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寂寞人妻

禁不住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唔……嗯……嗯……很舒服呀……嗯……嗯……」

「嗯...不要啦!不要...阿阿阿」

楼下的新少妇今天又传出曼妙又销魂的叫床声!

「喔...爽唷!今天又在搞耶」

明哥与小正挑着眉说。

话说新婚夫妇常搞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只是沒想到几个邻居都是听众,固定参与他们的房事。

「阿阿阿....」

一阵低沉的声音慢慢传出

又是她那外强中干的老公不争气的缴械了。

「齁!怎么这样快阿!走啦~走啦!」

面对沒戏大家纷纷鸟兽散...

「啧」

我则是衷心发出感嘆与不捨

期望那人妻可以得到更好的肉棒与慰藉。

那天下课后回到出租的房子,走到门口发现邮差沒丢好得信件

顺势捡起嘴里念着「白小姐收」

原来美丽人妻姓白阿。

几次再楼梯间巧遇,倒是对她成熟地像一颗水蜜桃,韵味十足比较有印象

皮肤超白,而且光滑细腻,艳色逼人、夺人眼球。

白皙的小腿修长笔直,饱满的胸部小洋装根本包不住

精緻的妆容,美艳的五官,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把她弄到床上狠狠的幹她,

欣赏她从人妻变成只需要男人鸡巴的堕落摸样。

那天想说就把散落一地的信件帮他放回信箱

顺着放上去沒想到门居然沒有关好,我好奇的推了进去

「白小姐在吗?您好,我在门口... 」

「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度怀疑我是否听错?

门内继续传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确定这确实是呻吟的声音!

脑中想着这到底是啥声音,一边往里面走进去

沒注意房门是关着,门也沒敲,顺手就把门打开,一幅惊人画面顿时出现在我眼前。

我见到我朝思暮想要姦淫的人妻头带着耳机,仅穿着居家内背心,

聚精会神看着电脑播放的色情片,正在自我安慰。

而真正让我惊讶的是,那声音是她的

但她外表是那么的文静,沒想到叫起来会那么淫荡。

一手搓着自己的胸部、一边还抚摸着自己的脸。

带粉色的乳头,沾满黏液,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真是美丽极了。

沒预期会看到这一幕,整个人呆住了,一时竟然也看傻了眼。

我悄悄的走进去,关起门来,听到她边自慰边呻吟,我也松开腰带

悄悄的越靠越进,人妻并未发现,她闭着眼睛正在享受自慰的快感。

我的肉棒爆着青筋,已经等候多时,我来到她的身后,

一个箭步冲到她身旁,将我拦腰一抱,对她上下齐手,并顺手将手压住。

她一手拨开,想起身离开。

吓了一大跳,立刻睁开眼睛回头一看,更是羞坏她,她无处可躲,已经被我看光光了

她紧张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微笑反问她说「不是你邀请我进来的吗?」

这个动作吓得她六神无主,脑筋一片空白……

「美女,你很孤单吧?」我靠近再她耳边轻声问道。

我拿着手机晃了一下,她似乎有点被吓到说:「沒有!」

「嘿嘿,白小姐啊,跟我玩一下阿!」

「阿!!,不要!!!」她顺势想要往外逃,

我一边也欣赏她淫秽又美丽的半裸体。但也沒忘了保握这样的好机会。

「阿!!不要!!!」

「幹什么你不知道吗?」我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廉耻了。

我和她在这么一个密闭狭小的空间内,看着她无瑕的面容。

我上前一步,把她压倒再床上,慢慢的拉开她的衣服,雪白的肌肤一点一点的呈现在我的眼前,白的耀眼。

亲了上去,吻住了她的锁骨,完全向下解开了她半露的胸罩。

一只手捏住一个乳房,俯身下去咬住她的乳头,虽然不是鲜红,但是在雪白乳房的衬托下依然炫目。

而躺在他们床上的美肉、我估计的35C、22、34娇小型

她的乳晕不大,乳头一点点,慢慢的吸着有一点奶香味,乳头在舌头的挑拨中慢慢站立。

我摸索着解开外裤把手放进她的内裤,小豆豆也慢慢挺立起来。

她不时的轻轻「啊……恩……」呻吟几句。

我抬起头看着她胸前的口水,乳晕上都能看见一些浅浅的的牙齿印,原本雪白的身体都有点红色。

她娇羞的挣扎一下,说:「啊…不行…恩……」「不行…恩…」

她又开始「嗯……嗯……恩……」的浪叫起来,我交替着在她的两个乳头上舔弄。

她闭着眼睛气喘吁吁的柔声说着:「不行……不行……」。

      

「不行告诉別人?」我故意挑逗的说到。

「.......」她沒说话。

      

「要我不告诉別人可以!」她眼神紧张的看着我。

「你要让我好好爽一下」我放肆大胆这样要求。

「不可能放你走,我哈你好久了,今天刚好,让我爽一下!」边说边蹂躏她的大腿与臀部。

「放手!你太过份了!再不放手我要叫救命了!」我大吃一惊,马上严厉的警告他。

「你尽管叫,沒人听的到,你老公也不在不是!」根本已经不管了,手一直搓揉他的美乳。

「停手!放开我!小心我告诉大家!」她开始惊恐。

「我抓到你自己自慰还淫荡的要命~那我去告诉大家!」

「你…你不要做傻事...」她似乎越来越害怕。

「妈的!每天听你淫叫,今天说什么都要好好幹你一下!」

说着便用手牢牢的扣住我双手,继续把她推倒在床上,死命地剥她的性感内裤。

 

我停止搓揉舔弄,双手搂住她的细腰,怕她老公也许会回来,所以需要快速解决战斗。

我一只手搂住她,。另一只手自己解开了裤子,掏出了涨红的老二。

迅速脱下我的内裤,趁她张嘴喊叫时,将那条内裤一股脑塞进可怜人妻的嘴里。

这么一来,她连叫都不能叫了,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不一会儿,持续隔着内裤摸到她的私处,我竟然感觉到下体已经流出淫水。

当发现她已经湿了,变得更兴奋,手指在阴唇上来回磨擦,并不时去触摸阴核。

同时攻击她的上半身。用力一掀衣服,两颗雪白的乳房立刻一览无遗呈现在我眼前。

吸允她那白白嫩嫩的奶子,及淡淡粉红色,花蕾般的奶头。

一双魔爪紧紧握住雪白的大腿狠狠揉搓。

「……不要……別这样……不要……啊……呀……」

「看你自己来挺可怜的,可把我哈死了,你就让我搞吧!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转用一只手揉搓着大奶子,另一手伸到儿下体抚摸嫩穴,嘴吻上她柔软的嘴唇

用命令的口气说道:「舌头伸出来!」

我上床嘴唇吻着她的小嘴,她的舌头已急不及待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她也不时的把她的香舌伸到我的口中,我们热烈的吸吮吞嚥彼此的口水,

她的情慾逐渐高张,双手紧紧抱着我的头,身体像蛇一般的扭动起来。

这时候她的身体在扭动,发出的呻吟:「唔……嗯……嗯……嗯……」

中间一条肉缝中,流出的淫水已湿了我的手,我的手指顺着浓密阴毛覆盖的耻骨往下抚摸,

手指很快的就滑进她那早已被淫液所润湿肉缝,并且慢慢的伸进阴道内挖弄,更在阴道轻轻出出入入扣着。

她禁不住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唔……嗯……嗯……很舒服呀……嗯……嗯……」

她似乎配合手指的抽插,屁股不停的往上挺动,蹙眉紧锁整个脸左右摆动。

在上下的夹攻下,这美丽的人妻已无招架之力,

虽然还在抗拒,却已忍不住开始呻吟︰「喔……啊啊……嗯……喔……嗯……啊……」

我唿喝道:「快帮我含!我们一会儿会把你幹到死去活来的!」

她乖乖跪着帮我吹,似乎发现只能配合我的姦淫看是否可以赶快结束

这姿势似乎让我特別兴奋,一边享受口交,一边揉着她的奶子,

此时则手口并用,在她屁股后对她阴道及屁眼又摸又抠的。

只见她被弄得快感连连,脑筋一片空白,什么羞耻心都沒了,只会不断浪叫,淫水氾漤,地上湿了一大片。

淫笑着说︰「乖乖吃,等等大鸡巴会让你爽死。」

「小骚货真会叫,今天不好好幹你们几次,就太对不起你了。」

我突然把她推开「刚刚我都看到噜」我微笑着,此时安静无比,只有她的喘息。

我在她阴唇附近的阴毛沾了一些淫水

人妻说「你到底想幹什么?」

我说「我都已经这么明显了,妳还看不出来吗?」

她说「你...你不怕我告诉警察吗?」

我微笑说:「妳不怕我现在大喊叫人来看吗?」

「嗯~」似乎有了更大的觉悟、不好好满足我,我是不可能放过她的!

她的手柔若无骨,一把抓住了我的武器。

我的鸡巴早已经是随时候命状态,她用力的捉住,然后不停的用手抽动。

真想在她的手裏一射了之,我赶忙让她放开手,变被动为主动。

美人妻的哼哼声,口中的热气,甜美的脸孔,魔鬼的身材无一不在挑逗着我,

我左手一用力,把她抱的更紧,用右手掌握着鸡巴在她略微有点潮湿的阴部隔着内裤研磨。

透过内裤传过来的热气一直在煎熬着我的龟头。

她仿佛已经无法忍受了,原本垂掉着的双手用力的抱着我的腰,

下体紧紧的贴了过来,屁股也在摇动,嘴裏在轻声无意识的唿唤,「给我……给我啊……」。

这时我在后面已经等着要插入,但我还是把鸡巴顶在她的洞口暂停,

同时将美丽的脸抬起,问说︰「想不想要?」

她害羞的撇过去。

「要什么?」

她沒回答,我则用龟头不断磨擦阴道口。

「要什么?说出来。」不断地催促,后面的龟头则继续磨擦。

「快说!」

「我要……做……爱……」她已经忍不住。

「怎么做?快说!不说不做!」一阵催促。

「插……小小穴……」回答了!

「用什么插?」还问。

「……」

「快说!」

「用....下面」终于回答了。

「什么?听不懂。」龟头继续磨擦着。

「……」她似乎急得快哭出来了。

「鸡巴,用哥哥的大鸡巴。」她终于忍不住,完全豁出去了。

「用……用大鸡巴插小……小浪穴。」

我可满意了,后面扶着她的雪白屁股,

揉着我圆圆翘翘的屁股,突然将鸡巴对准洞口,「噗嗤」一声从背后直插到底。

妈啊!超爽的啊 !好粗!不断往里面挤,让龟头磨擦着她的花心。

「啊……啊……」

「天啊!啊啊……」

一来一回都微微拉扯着肉壁,这是从沒有给予过的充实感和满足感。

发现从后面插她根本是个艺术,因为可以充分欣赏葫芦般的曲缐。

纤细的柳腰,又圆又嫩丰满的屁股,还有晃动的乳房,不论视觉还是触觉都是一大享受。

「看A片爽还是做爽?」

「做爱....」

「大不大!?爽不爽!」

「啪!」用力打了我屁股一巴掌「爽不爽?」

「爽死了!爽死了!」。

「是不是在你老公的床上幹你?」

是突然间,我停了下动作来,

她转头狐疑着,就听到他说:「嗯?」

「是不是在你老公的床上幹你?」

「是不是在你老公的床上幹你?幹你幹得爽不爽!」

「爽死了!不要停嘛!在我床上幹我!」

「是代替你老公、在他的的床上幹你!!!」

「爽死了!快在我老公床上幹死我!」

看她屈服了,立刻又恢復抽插。

插的更用力,行程更长,每次都只留下龟头在阴道里,然后狠狠的一插而盡,

小肚撞在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巨响。

「啊…啊…爽…爽死了…啊啊…啊…啊…点…啊啊…啊…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不就是我平常在听得天籁吗?

只是LIVE演出似乎更美、更浪了!

浪叫不已,我直捣黄龙,深深的挺进了这个美丽人妻的身体,她显得非常亢奋,

声音超大,几乎都将喉咙里的空气挤压出来嘶喊那种,我估计楼上哥们都能听到她的叫床声。

我也被激发得狂暴了,只想蹂躏、肆虐、玩弄身下的这个大美女,

我让她直接跪在地上,像母狗一样趴着承受我的撞击;

让她站在落地镜子面前,看着自己被老公之外的男人狂插勐幹的淫荡摸样;

把她的双腿扳开,绑上毛巾,仔细体会被男人肉棒插入身体的美妙感受。

她被我幹得香汗淋漓,头髮都被濡湿了,身体扭个不停,还主动迎合我。

受不了这刺激,骚穴往前耸,好让我更深入,嘴里淫声不断:

「噢……好坏,你好会幹……老公啊,快来救你我!你老婆被幹……哦……

可別像你几分钟就清洁熘熘……」

这时接口道:「小骚货,操得你欲仙欲死……老婆放在家里不用,早就想操了,

今天就帮你安慰安慰她……骚小穴…哈哈……」

经过一番勐烈的进攻,很快就达到高潮,嫩穴紧紧裹住大鸡巴,一股淫水流出,

顺着鸡巴流到阴囊滴在地板上。此时便放慢抽插节奏,轻抽慢插。

「去厨房幹吧!」

双手扶着檯面,雪白丰满的香臀高高翘起, 向后耸动迎合大鸡巴的抽插。

粉嫩的骚穴紧紧裹着大鸡巴,这让感到无与伦比的快感,

一手按在雪白的香臀上抚摸,一手穿过腋窝握住丰满白嫩的大奶子揉捏搓弄。

慢慢边幹边走向厨房继续这场姦淫。

大鸡巴在骚穴里快速出入,插入时全根盡沒,

抽出时带出一片嫩肉,一丝丝的淫水也带出来。

我俩性器交合处黏满淫液,骚穴随着大鸡巴的抽插发出「噗 滋!噗滋」

性器官交合的淫声,夹杂着不时发出的淫声荡语,

还有两人流 出来的淫液所产生的味道,使整个厨房充满淫靡之气,

一时间里面春意盎然, 淫声不断。

她的大奶随着抽插而晃荡着,我紧紧抓住那肥美白嫩的大奶子,

生怕一不留神会飞走似的。下面的大鸡巴狠狠地操着她

是啊,想了这么久,今天终于操到垂涎已久的风骚美丽的邻居人妻,

怎不让我兴奋。

看着年轻娇美的美人被自己操得淫声连连,扭腰摆臀的浪态,

更激发了慾火,本就粗大的大鸡巴更形粗硬,像一根铁棍似的狠狠抽插着。

一番勐然的狠幹,产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完全抛开了在厨房做爱的顾忌,

一心享受着这美妙时刻,恨不得大鸡巴永远不要停,就这样抽插下去。

以许是我狠命地操,又想到自己在外人面前淫荡的样子

更激起她压抑已久的情慾,她拼命地向后耸动、扭摆雪白肥美的大屁股,

嘴里淫声连连:

「操吧………大鸡巴……哦……啊……用力操……大鸡巴媳妇…大鸡巴……操死我了……」

肉撞击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声,「汲汲……汲汲」取代了她的淫叫声,

声声传进我们耳里,催化了这场性爱的动力。

「来了……快了……宝贝……快一点……爽……棒棒被你夹的好爽…」

「…快一点…又快到了……好深…好爽……快一点……喔…」

她用盡最后的力量跟声音叫着。

已经被插得胡言乱语了︰「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

 

浑圆的小屁屁被撞得「啪啪」作响,柔软的奶子随着抽送前后激烈摇晃,配上「噗嗤」的抽插声。

 

我的动作是越来越快了,她另一次的高潮也跟着到了。.

我的右手原本在搓揉着她的屁股,鸡巴本来在她的主动下已经硬到了顶点,

听到她的淫浪话

「啊」

我和她都不由自主的嘶吼出声。

就这样完美的配合着在淫靡封闭安静的环境中互相取悦着对方。

空间中只剩下肉与肉撞击的声音和她淫叫的低吼。

突然,感觉阴道挤压力增大,仿佛要把鸡巴挤压出去似的,她的额头上都渗出点点汗珠。

淫浪声似乎越来越大,我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她的舌头像不受控制似的在我的手心乱舔。

她的阴部不停的向我挤压,阴道突然一股阴精淋到龟头,我不禁浑身一抖,我也快射了。

马上抓过她的身子,她的身子已经完全瘫软,也懒得扶她,任由她跪在地上。

抓着她的头髮,把湿漉漉的鸡巴放进她的嘴裏边。几秒锺后我也射了出来,然后抓着头髮让她全部仰头吞了下去。

这时空间内完全安静了下来,空气中充满了淫靡的气味,和沉重的唿吸声。

许久以后....

我问她:「舒服吗?」她微微一笑的回答一声:「嗯」。

又接了一句,「已经很久沒有这么做这样激烈了」。

我回答到:「我先扶你起来吧。」说着拉她起身,然后在手背上亲了一下。

前后出了厨房、而我回到了房间。

之后偶尔她会按按门铃问我说:「今天有多煮、要来加菜吗?」

光是想到我鸡巴又硬了起来!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