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遇到良家

今天要记录的一段故事是发生在去年我老婆怀孕回娘家时候的事情。

老婆因为怀孕,在8个月的时候,回娘家去住,而我有时候也过去看看她,可更多的时候是我一个大男人独守空房,加上爱上网看一些A片A书,所以,一个人总是憋着会憋坏的。

有句话说的*,今天老婆不在家,我今儿真高兴,真呀嘛真高兴。

老婆远远离开我,而我一个人就幸福的放了羊了,沒人在约束我了。

所以在老婆走了才两天的时候,我上面和下面都很想念她,于是决定在这10来20天的时间裏找个人先代替她一下,以缓解我对她无限的思念。

{佛祖啊,你原谅我吧。

于是我去了按摩院,由于老婆对于我是气管炎,这些地方我很少能够进去愉快的享受。

在找了一家中档的按摩洗脚院,因为银子不多、不知道规矩,所以这家我看就不错,闪烁的招牌下挂着的红批语宣传:按摩、洗脚、洗浴、踩背、全套38元。

刚进去,就来了个机灵的小伙子招唿我进入一个包间,在倒*茶水后他请我稍微等一下,服务员马上就过来。

过了一会,来了一个穿着工作衣服的女人,样子大概25、6岁,样子很平常,个子中等,可是身材却很骨感,瘦瘦的。

她进来后问:老闆,做什么服务?

我点了个全套,于是她就按程先叫我换睡衣,也就是一条裤子,过了膝盖多点。

在我换衣服的时候她去端洗脚木盆去了。

我换完沒多久,她就端着木盆回来,让我把双脚放进盆子裏,在得到我温度还可以的回答后,就开始抓住我的脚来回的搓揉。

由于我本身就不是风月场上的常客,也和她不熟悉,所以在她洗脚的时候,我们都沒什么说话,只是随便的聊了会。

洗完脚,终于到按摩了,她拿来一瓶子油,开始在我身上来回按摩,时而点、时而*,力度忽大忽小。

先是胳膊,然后是胸部、大腿等部位,在按摩到我大腿内侧的时候,我心裏感受到大腿的兴奋,阴茎勃起了,把睡裤的档心撑的很高。

她装着沒看见,继续按摩。在按摩头部的时候,而叫我仰面躺在她的腿上,而她的就盘着双腿坐着。

这个时候,我的眼睛一直看着她的脸,脑子裏胡乱想到,她看到我的阴茎硬了是不是会兴奋?

按摩女发现我看她后,笑着问我:你老看我幹什么呀。

我说我看你*看,难道我不可以看吗?

说完我又问她:你姓什么?

她嘿嘿的笑起说:我姓王,老闆,你就会骗人。

我说:沒啊,沒骗你,你的身材很性感啊。

她听了沒有说话。

我继续说:你哪的人啊,怎么幹这种工作?

她回答说:我是运城的,幹这个工作赚钱多点,比在饭店当服务员强多了。

我问她:一个月多钱。

她回答:保底工资300元,加上按摩提成大概有1500元。

我说:不是很多啊,对了,你们这能那什么吗?

她停下手看的问:什么?

我说:就是有沒小姐,能不能打炮。

她说:沒有,我们这裏比较正规,只做按摩,小姐倒是有一个但是不能幹炮只做胸*,老闆要点吗?

我问:多钱?

她说:168元。

我靠那么贵?

我说:不了,一会还有事情,我按摩完就走。

哎,你多大了?

她说:你看我像多大?

我说:我看你像18、9岁。

她听了笑的说:你真会骗人。

我故意诚实状的说:沒啊,真的给我的感觉像是18、9岁,难道你有21了?

她说:我26了。

我说:不是吧,怎么看你也不像26的啊,那么年轻,结婚了?

她回答:结婚了,孩子都2岁了。

我说:不会吧?那你怎么不在家看孩子,你家在那住?

她说:我在河西住(我们城市的一个区河西区),

孩子我妈看着呢,我也不想工作啊,可是我是外地来的,想多赚点钱,回家做点小买卖。

我说:哦,那你老公在运城呢?

她回答说:不啊,就在这,在一个超市当保安呢。

我听了一惊,问她:那他让你幹这工作?

她说:那有什么,我只做按摩,又不做其它的服务。

我心中有点失望,但是还是说:那就沒客人要和你做爱?

她回答:沒有,一般来的要是选择做那种服务,

就不会找我了。

我接着问她:那你不回家?这离河西挺远的。

她说:回啊,一个礼拜回一天,一礼拜放一天假。

我接着问:那你晚上能不出去啊。

她说:沒事我出去幹什么,这地方这么乱,再说这也不叫随便外出,

除非有事情我请假,一般我都呆在这地方。

我说:那你给一个客人按摩了能提多少钱?

她说:像你这样做全套的,我提15元,要是做100元的手*我能提30元。

我说:你还做手*?

她笑着尴尬的回答:是啊,又沒作爱,也沒对不起我老公,呵呵。

为了缓解气氛我叉开话题说:你喜欢吃什么东西啊。

她回答:面皮、巧克力、菠萝、涮羊肉,可多呢。

毕着眼睛又休息了一会,我对她说:要是下次来我找你做按摩,你给我做手*,然后我把钱多给你点,

不用通过按摩院,那样你还可以多得到点,*不*?

她说:不成啊,叫他们发现就不*了。

就这样我和她聊的聊的,按摩、洗脚、踩背就全做完了,她要我下去洗澡,

我拒绝了说我回家可以洗,最后问她下次来了怎么找她,叫8号就可以了。

在我给了她50元后,她拿上钱叫我等等,然后为我交了38元,找给我12元。

我潇洒的说:给了你吧,做的不错。

她听了很高兴的把钱装起来,然后问我要不要再加点茶水。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晚上11点半了,

就说不用了我换了衣服就走,回家喝。

我拿过来衣服要换,却看她沒有迴避的意思,就厚着脸皮,当着她的面子脱下了按摩院的睡裤。

我的裸体的暴漏在她的面前,阴茎兴奋的炫耀着,红着圆厚的龟头,昂首挺胸的跳动。

而她却很自然的看了看,回过转头假装看电视。

我穿*衣服,她一直把我送出门。

在我回家以后,我打开电脑调出黄片,我边看边幻想着舔着8号的阴唇,摸着她的乳房,阴茎幹在她嘴裏。

不知道什么时候,精子就爆炸了起来,射的还很远。

(我一般都是流出来,射出去的时候很少,就更別说距离了,唉。)

过了3天,我换上的精精幹幹衣服,去了那家按摩院,直接点8号,叫她给我做38元的全套。

在包间看了一会电视后,她来了,我们依旧是象上次一样,说说笑笑的做按摩,

只是这次我的手不老实的摸了会她的乳房,她也沒反对。

她的乳房,不是很大,有些小,

但是抓的受裏挺充实的,尤其是奶头,细细的很长。

这此,我依然给了50元,除去38元的台费,12元依然给了她做小费了。

第三次去找8号的那天晚上,我吃饭了时候喝了点酒,又看了会的毛片,本来是不想去按摩的,可是实在是难受的挠心窝子,看看才10点,就穿上衣服去了。

路上我买了盒巧克力,

当然是便宜的,6块钱一大块的那种。

这次,我进去告诉接待我点8号,接待说8号正给客人做按摩,估计快完了,问我是换一个还是等会?

我的选择当然是等。

在等待中我换*了睡裤.

过了30分锺,我正无聊的躺包间看电视,门开了,赫然是8号。

她对我说:等了很久了吧?

我说:沒多久。

她说:我去端盆子。

我说:算了直接做按摩吧,对了这个给你。

说着把我买的巧克力从西装口袋裏掏出来,塞在她的手上。

她很高兴的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巧克力?

我说:我前两次来按摩的时候你告诉我的啊,你忘记了?

她回答:是吗?你还真的记住了?

我说:恩,我还知道你还喜欢吃涮羊肉、菠萝、面皮呢。

她听了很高兴把巧克力装,甩掉拖鞋上了床,半跪在我面前开始给我按摩。

先是按后背,她的手指从背部,一直按到我的小腿上,中间在我的屁股上也来回揉了10来下。

前两次她都沒有按那地方,也许今天送了她巧克力她高兴的缘故吧。

我感觉她按在屁股上的时候,她的手指就隔着薄薄的睡裤,而且有两下竟然按到了我的前列腺根部位,使我的阴茎不觉的就涨起来了,压在身下顶着床板,很难受。

按摩完后背,我翻身过来,仰面朝天。

这时候,因为刚才按屁股的刺激时间过去比较久,阴茎已经疲软下来。

她坐在我的身边,一脚前伸在我的头旁边,一脚压埝在屁股下坐着,双手伸开先是在我的胸口上来回动了几次,然后开始按前胸。

手指轻缓急重。

说实话她的按摩技术真的不赖。

在按摩在我奶头的地方,她故意逗留了一会。

我睁开眼睛看着她。

她对我笑着,看的我眼睛,同时双手的食指和拇指形成蟹钳状,力道中等的捏住我的奶头匀速搓动。

一种从来沒体验过的快感从我的两个奶头缓慢的传递在身体的神经细胞内,麻痒麻痒的感觉剎那间就冲到我的下身,阴茎勐然站起,把睡裤顶起个小帐篷。

我和她的眼睛相互对看着。

我看到她眼裏传递给我挑逗的眼神,她却看到我严重慾望的癫狂。

她突然手指用力合拢,增加对我奶头的凌辱。

我随着她的动作嘴裏发声:哦……呜……啊……。

兴奋把我的阴茎催动的朝天崩崩跳动,双手舒展开,又合併起来紧紧抓扯住床单床埝,把床上用品抓皱一片。

就在我苦苦忍耐她简单强大的奶头攻势快要抵挡不住大声喊叫的时候,她却松开手,按摩我的肚皮。

我的攻击一消失,我的双手也渐渐松开,床单也可以解放它自己的痛苦了。

她边按摩边问我:舒服吗?

我说:恩,很舒服,你真厉害啊。

她听了我的话,沒说什么低下头按摩着。

而我经过她的挑逗,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一只手假装无意的随着我伸个懒腰搭在她的脚上。

过了一会,看她沒有反感,手就慢慢的摸着她的脚。

脚是那种扁长扁长的细长型,肉不多,突出显示了一种瘦小的骨感,虽然她穿着肉色的短小丝质袜子,可是那脚心下的脚皮还是感觉很明显,不是很厚,却显的很硬,脚掌比较红,透个袜子依然显的比较鲜艷。

正当我的精力集中在她的脚上的时候,忽然她的手按摩到我的大腿,随着按摩大腿内侧的时候,

她的手总是有意无意的碰到我的阴囊。

我看她正低着头按摩,也不知道她是在想什么出神,还是在看我阴茎顶起来的小帐篷发呆。

诸位看客,说实话我受不了了,从第一次叫她按摩,我自己回家手枪以后,我已经快一个礼拜沒开枪了。

我突然一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脚,另一手抓住她正按摩我大腿的一只手,隔着睡裤子抓着她的手压在我阴茎上。

见她还低着头用另一只手按摩我的腿,我知道她是默许我的所作所为了,开始抓着她的手,用她的手来回摸我的阴茎。

抓着她脚的手也开始把她的脚拖到我头旁边,让她的脚掌对住我的脸,然后用脸摩擦她的脚心.

过了一会我慢慢放松对她手的控制力道,她的手也自己隔着睡裤逗弄我的阴茎,上下来回的隔着裤子套动。

见她自觉的为我摸几吧,我就幹脆全放开她的手,把手放到她的胸口,隔着她的工作衬衣摸她的乳房。

我的命不错,她裏面沒有穿乳罩。

感觉她的乳房不大,但是比较有弹性,说明保养的还可以。

一边感觉她的乳房,我一边享受她为我手淫,而我抓她脚的那只手,把她的短丝袜脱了下来。

看见她的脚下虽然脚皮比较厚,但是还沒有成为老茧,加上我很喜欢那种细长瘦扁的脚丫,我吻了吻她的脚,再伸出舌头开始舔。

味道不怎么样,有点咸涩的味道,气味是股霉味,还有轻微的点脚汗气。

这时候我抓着她乳房的手也开始行动,解开她一个衬衣扣子,把手伸进去,直接接触了她的乳房。

皮肤不是很光,也不很粗糙,两个奶头不但是很长,细细的约有一厘米。

也许奶头并不长,但是因为细,所以感觉就比较长了。

就像一胖一瘦个头相同的两个人,瘦的那个感觉起来会比胖的高。

也许是我舌头舔她脚心让她感觉到凉意,她对我说:不要舔我的脚,很髒啊,哎呀,把你的手拿开,叫人看见怎么办?

说着她的两个手一起把我伸在她衬衣裏的手拽出来,又扣*扣子。

我尴尬的对她说:不*意思,我忘记了沒锁门。

她白了我一眼,伸手继续抓住我的阴茎隔着裤子套动,而头却看向电视,看电视裏的《少年包青天》电视剧。

我心裏暗暗欢喜,躺*后,闭上眼睛,用手抓住她套动我阴茎的手,来回玩着她的揉夷。

过了会,我和她说:我想射了怎么办?

她看了看我,把手伸进我的睡裤裏,快速的抓住阴茎套动。

我兴奋的快高潮的时,一手又抓住了她那被我脱去袜子的那只脚,含住她的3-4个脚指头用力的吸。

终于在含着她脚趾的狂吸蒙哼和她使劲的撮弄下,阴茎射精了。

我放松下来,含着她的脚趾看着她把手从睡裤裏拿出来,上面到处是我射出的白湖湖绸嘟赌的精子。

她拿过桌子上原先准备给我擦脚的一次性白毛巾,把手上的精子擦去,然后又用毛巾伸在我裤子裏胡乱的擦了擦。

射完以后,我疲惫的很,连的打了几个哈欠。

而她还在随便的给我按摩。

我岁她说:谢谢你呀。

她转头看看我故做美丽的笑了笑,然后又看电视。

我和她沒说什么话题,默默的躺了会后,

对她说:我过两天请你吃饭*吗?

她看着我说:我出不去啊,这不叫出去。

我说:你那天不是说有事情可以请假嘛?

她说:这……让我想想。

我说:想什么呀,又不是叫你去幹什么,

只是随便的吃顿晚饭,你別想歪了啊。

她看的我笑着说:我才沒有呢,要想也只有你们这些男人会想。

我说:那我就说个时间吧,大后天晚上10点我来找你,假装你家人叫你回家有事情,给你打电话,你看怎么样?

她想了会后说:*吧。

因为她沒有手机,在结帐的时候我叫她把按摩院的电话抄来给我,而我这次结帐给她的是100元,所以在她递给我剩馀的62元的时候,我故做大方,潇洒的说:给了你吧,多买点巧克力吃,吃的你白白胖胖。

她拍在我胸上打我一下说:你以为你胖啊,还不是个电缐桿子,还说我呢。

(备註:我180厘米,129斤,比较瘦。)

出了门,我看了她抄给我电话,电话前面还写的她的名字,王慧。

*不容易捱到大后天晚上,我在家把全身沖的幹幹净净,尤其是阴茎,来回的翻开包皮洗了*几遍。

然后打开电脑看了会下载的黄片。

等快到10点的时候,我就到了离按摩院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用手机打电话给按摩院,接电话是个男人,我说:给我找一下王慧,我她家人.

等了10来分锺,她很顺利的出来了。

我见了她问:想去什么地方吃饭?

她说:随便你定吧。

我说:那就去草原小羊羔,吃涮羊肉去,可以吗?

她说:*啊,你还记的我喜欢吃涮羊肉呀,呵呵。

到了草原,我点了一桌子丰盛的菜餚。在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说:我买了个手机给你。

然后假装在身上掏来掏去(根本是骗她的),最后一拍脑袋说:哎呀,糟糕,我出门的时候一着急忘在家裏了。

然后无限凄凉的又假装说:可惜我老婆在家,我告诉她我今天上夜班,要是她不在家的话,我回家就拿出来给你了。

看她的眼神*像有些不相信。

我补充道:我告诉我老婆是给单位的同事买的。

她的眼神半信半疑,我看见差不多了,于是和她又说了点其它话题。

在我们吃晚饭结帐以后,

我问她:终于吃饱了,我们再去玩会吧?

看她沒有拒绝,我又怕直接说开房间她不去,于是说:我们蹦迪怎么样?

她点头表示同意。

在迪厅,我和她玩的还算比较开心。

出来已经晚上1点了。

我这时候拉着她的手说:渴吗?

前面有超市,我给你买点饮料去。

她说:不了,我不渴。我拉着她的手慢慢的走道:这么晚了,沒地方去了,要不找个宾馆我们去猫上一晚上吧。

她说:我不想去,我怕你使坏,我不想对不起我老公。

我拍着胸脯保证说:沒什么拉,最多去了我想要的话,你帮我摸出来可以吗?

她说:*吧。

我和她走向附近宾馆的路上,心裏暗想:到了宾馆,我就不相信你能把持的住,嘎嘎。

心裏阴掣掣的笑起来了。

进了宾馆,搞定登记,交钱的手续后。

我和她终于单独呆在了一起。

进门锁*门后,我假装的说:天气*热啊。然后很自然的就脱的剩下个裤头了。

见她穿的衣服打开电视看电视节目,我对她说:你也脱了吧。

她犹豫了一会然后终于慢慢的脱去衣服。

只剩下奶罩和裤衩。

我们双双躺在床上,看了会电视后,我又说:老是你给我按摩,今天我给你按摩吧。

她说:你行吗?我说:小看我啊?

说完我就学她给我按摩的样子叫她背部对着我,我把手在她背上细心的揉动。

我说把乳罩解开吧,你戴着这东西可是影响我按摩的手艺。

在按摩到她屁股上的时候,我捏捏她的屁股道:弹性真*。

她说:你可真会佔便宜。

我说:我哪裏有啊,你都佔我*几回了,还说我佔便宜,嘿嘿。

在她转身面向上后,我给她除掉奶罩,先按奈下冲动,在她前肩膀处揉动了几下,然后就把双手放在她乳房上。

两个乳房小巧精緻,我一手就全抓在了手心内,双只手来回在她的双丘上捏挤着,像两只猫爪挠树。

她的眼睛轻轻闭着,极力压制快感,但是还是有不时的呻吟从紧闭的嘴裏小声的哼出声来。

我附身下去,吻着她的眉毛、耳陲、眼睛,再到她的嘴唇,舌头用力顶开她口中牙齿,长曲只入,缠上她的舌头。

她终于还是忍受不住性的快乐,把我用力抱紧,开始热烈的回吻我。

我的边亲她边把自己的内裤脱去,把身子贴在她的盆骨上,让阴茎挤在上面。

手小心的揉着她的小腹,钻过她的内裤,抠她的阴道。

阴道已经流了不少花水,粘粘煳煳,中指插进花芯,拇指压住她的阴蒂。

在我不断的抠动下,她浑身都在抖动。

我顺势头向下移动,伸出舌头在她的一只乳房上来回的舔逗,画着圆圈。

喊住她的奶头感觉真的很*,细细的像是一个小孩子的阴茎。

我故意在吃奶的时候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脱掉她的内裤,我把自压在她上面,双腿弯曲起来成跪着的姿势,提住她的双脚向上,将她的整个耻骨提到我的胸口处,我坐直,低下头。

那阴道轻微的有一条缝隙,缝隙上是晶莹剃透的花心蜜汁,蜜汁中也有一些细小的泡沫。

两片阴唇呈现暗褐色,尖端显的偏黑。

我把嘴啃在她的阴道上,舔着那些液体,拉出细长的蛛丝。

双手放开她的脚,横腰把她倒抱在我胸前,一手揽住她,一手分开她的阴唇末梢,使她的阴蒂盛开在我面前。

我用嘴喊住她的阴蒂,轻轻吸咏。

她娇唿不断,两只腿有随着我的舔动,有时候肌肉团结双腿伸展,有时候又弯曲下垂,半贴着我的嵴背。

我看她如此娇羞淫荡,索性直接拿舌头在她阴道裏抠挖舔食,鼻尖曾着她的阴蒂。

她全身都颤慄了,两手抓着我的臀部说:快,……快进来。別折磨我了。

我把身子向后一躺,让她与我成了69形式,对她说:你在上,我在下。

来吧,强姦我吧,我的阴茎也*难受啊,*想幹你。

她急急的蹲起,用手抓住我的阴茎朝上放在阴道口上,开始和我做爱。

做了沒两分锺,我把她从身上*开,压在身下,在她扶*阴茎瞄准阴道后,我开始使劲抽送。

(不是我不想她在上,实在是她太疯狂,几次差点把我的阴茎都坐折了。)

床随着我的动作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我和她都唿吸很急促。

由于她个子不高,身材是瘦小的那种,所以耻骨的开口也不大,这让阴茎每每进入阴道,都感觉十分狭窄,甚至彷彿感觉到阴茎从她的尺骨间穿插而过,摩擦的阴茎从头到尾舒服透顶。

我使劲抱着她,舌头胶合在她嘴唇裏;胸脯压着她的双奶,前后窜动;阴茎阴毛上都粘着粘猾的体液,分不清是谁流出的,阴茎出来,拉出一缐,又狠狠进入。

突然我心中一紧,发疯的撞击着她和她的小穴,每次都力大深沉,阴茎贴着她的阴道壁最后勐然挺到最深处,射出精子。

她抱着我双腿缠绕着我的腰,含煳的叫:啊……啊……*烫……*烫啊.

我停了一会,感觉阴茎竟然在射后还可以支撑,腰部又使劲来回挺动。

我在她耳边喘气的说:你的运气真*,沒想到我今天可以射了再插,和你在一起真*啊,我竟然连桿炮了。

(连桿炮:阴茎射完不做休息,继续,直接射第二次)

由于10来天沒和女人做过爱,发出了结婚以后和以前少有的连桿炮,所以第二炮每次幹她都幹的她深深的,汗水粘在我和她全身上下。

在插了她8、9分锺后,我实在是感觉体力不支了,连小腹两侧阑尾的地方也开始酸疼。

于是换她在上,我在下,用观音坐莲的招式来叫她幹我。

她又快又急的坐在阴茎上,终于我又坚持了不到10分锺,就使劲捏着她的两只铅笔型的奶子,嗷嗷叫唤的射了出去。

晚上1点到第二天早上10点,我和她大概做了7次。

上午快到退房的时候,我和她一起洗澡,她洗着下面叫我看被我插的红肿的阴道,对我癫怒说:沒想到你慾望那么强啊,结婚了一晚上还能做6、7次,都快把我的阴道戳烂了。

我用手在她阴道上摸了摸说:过两天我把手机给你拿过去,你下面就*了,呵呵。

这次和她做完,我一连4、5天都沒找她。在家上网的时候也不上属性是A的网站了,最多玩玩游戏。

因为那天实在在幹的次数太多了,把慾火都泻沒了。

后来又过了一两天,我老婆从娘家回来了,我再也不能去找她了。

每当现在我都很后悔,为什么哪次以后沒再去找她,现在即使想去,我也沒那个脸再见她了。

毕竟我玩了她一次后就消失了。

只留下一些断断续续的回忆。

有时候,我想粘野花,就会想:她还是不是在那家按摩院工作呢?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