猪手逮住,但这无力的抗拒只是装装样子罢了。这时立新发现她的阴户已经湿得一塌煳涂,就用手指去揉弄她那高度敏感的阴蒂,直让她失态地为之娇喘连连,少女的矜持已在声声的浪叫中烟消云散了。“不要啊!不行啊!不是说好到了洞房之夜才给你的吗?”秀云虽然有气无力的喊叫着,可是她的手却把阴茎越握越紧。此时已是欲火焚身的立新,没有理会她的抗议,只是用火热的双唇封住了她的小嘴。这时,萤屏里的女主角在男人发狂的抽插中又迎来了另一波的高潮,凄厉的淫叫声更加激发起两人的欲望,当立新动手去脱她的衣服时,她先是半推半就,后来竟扭动身体配合起来。只剩下内衣裤的秀云闭着眼睛,羞答答地蜷缩在立新的怀里,更显得可爱动人。那雪白粉嫩的肌肤,那隆起的双乳和醉人的乳沟,那白玉般的双臂,那高翘的美臀,那白晢而修长的美腿,是何等的诱人。立新一边亲吻着她的颈项,一边悄悄地解开她胸罩的背扣,当她的胸围脱去后,两个雪白而坚挺的乳球就完全暴露在面前。那粉红色的乳晕衬托着樱桃般的乳头已经明显地变硬隆起,立新就如饿狼般的把它叼入嘴里,时而吮吸,时而用舌尖挑弄,在这要命的刺激下,秀云实在无法忍受了,禁不住为之浪声连连。眼看时机已经成熟,立新便把她抱进了睡房,轻轻的放在床上,随即以极速的动作把自己的所有衣服剥下。回头一看,秀云已经拉过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着,只露出个头来,立新连忙躺下,隔着被子压到她的身上,跟她狂热地亲吻起来。在这样的氛围下,任凭你是个铁人也无可抗拒的,后来被子终于被掀开了,立新随手剥下她身上仅剩的内裤,两条肉虫就搂在了一起。秀云一直羞得闭上眼睛,任凭立新在她身上胡为,当看到她不断扭动身体,发出阵阵娇啼时,立新知道她已到了非常难受的地步了,于是手提钢枪,在她的阴门捣弄了一会后,就对准穴门轻插进去。当正要继续挺进时,她便痛得失声大叫起来,立新便立即停止了动作,俯伏到她的胸前,一边用手揉弄她的乳房,一边深深地吻着她,以缓和她的紧张情绪。一会,立新便出其不意地借着爱液的润滑,把肉棍儿用力向里一挺,便顺利地没入到了那桃源圣地去。顿时,痛得秀云“哇”的一声几乎休克了过去,吓得立新连忙停止了任何动作,紧紧搂抱着她。少顷,那钻到里面的肉虫就不再规矩了,开始轻轻的来回滑动起来,不久,频率和力度都在逐渐加码,只见秀云不但不再唿痛,而且流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于是立新来劲了,在她越来越放肆的浪叫声中疯狂地抽出起来,最后,在龟头觉得一阵阵酸麻的紧急时刻,理智地拔出阴茎,把一股浓浓的浆液喷射到她的肚皮上去。待双方高潮的余韵逐渐消退后,秀云开始发难了,她举起拳头狠命地捶打着立新的胸膛,娇喘着说:“你好坏啊!不是说好到了洞房之夜才给你的吗?你怎么就欺负起我来了!”“是我不好!不过刚才在电视画面的刺激下,哪怕是神仙也不会无动于衷的呀!你不是也动情了吗?再说,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有到了洞房之夜才交欢的么?”“女孩子的贞操一生人就只有一次,你一时性起就把我糟蹋了,你不觉得太可惜吗?”说着,眼眶充满了泪水。“别这么傻了,人生总是要过这一关的。要不,我们马上就结婚吧!”在立新的好言安慰下,秀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了,还俏皮的问立新:“刚才为什么把你那些东西射到我的肚皮上?”“这还用问,我是怕你怀孕啊!”“这点常识也不懂,我的经期刚完,那是最佳的安全期!”“你怎么不早说啊?太可惜了。我得补上一课才行,让你尝尝那种滋味!”说完,又进入了更忘情的缠绵之中……这一夜,他们总算过起万般恩爱的夫妻生活来了。经历了这一次,两人的感情迅速升华了。自始,秀云到来幽会更加频密了,甚至过夜的机会越来越多,几乎是过起同居生活来。立新的父母是知情的,不久在父母的敦促下,两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两口子婚后的二人世界是过得相当甜蜜的。过了不到一年,经立新介绍,撮合了他的小姨字秀霞和一个叫马良的婚姻。这马良是工厂的技术员,父亲是这个厂的厂长,不但家境很好,而且马良长得高大威勐、样貌挺帅,人品也好,是多少女孩子所仰慕和追逐的对象,不过始终没有一个能俘虏他,可是当与秀霞一见面,就立即擦出了火花来。立新这个媒人是无意中当上的。因为马良是立新的好朋友,时常到他家去串门,每次看到秀云都是目不转睛的,看得秀云也不好意思起来。有一次,当着秀云的面,对立新称赞他老婆的漂亮,说如果他能讨上这么漂亮的老婆就不枉此生了。这无意的一句话,立新听了不禁灵机一动,连忙说:“那就给你介绍一个翻版的秀云吧!”如此,就轻易地给秀霞牵上了这条红线。马良跟秀霞也可谓是天生一对,相识不久,就如胶似漆的拍起拖来。马良也早就买了新房子筑巢引凤的了,所以他们也同样有着方便幽会的地方。这秀霞的性情跟姐姐是一个模样的,所以拍拖几个月来,都只是发展到拥抱接吻的阶段,任凭马良耍弄什么手段,也无法诱惑她再前进一步,所以马良打趣地称唿她为出色的“消防队员”,说他的欲火轻易就能给她扑灭了。一次,马良偕同秀霞到一个旅游热点去渡假,由于班车在半路上遇上山体滑坡须绕道而行,所以到达目的地时已是黄昏时候,走了几间旅舍都已客满,好不容易在偏远处找到一家民居客房,但就只有一个可出租的房间,看过环境也不亚于四星宾馆,于是就将就着租了下来。可是房间里就只有一张大床,秀霞想到不得不同床而睡了,感到十分尴尬。马良看出了她满脸为难的样子,于是安慰她说:“今晚你就睡到床上,我在椅子上打个盹就成,必要时睡地板也可以。”秀霞听后虽不作声,但依然满脸为难。他们到外面找地方吃过晚饭后,也无心欣赏野外的晚景和寻找娱乐的去处,于是径直回到了客房里。年轻人最怕的就是在晚上寂寞无聊,看电视也没有什么好看的节目,于是秀霞就拿出手机来玩电子游戏打发时间,多轮比赛的结果,秀霞凭借玩惯了的优势,总是多赢了许多。秀霞洗过澡后,穿上一套包装得严严实实的睡衣,往床上一滚,随手拉过被子就要睡觉了。可怜那马良洗过澡后却感到“无地自容”,只好靠在椅子上小憩一会再算。不过他心底里就不相信秀霞会如此无情地冷落他,无非是一时放不下一个少女天赋的矜持而装模作样罢了。过不了十分钟,马良突然连续打起了喷嚏来,秀霞连忙跃起身下地,把两个人的全部外衣盖到了马良的身上,但背着马良却在暗暗地偷笑起来,聪明的她早就判断出他不过是在装可怜博同情而已。当她回到床上才躺下,那边又传来不断的喷嚏声。秀霞明知他是在使计,但也难免产生恻隐之心,于是说:“漫漫长夜你在那怎么过啊,睡到这里来吧!”“那不好意思的,我这就成了。你睡吧,不要管我。”“你不到床上睡是你提出的,着凉了不要怨我才好。”“……”“别使性子了,过来吧!”当马良像个赌气的孩子般坐在床沿时,秀霞就拿起另一个枕头,从床头挪到床尾去。很明显,意思就是要两人反方向的睡了。马良只好顺从地倒头睡下,秀霞便举脚挑起被子,盖到马良的身上,随即把床头灯关了。过了许久,其实大家都没有睡着,马良在被窝里有意无意地搔秀霞的脚底,痒得她把脚一蹬,然后顺势用脚趾去搔马良的胳肢窝,马良一翻身把她的玉腿压住,随即爬起来全身压到她的身上去,并往她的敏感部位搔个不停,直至她求饶了才肯甘休,不过这时马良已不失时机地把火热的双唇凑到她的嘴上,狂热地亲吻起来。当大家都喘不过气来时马良才松脱了,可是却仰起身来,用双手按向她的乳房,有韵律地揉搓起来。秀霞急忙把他的手抓住,可是却因为感到全身酥麻,很快就无力抵抗了。这时,马良下身的那话儿早已坚硬如钢,死死地顶着她的阴户,还不时一下一下的在使劲。秀霞受到上下双重的刺激,不禁兴奋得频频扭动身子,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动人的娇吟。眼看秀霞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于是马良便动手解开她的衣扣,两个他从没见过的雪白而坚挺的肉球就摆在他的面前,秀霞慌忙用手去护着,但这只是故作姿态而已,当马良的热唇凑下来时,还自动的让开哩!马良先是对她的乳房亲了又亲,继而把那熟透的樱桃般的乳头含入嘴里,用舌尖挑弄了一会,还轻轻的咬了几下,就甜蜜地吮吸起来。秀霞再也抵受不住这要命的刺激了,不禁声声浪叫起来,两手死命地抓着马良的嵴背,以致把锋利的指甲都陷进了马良的皮肉里。“你好坏啊!我受不了啦!你不要再折腾我了……”秀霞好像是在求饶,也好像在暗示着她的迫切需要。可是,马良就像没听见似的,反而更积极地玩弄她的乳房和勐力地去顶撞她的阴户。“我透不过气来了,你下来……下来啊!我给你好了!”秀霞好像在哀嚎,也好像已经迫不及待了。于是,马良便在她的身上爬起来,然后动手剥除她的衣服,她便闭上了眼睛,显出一点也不抗拒的样子。由于秀霞的睡衣里是全“真空”的,所以很快她便全身裸露在马良的面前。马良面对这玉人儿不禁为之热血奔腾,几乎要一口把她吞下似的,于是以极速的动作把自己也剥了个精光,勐然扑到秀霞的身上。破处的历程小心而艰难地展开了,秀霞在痛苦中渡过了由女孩变成女人的路程后,便开怀地去享受那性爱的无尽欢愉。过了不久,经过紧张的筹备后,他们便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从此,两口子便过着无比浪漫而温馨的幸福生活。************转瞬大姐秀云已结婚两年了。在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她正在家里精心张罗着浪漫的烛光晚餐的时候,突然接到120急救中心打来的电话,丈夫在回家的途中发生了车祸!这一惊非同小可,她几乎一下子昏厥了过去,等到定过神来,给其他家人打了电话便急匆匆赶到医院去。手术室门外,立新的家人全都来了,不久秀霞夫妇也赶来了,个个都愁云满脸,谁也不说话。这种等待是最痛苦、最折磨人的。好不容易看到门上的红灯熄灭了,手术医生也出来了,十几个人蜂拥而上,急着探望情况。据医生说,经过抢救和做了手术,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他的皮外伤和骨折都好办,但最要命的是伤及神经系统,除非出现奇蹟,否则将来他的下肢会就此瘫痪了。大家听后,在欣慰他能捡回一条命的同时,又对他将要成了残废人而无限悲伤,秀云更是哭成了个泪人,几乎要休克过去。三个月后,立新坐在轮椅上出院回家了,他的下体已经完全没了知觉,成了个半截子的植物人,不过上半截仍然和好人没有两样,神志还是十分健全的。此后,秀云经常带着他去做物理治疗,可是没有丝毫的效果,最后只得放弃了。立新自从出事后,虽然领回了一笔可观的保险金和得到单位的援助和关心,可是面对残废的身体,使平时开朗活跃的他变得内向孤僻,凡事都看不顺眼,而且脾气十分暴躁,秀云只好处处忍让他,细心地照料他的生活。此后,立新就终日与轮椅和手提电脑为伴,那套间客房就是他唯一的生活天地,极少走出房门来,秀云也就只好与他分房而居了。廿五岁还没到的秀云,虽然已是个少妇,但仍然保持得像个大姑娘一般,现在年纪轻轻的就守着活寡,其内心的伤痛可想而知,尤其漫漫长夜,独守空闺,常常在饮泣中含着泪水睡去。虽然身处不幸的逆境之中,但人都有七情六欲,生理上的神奇反应实在是一种最难以忍受的煎熬,虽然立新也曾劝她离婚,重新寻求幸福的归宿,可是每每一提起,她就转身而去。妹妹秀霞看到姐姐终日愁云满脸,对她的不幸非常同情。姐妹间是最容易沟通的,一次,当秀霞知道他的丈夫曾劝她离婚后,便开导她说:“你趁着自己还年轻,也应该有个长远的打算才是呀!”“如果做夫妻只能同富贵而不能共患难的话,我还是人吗?在他最需要我在他身边的时候,怎么说我也是不会忍心离开他的。”“又不是因为你自私,是他主动劝你离婚的呀!你不明白这也是他出于对你的关心吗?”“当然我知道这是他出于对我的一种爱,不过我决心坚守在他身边不也是对他矢志不渝的爱吗?你别说了,我的决心已定了,此后我们虽然不能再过夫妻生活,但有了心灵上的互相慰藉是可以弥补一切的。”秀霞看到姐姐意志已决,便再也不敢劝她了,只是暗暗地对她寄予无限的同情和关怀。过了一段日子,秀霞看到她时常郁郁不乐,每当春潮来临时的神情,简直就像是在饥荒日子里那嗷嗷待哺中的苦孩子,心都碎了!一天,姐妹俩又闲聊开了。“姐呀,我知道你孤苦寂寞的日子是很难熬的,你又不肯离婚再嫁人,怎么熬过去啊?”“别想得那么惨,难熬的时候分散一下精神就过去了。”“说得轻松!马良有时出差去了一个星期,我就想得不想活了!”“有这么夸张吗?不过你只要忍耐一下,老公就会回来加倍补偿给你,而我就只能一生忍耐下去。”秀云说着,眼眶也红了。秀霞忽然灵机一动,神秘兮兮的小声说:“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你不用离婚,又可以解决生理上的需要和精神上的空虚!”“快住口!难为你想得出这鬼主意来,不要脸吗?”“做人不可以太固执的,要面对现实嘛!”秀云听后,再也不争辩下去了。************一天,秀霞兴冲冲地找到秀云,说美娴打来电话通知她,下个礼拜天有个高中旧同学的聚会,是杨延昭发起的。这美娴是他们姐妹俩读高中时最要好的女同学,杨延昭是他们班的班长,据说现在经营着七、八家速食连锁店,是个很有名气的大款,过去曾一直暗恋过她姐妹俩,到了快毕业时,也曾趁还书的机会给秀云秘密递过示爱的纸条,但秀云没理会他,不久就劳燕分飞了。这次聚会是在杨延昭住所的社区会所里举行的,由于这里是个豪宅社区,所以这会所是一个很有气派的去处。一帮旧同学多年不见,大家都雀跃万分,很多人都已事业有成,多数都已经为人父母,过着幸福的日子。不过作为发起人的延昭却是个例外,因为他在事业上虽然一帆风顺,但与妻子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用貌合神离、同床异梦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主要是因为延昭发现妻子背着他与她的初恋情人一直有密切来往,所以夫妻的关系闹得很僵,回到家里可以说一点家庭温暖都没有。延昭在学校时一直和秀云姐妹都非常要好,多年不见面,自然说话就多了。互相了解过别后的情况以后,大家都倍感唏嘘,不过在大家的热闹气氛中,在一轮又一轮的干杯热潮中,把一切不开心的事都置诸脑后了。延昭跟她们姐妹俩联系上以后,也曾邀约过她们一起参加一个商界的派对,在灯红酒绿的氛围中,延昭频频邀请秀云共舞,三个人的交往从此更密切了。不过在后来延昭相约她们参加的活动中,秀霞总是推托没有空而只剩下秀云与他应酬,后来延昭就干脆只单独约秀云,题目大多是吃晚饭的居多。本来生活上就孤单寂寞的秀云,也乐得多点机会到外面散散心。一来二往,他们显得非常融洽,渐渐地大家心里时常都有着对方的存在,不过到底还只是旧同学间的朋友之交。春节长假期是服务业最繁忙的时候,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他俩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到了元宵节前一天,秀云忽然接到延昭的电话,约她次日到两三百公里外的一个旅游胜地去看花灯,并说明买的是来回的火车票,第二天才能回来。这一来,秀云可犯愁了,要是推却了,人家一番盛情而且连火车票也买了,那是很难推却的,况且,近来觉得跟延昭很投契,和他在一起心情就会感到好了许多,所以她也想跟他去散一下心。可是平时出外不用过夜还好说,现在突然要去两天又找不到借口,怎么向立新交代呢?后来终于想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于是立即把秀霞约到咖啡厅去商量。当把自己的难题说过了后,还不知道秀霞是否答应就开门见山地把自己想好了的“掉包计”一口气说了出来:“你可以回去跟老公说,明天医院临时安排你值夜班。到了傍晚你就装做我,像下班回家似的到我家去,并预先买回了烤鹅腿饭盒给他做晚餐,说因为很累不想做饭就行了,因为我有时也是这样的。你跟他打过照面后,就可以回到我的房间安心看电视或上网去,如果有什么事他会大声唤你的,不过只要看到你关了灯睡觉,一般他都不会打扰你的了。到了明晨,你给他买来早餐就可以上班去了。”秀云一口气说完了,才央求妹妹一定要帮她这个忙。岂料秀霞二话没说就一口应承了。到了这时,她还不知道是秀霞背着她给延昭牵线的,不过秀霞不是想拆散他们夫妻,目的只是引导她通过婚外情来解决守活寡的苦恼罢了。这就是他早前提出过的两全其美的办法。秀云向老总请了两天的假,次日就如常上班似的出了门,跟延昭出发了。到了傍晚,秀霞就开始按照姐姐的安排实施她们的掉包计。因为她们姐妹俩一切都相似得连自己的母亲也分不出来,当然就可以保险立新是不会看出任何破绽的。当秀霞把饭盒送到他的房间时,立新对她说:“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五块钱和一张纸条,那是我选好的六合彩号码,你吃过饭就立即到街口的投注站给我买,因为八点钟开奖,六点就要截止投注的了。”秀霞应诺后就照办了,买了彩票后就顺手放到自己的钱包里,心里不以为意的想,这中奖的几率只是几十万分之一的玩意,能有那么幸运的事吗?到了第二天清晨起来,掉包的“秀云”买过早餐后就如大赦般的熘出门去,总算不负姐姐所托顺利完成任务了。秀霞因为昨晚“上夜班”,本来回到家照例就是睡觉去,但当知道马良早已上班,用不着假装了,于是就到街上熘达去。傍晚马良下班回来后,想不到居然有兴致要和妻子一起去市场买菜。说来也凑巧,秀霞在付钱时,钱包里的彩票给钞票一带,掉到了地上,马良慌忙替她捡起,才知道掉的是彩票,还跟老婆开玩笑说她有兴致买彩票是想发财了。到了市场门口,恰好有个投注站,秀霞便拿过去想对一对开奖号码,岂料那投注站的老头一看,竟像触电似的大叫起来:“中啦!中啦!中大奖啊!头奖三注中,每注分得的奖金是十三万!”秀霞夫妇听后高兴得不得了,再次核对无误后,马良便立即兑了奖,拿着十三万兴冲冲地回家去。当秀霞冷静下来之后,心里就犯难了,这彩票是帮姐夫买的,奖金是属于他的,但现老公把奖金领到手了,怎么办呢?总不能说穿我昨晚在姐夫处过夜吧!转念又想,买彩票能中奖是微乎其微的事情,希望立新不会在意的,再说,十三万不是小数目,岂有拿到手的钱嫌腥的?想到这里,也就心安理得起来。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2.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