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茹嫣

茹嫣虽然外表高傲,但那种傲气完全是由于内心的自卑感所造成的,她必须装出一副很难接近的样子,以防止自己“丢人”的身世被发现。现在她自认是身上最骯髒的地方被她最看重的人看到,不光是看到,还是在用口舌品尝,让她怎么受的了,居然哭了出来。“呜…哥哥…求求你…不要…呜…別舔那裏…髒啊…呜…”一边哭,身体一边勐抖,像要把浅插在屁眼裏的舌头甩出来。“傻宝宝,你身上怎么会有髒的地方呢?”沒想到美女的反应会这么激烈,赶快把她翻过身来,压上去又是一阵热吻。等她的情绪慢慢平伏了下来,侯龙涛的唇舌才又顺着她的身体向下移去。吻这个东西很有意思,激烈热情的会使女人来情绪;轻柔绵密的会让女人有安全感。等侯龙涛再次亲到了茹嫣的下身时,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最后的武装解除了。当内裤离开美人的阴户时,一条爱液行成的丝缐还连在上面,由粗变细,最终断开。刚刚平静下去的美女抬起头,看见男人正痴痴的盯着自己最隐密的私处,简直要羞死了。“啊…哥哥…不要看…羞死了…”上身坐起,两手挡住自己的阴户,茹嫣已是满面红霞了。温柔却很坚定的拉开白嫩的双手,按在她的屁股两边,由于侯龙涛已先一步跪在了两条修长的美腿中间,压住了还挂在小腿上的裤袜,茹嫣跟本沒法併拢双腿。“茹嫣,你的阴户好美啊。”“啊…”第一次将性器暴露在男人面前,虽然是心爱的男人,但还是感到很羞耻,有一种要晕过去的感觉。茹嫣刚想说什么,侯龙涛已将头埋入了她的大腿间。“哥哥…不要…啊…”美人的软语相求更显出她的可爱,侯龙涛伸出舌头,将她散乱的乌黑阴毛舔的湿湿的,让它们服服帖帖的粘在耻丘上。闻着阴道中散发出的阵阵处女幽香,侯龙涛实在是沒法再温柔下去了。勐的含住两片合在一起的阴唇,舌头用力的挤进嫩红的屄缝中疯狂的上下舔弄,吞咽着美女香甜的爱液。茹嫣开始时还不停的叫着“不要”,可几分钟后就被挑起了性欲,紧咬的嘴唇中发出了“唔唔”的哼声。侯龙涛吸吮她充血的阴核,一根手指插入小肉洞中轻抠慢挖时,美处女开始配合男人的玩弄了。茹嫣左肘撑着床面,左手死命的抓住床单,右手插入侯龙涛的头髮中搓弄着,细滑的臀肉不断向裏缩紧。

正当侯龙涛咗的“咻咻”有声时,茹嫣十根纤细的脚趾突然勐的向前蜷起,紧接着又极度向后展开,本来扶在男人头上的手由向下按变为向上提,脖子拼命后仰,“啊…哥哥…快躲开…有…有东西…”话还沒说完,一道甘美的阴精就射到了侯龙涛稍稍离开的脸上。“宝宝,沒想到你还是‘喷潮’呢。”侯龙涛摸着脸上粘粘的阴精,高兴的说。正在体验着初次高潮后舒畅感觉的美女听了这话,虽不知具体是什么意思,可也本能的感到是很令人害羞的事,真是想找个地缝躲起来。脱下茹嫣的裤袜和内裤,又吻了吻还在吐着蜜汁的玉洞,然后贴近她的脸蛋说:“宝宝,给我好吗?”

茹嫣眯着双眼舔去了爱人脸上的液体,“哥哥…我怕…求你怜惜我啊…”“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 将一个枕头埝在女人白嫩的屁股下,娇美的阴户向上凸起到适合插入的高度。女人紧张的闭上双眸,两手抓住男人宽厚的肩背,准备迎接自己的初夜。侯龙涛扶住大鸡巴,对准可爱的穴口,深吸一口气,屁股沉了下去。虽有爱液的滋润,但处女的阴道何其紧窄,粗长的肉棒只进入了三分之一,就被一层薄薄的肉膜挡住了去路。肉膜的韧性很好,轻轻的往裏顶,只能把它拉伸,却不能扯破。“嗯唔…” 茹嫣明显的是在忍耐着疼痛,两颗晶莹的盔]从紧闭的眼角滑落。 现在决不能心软,否则就前朮伀鞴F,侯龙涛的屁股又是勐的一沉。这次是盡根全入,龟头顶到了子宫,睾丸撞到了阴阜,身下的美人永远的告別了处女。“啊!” 茹嫣被巨大的疼痛所击中,大量的略纁?湿了头下的床单,尖尖的指甲刺入了男人的肌肉裏,向两边拉开,留下几道深深的抓痕。 侯龙涛想抽出阴茎,又被狠狠的抓了一下,马上停下来。“哥哥…別…別动…好疼…” 茹嫣边哭边说。看着她尤如晓露芙蓉的脸庞,真是心疼的要命。 接吻、捏乳、揉臀,能用的方法都用了,虽然能感到阴道中有更多的爱液分泌出来,甚至于穴肉已开始自觉的包紧肉棒向裏吸吮,可茹嫣还是一副痛苦的样子,真是怪了。“宝宝,还很疼吗?”“还有一点…我能忍的住…哥哥你来吧…”“可你…你的表情为什么还是…?”“哥哥…你现在是不是…是不是正在肏我啊…?”“啊?嗯…也可以这么说吧。”侯龙涛越来越觉的奇怪了。

“哥哥,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当然了,別说是一件,就是一千件,一万件,我都答应你。”现在才讲条件,不觉的太晚了吗?“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只求哥哥你不要把我给別的男人,不管他们出多少钱,我只让你一个人肏。”本已停止哭泣的女人又流出了眼.“噢,原来如此。”侯龙涛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茹嫣是又想起了往事。抬起身来,拉着她的手来到两人性器结合的地方,“宝宝,你看,咱们现在是连为一体的,世界上沒有人比咱们更亲密。那个混蛋只想要你的身子,可我不是,你的身,你的心,我都要。我爱你,也要你爱我,我决不会伤害你的。不管你以前的遭遇有多悲惨,你现在可以将它们全部忘记了,我会让你幸福的,你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看着半根露在自己阴户外的肉棒上粘着一丝丝的血迹,又听着爱人的郑重承诺,茹嫣心中的最后障碍也被去除了,“嘤咛”一声投入男人的怀裏。 烟消云散,侯龙涛压在美女的身上,屁股不停的耸动,两手抚摸着她的长髮,吸吮她的香舌。茹嫣的两条长腿弯曲的撑在床上,脸上的痛苦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春意,“啊…哥哥…好舒服…我…我…好爱你…啊…哥哥…”侯龙涛也已是气喘嘘嘘了,因为先前流了不少血,体力有点不支了。鼓足馀勇,做出了最后的冲刺,终于把茹嫣送上了绝顶的高潮。

“啊…啊…我…哥哥…啊…”一阵声嘶力竭的娇喊过后,火一般的阴精直接打在了续势待发的阴茎上。茹嫣泄精的力量比侯龙涛玩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强,把侯龙涛浇的舒爽无比,精关大开。本想抽出来再射,可已来不及了,大量的阳精喷洒在茹嫣新鲜的子宫裏,把她烫的一阵颤抖,感到无比的放松,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当茹嫣再次醒过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侯龙涛侧着身从后抱住她的腰,舔吻着他的肩膀,“宝宝,睡的好吗?”“嗯…”美女转过头来,两人吻在了一起,两条滑腻的舌头死死的缠在一起。侯龙涛的手抓着两个弹性十足的肉球揉捏着,下体紧紧的贴在女人圆翘的屁股上,硬挺的阴茎压在深深的臀沟裏。“啊…哥哥…” 茹嫣知道身后的男人想要什么,感到了他对自己身体的无限迷恋,淫水也随着幸福感的增强而湿润了阴道。 侯龙涛抬起女人的左腿,身体向下挪了一点,肉棒向前一送,就被温热的小穴包容住了。虽然这个姿势抽插起来有点费劲,可茹嫣美丽的身体,紧凑的阴肉还是让他兴奋不已。 茹嫣一手摸着在自己蜜洞中不断进出的鸡巴,一手抓住正搓揉乳房的手,“啊…哥哥…美死了…用力…啊…我要你…哥哥…”“宝宝,你的小穴好紧…夹的我好美…”几分钟后,茹嫣已接近高潮了,“哥哥…我…我不要这样…不要你在我背后…”“怎么?这样不舒服吗?”“不是…我…我要抱你…哥哥…我要抱你啊…”女人的高潮迫在眉睫了。

对于美女的这种要求,侯龙涛又怎么会拒绝呢?拔出肉棒的一瞬间,茹嫣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別急,小宝宝,哥哥这就来疼你。”坐在床边,托着圆臀的双手一撤力,向上直立的大鸡巴勐的捣入了娇嫩的穴道,狠狠的撞到子宫上。“啊…” 茹嫣高亢的叫了一声,抱住侯龙涛的脖子,拼命的在他的头髮上亲吻。盼望中的高潮到来了,美丽的女人心裏明白,她这一生也离不开这个心爱的男人了。“宝宝,咱们继续好吗?”等到女人静静的享受完了高潮的馀韵,侯龙涛又开始上下抛动她的身体.“哥哥…哥哥…” 茹嫣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喜悦,只能用她认为是最亲密的叫法一遍又一遍的唿唤自己的爱人。捞起一把涌出的爱液,涂在美人紧小的屁眼上,用指甲剐着上面的皱褶,食指用力挤了进去,轻柔的压迫她的肠避。这下可让茹嫣疯狂了,身体离开男人的胸膛,和脖子一起向后仰着,笔直的长髮像瀑布一样垂下来,左右甩动着。“啊…哥哥…要…要来了…哥哥…给我吧…”随着身体激烈的摇动,又一波的高潮即将到来。侯龙涛一口含住上下抛动的乳头,细细的舔吸着.茹嫣的身体突然停止了活动,接着是痉挛,阴道裏的嫩肉间接性的抽搐,将男人的精液也吸了出来。“啊…”侯龙涛闭上眼睛倒在床上,女人也随着趴在了他身上,伸出红嫩的小舌头,舔着男人汗湿的胸口。翻过身来,压着美丽的女人,“宝宝,你真是太美了。”

“哥哥…” 茹嫣的双手在男人的背上轻柔的抚着。碰到了昨晚留下的抓痕,“嘶”侯龙涛从牙缝裏吸进一口气。“哥哥,你怎么了?” 茹嫣赶忙起身,看着那一道道的伤口,“这…是我抓的吗?”我自己可够不着。”侯龙涛一笑。“哥哥,我…对不起啊,还疼吗?”说着,好象又要哭出来一样。“宝宝,早沒事了。再说,这跟你吃的苦比起来,又算什么呢?”“哥哥…” 茹嫣简直爱死面前的男人了,湿润的舌头小心翼翼的舔过每一条伤痕…上班的路上,问茹嫣一晚沒回家,她父母会不会担心,才知道她父亲已经住院了,她母亲在医院陪床,跟本就不在家。 将茹嫣放在建国门桥上,因为公司有禁止同部门的员工之间谈恋爱的规定,两人的关系只能在暗中发展,这也正合侯龙涛的意。虽然他已做好了当爸爸的心理准备,可茹嫣正好是在安全期裏,并沒有怀孕。到公司之前,给文龙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昨晚的事。等进了公司,一群人都问他头上的纱布是怎么回事,只好说是撞在了门框上(也够他妈背的。)。 二十分钟后,茹嫣也来了,还是冷冰冰的美人。侯龙涛心裏明白,只有在他怀裏,冰才能溶,雪才能化…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