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客运上的激情爱爱

半夜12点多,我与女友小云坐着南下到台中的客运上……

经过了一天到台北的血拼,小云睡着的脸上带着一脸天真又满足的笑意,我看着窗外的夜色,心想:「靠!你当然高兴啦,我的钱包几乎都被你榨幹了。」

一边想一边拿起我放在杯架的矿泉水,突然车子压到一个窟窿震了一下,我的手机就这样不听话的跳了出来,掉到地上。

我打开位子上的小灯找我的手机,心想:「太幸运了,在脚边而已,沒有掉到很远的地方」

当我一起来时,看到小云盖在身上的外套掉了,正想帮她盖上,仔细一看,小云真的好美啊,睡着的脸庞是那麽天真,细长的秀发,白皙的皮肤,小巧挺俏的鼻子及红润的樱桃小嘴,黑色的小可爱却包不住她那34C的好身材,有这样一个女友我真是幸运。看着看着我竟然欲火就上来了,于是我关了灯,而不安分的双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双手搓揉在她那坚挺的双乳,虽然隔着衣服及胸罩却还是那样得迷人,她人还是睡着的,但是乳头却很快就「醒」来了。

我一边继续「按摩」她的双乳,一边舔着她的耳朵,还有那白皙幼嫩的脖子,她的发香就像是动情激素一样,沒多久我的下面就涨成金字塔了。

「嗯……嗯……我好想睡喔……不要啦。」

喔!看来她醒了,于是我一边爱抚一边柔声的跟她说:「宝贝,听说睡觉的时候按摩胸部会很快长大喔!」(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

「嗯……是喔??!!」她有气无力得回答。

就这样她就这样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了,刚刚她那还沒睡醒而有点沙哑的声音却间接击溃了我最后的防缐,就像是车上转速表一下子沖到红缐区一样。我一边继续爱抚她的胸部,左手却慢慢的沿着腰部向下面移动,我摸着她的大腿,轻轻的向那禁忌之地慢慢前进。我抚摸着她大腿的内侧时,她的唿吸突然变急促了,从她嘴中唿出的热气直沖我的耳根,正妹就是不一样,连唿气好像都有一种香味一样,使得我的阳具涨得受不了。

我拉开了她的拉炼,用食指及中指轻触一下她的阴蒂,隔着小裤裤的蜜穴裏面早就已经泛漤成灾了。在这此时,她也不甘示弱的搂着我的脖子吻了起来,看来我的挑逗挑起她的欲火了。她的舌头在我嘴中用力翻动着,让我一时沒办法唿吸,似乎是要报覆我刚刚沒让她睡觉的仇,而我的左手早已全都沾满她的爱液了(看来我好像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刚刚都是你在玩,现在应该换我了!」她说。

原来她早就醒了,只是看我玩的那麽高兴,不想打扰我的性致,但是我弄得太「超过」了,让她的睡虫全跑光了。她拉开了我的拉炼,一握住我的阳具就不停的勐吸,好像一只饥饿的小母狗一样(喔……我不应该这样说她的……对不起)。

舌头不停的在龟头及马眼上打转,再加上一路上车子的小震荡,这感觉直叫人爽得头皮发麻,但也因为这样,我的阳具一直顶到小云的喉咙,就像a片的情节一样,平常小云很讨厌这样的,但是今天不知怎搞的,她不但不反抗,反而越来越「卖力」吸精,此时车子好像压到一个小窟窿震了一下,也因为这样小云几乎把我的阳具都吞了进去,要把一根热狗吞进去又拿出来可不是一件好受的事,但是小云却沒因此把我的阳具吐出来,反而一刺激让她分泌更多口水帮我「洗头」。

遇到这事还是第一次,我不禁要感谢国家建设的「功劳」让我享受到这次车震的美好(路铺得乱七八糟也不简单),就这样我第一次顶到小云另一个最深处了。但是我的阳具却沒有因此而弃械投降,反而因为刚刚的刺激又变得更大了,小云也似乎变得更加勤快得手口并用,虽然她人很瘦,手臂粗几乎是我的二分之一,但握住我的阳具时却感觉很有力,而我的阳具也被她握得青筋暴露,我的手也沒有閑下来,一边抚摸着她的秀发(其实是压她的头,可能因为刚刚顶到那一下,在那之后就沒那麽深入了),一边柔捏着她的屁股,她人很瘦,但是屁股却很有肉,触感很棒,像在捏羽毛枕一样。

小云一边吸一边分泌口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大到好像电视上日本人在吃拉面时的那种声音。我在享受时也随时看前面的情况,我们坐在比较后面的位置,虽然车上人沒几个,但是被看到也会不好意思,可能是因为怕被看到,所以比较分心,所以过了很久都还沒射出来。

这时小云好像有点恼火了,因为要「报覆」反而又被将一军,于是她使出她的「大绝招」,两手握着阳具快速的上下搓揉,而嘴唇紧紧包着龟头,而舌头一直往马眼及外围进攻。过沒多久,我就射了她满脸都是豆浆,帮她敷脸。

我一边喘气一边说:「给你一点颜色(颜射)瞧瞧。」

像这种吐槽的话,结果惹得她不高兴,她就生气得往车上的厕所走去,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时,突然觉得刚刚说那些话很不应该,所以我也尾随在后想向她道歉,当她要关门时我挡住了,她很不高兴的说:「手拿开啦,我要上厕所啦。」

「老婆,对不起啦,刚刚是我太得意忘形了,原谅我啦,我下次不会这样说了啦。」我一边对刚刚的事道歉,一边用卫生纸帮她把「精华液」擦掉,顺便把厕所的门关上(沒错!厕所裏是两个人)。

「可以啊,但是现在换你要满足我了。」她一边说一边把她的白色小热裤脱掉,虽然厕所裏面灯光很差,但是我还是看得出来她粉蓝色的小裤裤已经湿成一片了,她说出的话跟她的外表一点都不相称,简直是……女王系的小萝莉一样。

但是她的举动却让我的阳具又再次硬了起来,刚刚才射过精的事就好像不存在一样,她蹲下来帮我把残余在龟头上的精液舔幹凈,舌头短短的却很灵活,像条小蛇一样,她帮我口交时那个表情就像是在舔棒冰时一样享受。我真的忍不住了,把她拉起来,把她转过身屁股朝向我,顺便脱下她那件粉蓝色的小裤裤。

「赶快放进来啊,我快等不及了,妹妹好湿喔,老公……」她趴在洗手台前,一边摆动着屁股一边说,还用她那纤细的手指,掰开她那沾满爱液的小穴,看来她真的忍很久了,因为连她稀疏的阴毛都沾满了爱液,粉红色的小穴水亮水亮的,期待着我的进入。

我握着阳具慢慢小心的放进小云的蜜穴裏面,就怕她一不小心会受伤,她的裏面好紧,好滑,好温暖,要不是小云一直分泌爱液,我想我会被「卡」住吧。

「老公,好棒好大,我最喜欢老公的鸡鸡了,好热喔……」她高兴的说着,就像考试得到100分一样的高兴。我放进去时,腰部就像自动开了开关一样地一直前后在小云的蜜穴裏来回抽插着。

「啊,老公,再深一点,老婆好舒服喔!」小云也很有默契的摆动这她的腰,随着车上的震动我可以很轻松的就顶到小云的深处。

「啊……老公的大鸡鸡一直顶到我的子宫,好棒好棒,我最喜欢老公的大鸡鸡了,再用力一点,用力一点……」

「就是这样……好爽……我快疯了……」我擡起了她的左大腿,继续用力向她的小穴勐力抽插,小穴似乎很高兴得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小云一直不断分泌爱液,连我的阴毛跟阴囊都感受到她的热情而湿透了,更不要说我的主力部队了。

我一边抽插着她的蜜穴,一边将手鉆进她的衣服中,解开她的胸罩,扣子在前面,搓揉着她的34C的胸部,又大又软,一捏下去就好像不能停止一样。34C这尺寸在她身上就像黄金比例一样,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不可,而我上半身就这样趴在她的背上,在她的发香笼罩之下,在她的脖子种下爱的印记,就像宣示说她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就这样我们就这样缠在一起,真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她很享受,但是一直不敢叫出来,因为怕被別人知道,我吻了她,她的舌头努力的在我口中鉆动着,仿佛告诉我她是多麽舒服,而我也用舌头证明我是多麽爱她。

「老公,我不行了,射在裏面好不好,今天是安全期。」她一边说一边握着我的手,十指相扣。

「好……老公要沖刺啰!」于是我改变节奏,一次又一次大力的把阳具送进小穴的最深处,肉的撞击声与淫水声「啪滋啪滋」响着。

「我也要射了,啊……啊……」就这样我把我的精液全灌入在她的蜜穴裏,她的爱液混合着我的精液,缓缓的从小穴沿着大腿流下。

我趴在她身上,问:「老婆,这样原谅我了吗?」

我的阳具还一直不断的射出精液。

「老公射得好多喔,裏面满满的,老婆好高兴,我原谅你,老婆最爱老公了。」

她一边喘气一边回答着。

就在我还陶醉在刚刚的激情裏,我从窗外看到车子已经要下交流道了,我赶快把我的阳具从小云的小穴中抽出来,整根都沾满了她的爱液,跟小云稍微整理一下便出来了。我边提着大包小包小云从台北买回的战利品,一边看着客运的离去,心中却有一股不舍。

「啊,我的粉蓝色胸罩,还在车子裏啦!」

「老公,都是你啦,脱人家胸罩幹麻啦,你要买回来给我啦,人家很喜欢那件的说!」

她边说边槌我的手臂,我想下个月的薪水又要沒了。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